[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政治危机严重,中国官方贩毒大网浮出水面 (七)
(博讯2005年6月15日)
    作者:北海青年


七,中国毒品市场的暴力行为

     1,政府行为的对民间毒贩的血腥镇压 (博讯 boxun.com)

    这一内容在前面已经有提过,毒贩本身是一个特殊的行业者,其最大的特点就是从业人员相对比较少,但是交易的金额非常的大,几乎与珠宝首饰处于同一状况。但是在实际的的处理情况中,具体的情况要复杂的多,远不是几句话可以解释的,而且由于毒品特有的关联性,触动毒品渠道必然对其他关联部分产生连锁反应,在内地收编性质的已经基本了解了,这里所要提及的是非收编部分,即对民间毒贩不进行收编,完全的镇压和处理,在处理上或许只有走私,境内武装人员的处理方式可以相提并论。

    2001以来云南边疆地区的贩毒几乎都是武装性质,2003年7月,云南警方发现巴勒的一个傣族男青年有从事境外贩毒的行为的嫌疑,于是在边境小镇关累镇将其抓获,在押解至景洪途中被傣族同乡抵制并截走,结果是该青年的全家,几个傣族的同乡后来被大批的武警部队强制带走,从此失踪。仅仅是嫌疑,至于是否是真的贩毒不得而知,但是这种灭门性质的集体屠杀在中国的民间贩毒界非常多。有人说原因是贩毒分子的家属继承了巨大的财富,会教育后代报复,所以会采取灭门的方式,家属无论是否有罪很多都会被处理。当然也根据具体情况分析,区别对待,对待贩毒人员除了公开的审理可处决外,很多都是在抓捕中被击毙。这种情况非常的多,如果公开枪决10人,那么实际被捕的几乎是这个数字的10倍,抓捕击毙的是公开的3倍。对于现场击毙的人员几乎就是有的简单记录一下,有的直接就地掩埋而已。

    云南由于其特殊地位成为世界各国携带境外毒品经中国转运出境的重要的转运地,境内外的贩毒分子的纷至沓来使当地的贩毒旅游业比较发达,但是实际当中,即使毒贩被抓只要付几万就可以被释放。每天到这里贩毒的人员多达几万人,随便逮几个都有千百万,所以吃毒贩成为云南重要的经济支柱。对外是旅游业,的确云南的旅游业似乎很发达,但是与转运毒品的每年近1000多亿的收入对比,根本不止一提。云南全境几乎完全是以毒品旅游为生,几乎所有的军队,武装警察,警察,法院,检查,司法,政府人员,很少没有不从事贩毒的,所以即使国家要求云南严厉打击毒品,云南也只是抓几百,几千的人来充数,真正的大毒贩根本不会去抓。对比政府象征性抓的毒贩,几乎仅仅是流动毒贩的零头,在云南被抓如果毒品被扣,几乎不用慌张,有钱就可以解决问题,国家规定的几十克就可以处决,这里如果被发现贩毒一两公斤毒品根本不算什么大案,都属于小毒贩,交个十几万,几乎就没人对你感兴趣了,即使再次被抓,只要告知前一个警察已经查过了,就可以放行了,即使再度发现毒品也会放行,因为已经形成惯例。如果核实被查过一次,基本都会放行,在这一点各部门倒是非常的团结,如果上级需要杀一些人,就会有一些倒霉蛋被处理,多是渠道小,没什么背景的人。实际呢,在云南抓一千个,如果按国家法律一千个都可以枪决,但是这一千个可以一次带来近1亿的收入,多了可以有10亿,而且可以直接进入私人口袋。如果运气好,手段合理,一年变成千万富豪是非常容易的事。

    我们经常可以见到新闻报道,讲述云南某村某镇集体贩毒,许多人被枪毙,有的全家都会被杀,如果认真了解情况你可以发现,当地人贩毒完全是环境逼的,当地几乎没有什么可以从事的行业,而且当地的官员也没有兴趣发展经济,导致当地非常的穷困。许多的家庭年收入几乎只有几百元,即使从事农业,在如此低的收入下还要交税,当地的教育几乎为零,而就是这样的村落的村民却成为官员用来贩毒的工具,任何人都知道贩毒需要资金,向这些村民从事的大宗贩毒没有大的毒贩提供大的资金是无法实现的。被新闻公开被抓到了,这些村民也不敢供出官员,因为一旦供出官员,全家会被灭口,而村民贩运一公斤毒品获得的报酬仅仅是可怜的二百元人民币,国内的狗屁记者仅仅将内容集中在如何恐吓村民上,许多村民都是被恐吓的心惊肉跳,没有贩毒生意,他们的收入在那里呢?官员是非常可恨的,因为他们唆使村民贩毒而且仅仅支付非常少的报酬,一旦被捕无法逃避就会大量的杀村民,而被查的毒品又可以被转入流通渠道,导致这种问题的原因就是国家需要民间人员来作为国家打击贩毒的造势,形成舆论假象,似乎国家是打击贩毒的。实际呢,完全相反,对民间毒贩有利用有打击甚至处决,手段非常的卑鄙残忍,几乎就是将人往死里逼,在这种环境下,人几乎完全生活在无奈与绝望中,不听官员的话是慢慢死,由于生活困苦,听官员的话是迅速的死,在那个环境,如果你不从事贩毒有时你的家人会受到生命威胁,做了反而会得到奖励,什么世道啊。如果说发达地区的民间毒贩在贩毒上有赢利的成份,那么穷困地区的贩毒几乎就是在死亡线上挣扎,在政府眼中,村民的一切,生命,生活,生存,都不重要,没有官员会注意他们的需要,呼唤,祈求,没有人关注,在官员眼中村民就是官养的牲畜,需要的是后喂一点事物,送运毒品,不需要的时候拿来作为打击的贩毒分子杀掉,打击过后一切继续。

    这样的官方强制贩毒问题并对村民采取严厉控制的问题在中国的许多地区广泛存在,云南是毒品,类似的还有许多,河南的强制献血,辽宁的强制吞毒运输,浙江的强制割肾,河北的中国最大的地下人体器官交易市场,山西的中国最大的重刑女囚犯买卖市场,中国的地下问题有很多,但是其建立者都是官方,只是政策与脸面问题难以公开而已,生命有时在中国仅仅如小蚂蚁一般,多而渺小。

    2,区域之间对毒品网络的武力争斗

    在某种程度上区域之间会因政治上的人事变动或其他的原因导致的供应链的变化使各个层面上的网络发生因争夺控制权引起的武力争斗。武力争斗的范围在三个方面:娱乐场所的控制问题、控制区域的范围问题、控制种类的划分问题。

    娱乐场所的控制问题就是在一定的区域内只允许多少家设施,如甲区是以高档娱乐为主,那么周边区域的控制范围内就只允许1到2家高级夜总会,2家桑拿按摸中心,3个洗脚屋等。超过的部分,如果有人在该区域再增加娱乐场所就会发生武力问题,除非提前解决,否则即使开业也会导致娱乐场所之间的打斗,直接导致有一方退出,也有实力雄厚的大佬进入该地区,几乎就是对该区域的全部娱乐场所疯狂修理,通吃,最后是完全控制该地区。不服从的不是被杀就是受伤,实力是维持平衡的关键,没有实力很快就会被吃掉。

    控制区域的范围问题指的是通过武力争斗或协商达成的对各自区域的控制权,直接一点就是地下政府。

    控制种类的划分问题,指的是在指定的区域内从事的规定的交易活动,如王某在A区的X夜总会是专门供应摇头丸,K粉生意的,他供应摇头丸,K粉没有人会与其发生冲突,但是如果他供应海洛因就会与别人发生武力纠纷,官方语言叫超范围经营。而且如果他到别的夜总会或别的区经营也会引起武力纠纷,官方语言叫跨地区经营,任何的矛盾引起的都是致命的纠纷,因为黑社会势力都会以小的借口来打击对方进而吃掉对方,因此,一旦发生小的纠纷会迅速演变成黑帮火并,导致势力再划分,如果对立两方力量对比悬殊,基本很快就是金钱解决。改革开放使中国的公检法系统发现了自身的特殊作用,于是以为背景的各种娱乐场所遍地开花,而且几乎每一个官员的背后就是一个黑社会的打手圈,这也是政府官员黑社会化的基本原因。

    3,政治变动引起的血腥争夺

    这一方面的变动是最致命的,可以说是地区全面洗牌的重要标致,在中国的政治生活中,每个地区的最高统治集团的权力丧失往往是当地黑社会势力被消灭的开始。基本会发生两种情况,一个是黑社会势力会迅速与新的领导人接近,直接听命于新的领导,避免被清洗缴灭的结局。但是如果前任领导人被严肃查处,那么即使投靠新领导人也无法避免被处理的命运,放弃对当地黑社会的控制权成为唯一的选择。另一种的结局非常的悲惨,失去了官员,也就失去了保护伞,黑社会就成为没娘的孩子,新的领导就会疯狂逮捕清除前任的势力集团,许多的黑社会人员就会被大量的逮捕、审判、入狱、被杀。

    一代君主一朝臣,对于黑社会而言,实权官员的变动几乎与改朝换代没有太大区别,我们经常在新闻中见都某黑社会势力团伙被打掉,集团成员几十人被逮捕,什么首犯、主犯、从犯一大堆,许多都是有几年,十几年的所谓的黑社会经历。那为什么早不打击,一定要过几年,十几年后消灭呢,原因就是其幕后的真正的老板,政府的实权官员在位而已。如果不在位,即使是简单的武力行为也会被捏造成某某黑社会团伙,对于这类人的处理基本上将原来的黑社会体系的主要人员处决或关入监狱,但是其他的从犯是不会重判的,基本是几年,而且许多是一两年就施放,因为新的领导需要重新建立新的黑社会体系,原来的黑社会的财产会被没收并被新领导瓜分。打击旧的黑社会势力及没收其财产是新的领导快速致富的一种手段,手中有钱才能进一步指挥并建立新的黑社会体系,因此,在新领导将旧的体系消灭干净后,新的秩序被重新分配,不用一两年,一个完整的黑社会体系又建立起来了。现实的中国的政治秩序已经无法脱离黑社会因素了,因为,许多的政府的最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实际上就是黑社会部分的收入,在中国有许多数不清的村,镇,乡,县,市,区的政府机关完全是依靠黑社会的存在而存在,因此,黑社会在中国已经是非常普遍的问题了。

    4,色情,毒品势力范围的武力行为

    我们看过底层的黑社会集团大规模武力争斗的情况,那么势力范围级别的争斗是怎样的呢,关于势力范围的争斗可以说呈现反向问题,争夺的区域越大,投入争斗的人反而越少,但是死亡的人数却越多。如果有两个集团争夺湖南,广东的妓女转运,毒品运输部分的业务,甲帮派就会与乙帮派发生争斗,由于涉及范围大到省级,即使两个帮派各有几百个手下,但是实际参与争斗的可能只有十几人,但是都是骨干分子,这种争斗结果一定是一方被杀,而且是全部被杀,然后是跨省联合被杀一方的对立帮派将该帮中的残余人员消灭打散,然后接管其业务与势力范围。

    中国每天的打打杀杀经常发生,许多人死后直接被运到火葬场,如果有人要其器官也会将死者卖到地下器官市场,许多的人几乎没有调查直接由警方出面,火葬场收取一定的费用后直接火化,这样人就消失了。

    目前在中国,许多的医院都存在地下器官交易黑市,一个人被强制火化,如果是警方出面,火葬场的收费是8000至10000元,非警方出面收取的是18000到30000元,医院证明是15000到20000元。这是什么概念呢,如果说李某团伙杀了张团伙的16个人,李某团伙会请警察出面,警察会通过火葬场支付约12万的费用,张团伙的16个人就直接被火化人间消失了,警察会以每人10000元收取16万左右的费用。如果没有警察出面,程序就非常的复杂,首先需要一个医院出具所谓的合法死亡证明,先向医院支付约三十万左右的费用获取证明后在付一些辅助的官方开的假身份证明费用后,向火葬场支付约五十万的费用后,16个人就被安全火化,正式在人间消失。当然这类的屠杀是需要完全对外封闭消息的,即使有被发现,及时转移也就没有问题了,在中国消灭人命并肉体消失几乎只需要不到12万就可以解决,有的地区会达到15到30万不等。这一现象在中国很多地方是公开的秘密,至于家属想了解实情,自然有警察阻止或黑社会威胁,只要火化,一切就不了了之了,因为证据被毁灭了。

    由于黑社会的发达,对应的辅助产业也空前发达起来,许多的老百姓不幸卷入这些争执,有些就会进入这些程序,有的就变成了失踪,有的即使了解到被警方强制火化也没有用,没有人会受理。地下火葬生意是中国非常大的市场保守估计一年最少在220亿以上,医院死亡证明也是一个大的市场,大约在170亿左右,黑社会成员被焚毁的数量总体而言没有普通老百姓的死亡消灭焚毁的数量多,这类的价格更低,因为完全是警方在控制,医院、警方、监狱、看守所、火葬场、户籍注销,每一个环节都是紧密联系,只要付钱,一个活人很快就可以人间消失,连户籍都可以注销。当然失踪的比例相对多一些,任何人都知道如果被害人消失了,一切证据就都消失了,说是病死就是病死,说是被猫咬死就是被猫咬死,怎么讲都可以,而且有医院的证明,当然使用的是假名字,查也是查无此人,即使被追查医院,火葬场也没责任,没证据,所以也就结束了。

    5,争夺渠道与毒品供应的武力争夺

    这一级的事情基本都发生在官方内部,主要是人员的清洗,武力争斗相对的比较少基本使用的都是官方的规则,钱的多少,权力背景的大小决定结果,基本地方争夺的都是二三级的市场。

    6,政府辅助资源的地位争夺战

    新的领导人上台难免会有为争夺新秩序的分配权而争夺资源的事情,基本上包括地区的卖淫市场分配,毒品市场,保护费市场,辅助执法市场,赌博市场,地下执法,走私市场,乞讨市场,妓女买卖市场,尸体处理市场等等。基本上卖淫市场分为高中低等区分,在某个区域可以有几家,需要付多少比例的保护金,毒品市场在什么区域可以交易什么种类的毒品,需要付出多少,等等,基本上都有严格分工。而且在任何一个地区基本上都是二大多小的局面,即至少有两个大的黑社会帮派为主几个小帮派为辅助,如果是一头独大基本上都是背景非常大几乎就是超越当地政府的较高权力体系的背景。如果是当地的背景,基本上官员会使用制衡的手法避免一头独大引起垄断,不利于管理,因为单一的帮派会导致行为过于嚣张引起局面难以收拾,最终导致结束控制,如果局面多头相对会比较稳定,维持的时间会较长。(连载,待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政治危机严重,中国官方贩毒大网浮出水面(六)
  • 政治危机严重,中国官方贩毒大网浮出水面(五)
  • 震惊!政治危机严重,中国官方贩毒大网浮出水面(四)
  • 分析报告:政治危机严重,中国官方贩毒大网浮出水面(三)
  • 调查分析报告:政治危机严重,中国官方贩毒大网浮出水面(二)(图)
  • 调查分析报告:政治危机严重,中国官方贩毒大网浮出水面/北海青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