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铁道部长:你对“骂娘”是反感还是忍受
(博讯2005年6月14日)
    
    
     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乘坐火车,而可以肯定的是,其中绝大多数人选择了硬座。今天,我就问一名乘客,你对火车上司空见惯的高频率夜间售货是表示反感,还是表示能够忍受? (博讯 boxun.com)

    
    我的朋友吴志翔,每月都穿梭于杭州、武汉两地,无一例外地选择火车。让我吃惊地是作为美学博士的他,居然有一次能够忍受持无座票乘车——当然票价与有座票毫无区别,我戏称他一路上都在表演“行为艺术”,也是体验生活。事实上,他在拥挤的硬座车厢搞“行为艺术”,尤其是夜间,每几分钟一次的夜间售货车的穿梭,半睡半醒的他被迫从车厢地板上站起来一次,然后再反复,实在忍无可忍时他都在咬牙切齿,对整个铁路都怀有强烈的愤怒,最冲动的抗议表示就是朝他们吐唾沫,用最痛快的话骂他们——“该死的人民铁路”。
    
    当年,我一样有相同的经历,我持无座票乘坐火车时,曾经趟过座位下的空地上,曾经蹲过厕所边的过道,屁股底下就只有一张报纸,有时候什么都没有。每次,令人难以容忍的就是夜间售货,一趟趟地经过、叫卖,让无座的乘客让开,再让开,无论是蹲着的、站着的,甚至躺着的,半醒的,已经睡着的,真是有苦说不出来的苦。有时候列车的拥挤程度,窗外是皑皑白雪,零下十几度,车内却热得满身是汗,温度计上已经超过二十度。列车严重超员,可售票处照样源源不断地售出无座票。我早就想质问该死的铁道部长:在火车上,谁把乘客当人看待呢?谁又是认钱不认命呢?
    
    5月6日,也就是今年五一黄金周期间,我的另一位安徽朋友——我姑且称之为徽君吧,他于当天晚上10:24,从湖南衡阳站上车,拿着加了10元一张的手续费(乱收费)买来的票价44元的硬座票,跟老婆孩子一起挤上了从衡阳发车至广州的N745次列车11车厢。
    
    不出所料,车上人满为患,过道中满满当当的坐着站着挤满了人。时间已是深夜,但一辆接一辆的售货车大大咧咧地地穿过,过道中昏昏欲睡的乘客一次又一次的惊醒 —起立—挪位—等待—再蹲下,如此反复——其实很少有人夜间消费。包括卖小塑料凳子的,卖西瓜的,每1小时内有10次左右的骚扰——有时候五分钟就一次。这个时候,徽君的要求其实很小——能不能少吵醒一会。这时又一个年轻的女售货员再次推车过来。徽君忍不住问她:你们能不能少推几次?“这不是我们的事,你去问我们领导!我们要完成任务呢。”小女孩口气很坚决,一番对答后,她说:“你可以不坐火车啊!”接着,一位乘警走过,徽君又忍不住去问:铁路系统究竟对这样的事有没有规定?至少,你们少推几次行不行?这位乘警平静地告诉我:“没有规定。”“那就是说,只要推车售货的人能跑得下来的话,你们可以随时随意一次次地在这里穿过,不用管乘客有多少麻烦?”“因为有的乘客有这个需要,并且,售货的都是车上的人,他们有任务的。”徽君默然。推车再次过来时,他索性拿出数码相机开始拍照。估计是这一举动惊动了车上工作人员。后来,一个背着出票箱的男稽核员直接走到面前,先是看他的车票,然后还要看他的身份证,同时并带给他一个惊喜:“我们车长让你去,有两张卧铺给你。”如此一招,实在是太小看人了,徽君当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当初在车站票贩子开出的卧铺“手续费”可是要60元一张。此时,他年幼孩子躺在座位上,孩子的妈妈坐在地上守着,也已经睡着。但徽君面对未来7个小时的车程,想的是“两张卧铺”不至于这样就被 “收买”了吧,于是他出示了车票后表示谢绝好意,并非常明白地告诉这个铁路人员,“你无权要求我出示身份证,我仅仅是希望表达乘客们共同的要求。”最后,稽核员若无其事的答复“是没有规定。”
    
    如此折腾一番,时间已经是7日凌晨两点多。徽君看到了众多乘客的集体不满之后,决定写封投诉信,抬头是“尊敬的铁道部部长”。信中只说夜间售货一事,要求是:“1,请铁道部明确上述行为是否违规;“2,如确属违规,请明示相应的规章制度,并公布处理决定和处理结果;“3,如目前并无禁止性规定,请从今日起,明确制定客运列车硬座车厢推车等各类营业性服务的时间和频次限制办法。”半个小时内,他周围就有 10名乘客签上了他们的姓名,并都写上了自己的所在城市、联系电话,尽管有的乘客也觉得,这信很可能起不到作用。信刚写完,稽核员带着年轻的车长过来了。他给出的最后答复依然是:“没有规定。”“没有规定”,这句话简直就是法律,而列车上的人,包括列车长,就形同法官,一言九鼎,同时又信誓旦旦。
    
    事实上,铁路人员这样做就是掩耳盗铃,欺骗乘客,愚弄和伤害旅客——下文就是证据:下车后徽君将投诉信传真到铁道部,同时他又经过多方询问和了解,终于看到了铁道部运输局2004年12月底发过的“铁运电(2004)203号”文:《关于规范站车经营秩序,提高服务质量的通知》,其中规定:“列车进入夜间行车时,不得到车厢售货”。我的朋友此次乘坐的列车就属于广铁集团,该集团早就公布有《旅客列车餐营作业标准》,明确规定:售货人员不准在车内高声喧哗叫卖,频繁走动,干扰旅客休息;夜间(硬座车22:30-6:30,硬卧车21:30-6:30)不准流动售货车到车厢售货。可在现实生活中,他们都说“没有规定”。奇怪的是,这份文件都已下发到各个站、段,但在铁道部的网站上,却还没有公布。通过网上检索发现,新华社对这个文件做过报道:2004年12月 27日,新华社报道的标题是“铁道部通知要求:严禁客车开办便携式饮食经营”,发现违反规定的,将在全国铁路通报批评,并对有荣誉称号的站车撤消称号。针对目前有些铁路站车售货管理混乱的情况,铁道部要求,站车客运服务人员与商品销售人员彻底分离,严禁站、段将售货任务下达给客运车间(车队)、班组(车班),严禁非专职售货人员从事商品销售等经营活动,列车专职售货人员不得超过3人。为确保旅客列车秩序井然,每列车的售货车和售饭车总数不得超过3辆。严禁高声叫卖,列车进入夜间行车时,不得到车厢售货。
    
    对此,新华社记者的报道善解人意、替人发稿、避实就虚,似乎与铁路合穿一条裤子。徽君的质疑是:请问新华社发稿人李江泓、刘勇,为何没有将涉及乘客无法选择的一个问题所做的最紧要的规定(列车进入夜间行车时,不得到车厢售货)做成标题,却将一个对乘客来说完全可以选择拒绝的小问题做成了标题?看来,火车上的夜间售货现象,好比成都火车站的警察与小偷勾结,失窃者找警察报案,警察说“不知道” 一样。实际上,失窃者的钱包就藏在派出所办公室,他们把门一关就可以公然分赃。而记者呢?则是替发稿人着想,甚至有的新闻单位还接到这样的“混帐通知”:禁止对铁路及火车站种种“恶行”进行舆论监督和批评报道。
    
    “五一”黄金周,我这位朋友的一次火车之旅,确切地说就是在火车硬座车厢的一次平常遭遇,得到的结果却有颇多意外:他们投诉的情况其实本已被铁道部明文禁止。但关键问题是:为什么铁路部新出台的好的规定却在实际执行过程中被大面积地 “贪污”?作为监管者与被监管者的“猫和老鼠”的一团和气,为什么就这样难以打破?
    
    5月26日,《南方周末》刊登了这则投诉信及其结果,标题是:11位乘客联名投诉,铁道部门迅速处理——火车车厢夜间售货:不行!对于徽君来说,这11个人的投诉终于有了还算明确的结果,铁路部门还表示了道歉,我的另一位朋友吴志翔也似乎可以借此出口压抑在胸口的闷气。但是,我们平时看到的都是这样或那样的严格规定,墙上挂着的,本子上记录的,报纸上刊载的,实际上他们铁路部门在执行过程中,依然我行我素,照样夜车售货,照样妨碍乘客,照样“鱼肉”百姓。在铁路部门面前,每一个乘客都却不能得到足够的尊重。所以我就不得不提出,铁路的问题是全国人民的问题,全国人民的问题也就是铁道部长必须面对的问题:既然你作为铁道部长,却禁不了高频率的列车夜间夜间售货,管不了超额乱售无座票,那么人家乘客就可以称呼你为该死的铁道部长,就可以对着铁道部长“骂娘”。正如本文开始向乘客提出的问题一样,请问你对“骂娘”是表示反感,还是表示能够忍受?
    
    
    作者:昝爱宗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启翔:成都火车站警匪勾结窝案的思考
  •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 黄晓敏:我看见的郑州火车站
  • 学者谈宋美龄:稳住对台美援的火车头
  • 广州火车站----那里是我们国家民族的一个角落、一个缩影
  • 成都火车站数十警察勾结小偷 个别警察家产百万
  • 黄静裸死案续:黄母随身携带案件资料火车站被盗
  • 广西百色火车脱轨内幕 豆腐渣工程滑坡引发大事故?(图)
  • 广西特大火车脱轨事故 多人死亡 损失上亿(图)
  • 拉萨火车站将成为海拔最高的火车站
  • 媒体质疑火车票涨价(图)
  • 辽宁客车与火车相撞6人死亡9人受伤(图)
  • 广东春运火车票全部电话订 一天接230万个电话
  • 保定两火车迎头相撞 受损严重7人受伤 (图)
  • 铁路第六次提速引起争议 火车越快颠簸得越厉害
  • 火车退票费无发票 法律硕士再告北京铁路分局
  • 广东揭阳暴动 烧毁建筑和救火车辆(图)
  • 广州火车站百人冲突 警察出动鸣枪制止
  • 广东潮州火车站候车厅地面沉陷40厘米(图)
  • 龙川火车大爆炸后朝鲜华侨处境尴尬盼回国
  • 铁路部门按陈年旧规办事 火车撞死人只赔300元
  • 穗匪火车站假扮医务队逼打防SARS针
  • 京广火车撞河南示威人群11死伤
  • 湖南一教师在火车上被人当成小偷殴打致三等乙级伤残——7年20场官司讨不到一个说法
  • 8打工妹广州火车站被脱衣搜身续:火车站否认
  • 打工妹被脱衣搜身追踪:广东省消委三问火车站
  • 8名打工妹在火车站遭“鬼子”脱衣搜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