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害怕“竞争”的西方叶公
(博讯2005年6月08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最近由于按WTO早前已经达成的协议,取消了关于纺织品进出口的配额限制。也就是说在这类商品方面,起码理论上承认了成员国之间,按“自由竞争”这个市场规律来进行一切经济往来的这个基本准则,说得再具体、露骨一点,就是要求各参加国都要一起对其他国家的产品实行“门户开放”。如果大家都能做到全面对等和一视同仁,只是实际由于各自文化、自然地理和资源条件的不同,往往一定会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所以结果大家都各有吃亏或占便宜的地方,互相取长补短,倒也说得过去。比如中国劳动力资源丰富,工资报酬极低,而现代高科技技术不够发达,所以可以在两相情愿的基础上,用八亿件衬衫或裤子才能赚到的钱,去买人家的一架飞机,这就是所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式的所谓“双赢”。中国为了满足穷人有饭吃、为官者或富人有(飞)机乘,就得有尽可能多的纺织品出口数量(否则西方岂不是要把飞机卸成发动机、机翼和轮子等部件拆零卖才行);而西方人为了享用如此价廉物美的商品,也得让出自己相关行业的一部分就业机会给中国人,以示天下的确没有“白吃的午餐”的道理;所以当然不存在公平不公平的问题。

     但是现在在取消配额制才短短不过几个月的时间,美国和欧洲共同体就跳出来,说中国出口到那里的纺织品数量太大,扰乱了当地的市场秩序,更影响到相关行业的生存就业前途云云。要求、甚至已经对这些产品进行了特别的限制,完全不考虑这其实是要占大便宜时(如用一架飞机就可以替自己国人换到他们多花十倍成本也造不出来的八亿件衬衫或裤子),付出的相应“吃小亏”代价。,他们现在这种“鱼与熊掌都要”的行为,真是蛮横、岂有此理到极点! (博讯 boxun.com)

    本来,主导建立这个组织的一切规则的西方,理应欢呼、庆贺这个时刻的到来,因为这是在达尔文“生物进化论”和“丛林法则”基础上形成、以“竞争”概念为核心的西方社会理论的胜利,而且可以以事实来向世人证明他们坚持真正“公平竞争”取得的成功。可惜的是,迄今为止,西方的历史还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纪录。有的却都是动物般的野蛮杀戮,和只能跟动物世界毫无文明可言的“弱肉强食”相提并论的强行掠夺。这只要看看当初美国人对印第安人,或西班牙、葡萄牙人之类的所谓“文明人”,早年对当地土著的所作所为就知道了。如果非要将其说成是“竞争”,那简直就是对这种宇宙大自然为了保持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化,所形成的真正公平而客观的自然规律、和后来人类社会中,所谓“文明”概念的“强奸”和亵渎。他们那时的行为只能以“禽兽不如”来形容,因为中国有一句成语曰“虎毒不食子”,事实上自然界除了人类这种被错误社会理论强行拉回去“认祖归宗”的“(高等)动物”以外,几乎找不到对自己同类有如此残忍行为的其它生物了!

    其实,如果不是现有社会科学理论的无知和无能,早就应该发现、总结出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真正原因,是多数人的人性在和天性的较量中占了上风,理性地自愿以牺牲部分个体的天性自由,去接受道德、法律、合同之类形式(如WTO规则)的共同约束为代价,换取建立动物世界前所未有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的可能。才得以开始进行集体分工合作,走上可以创造并享受物质文明的进程。而那种被称为“专制独裁”的社会形态,则是少数人受天性膨胀的诱惑,利用对多数人的人性尚未启蒙(就是被爱因斯坦称为“蠢人”的那部分)、不懂民主的客观存在。反而根据天性本能,按动物世界的丛林法则,以肉体杀戮等恐怖手段,迫使多数人接受自己“猴王”般为所欲为的权力和统治地位,并强行剥夺他们平等享受属于社会集体创造的物质文明成果的权利。如果以这样的观点来认识或解释社会的历史或现状,就不会有矛盾或不能自圆其说的地方。比如当初西方人来到美洲,出于自私和贪婪,以绝对专制独裁的统治形式,对当地人民大肆杀戮、掠夺。而今天美国人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所作所为,无论动机或表现形式,本质上也和几百年前并无区别,只不过正式拿“丛林法则”为理论依据,故意忽略人类社会以集体分工合作为主流的事实,突出宣扬“竞争”的假象。以便把目的升级为对全世界进行“独裁、专制”,替自己和作为权力靠山的国人,打着“竞争”旗号掠夺全人类的财富而已。

    中国有一个著名的成语典故,叫“叶公好龙”。说的是古代有一个人(叶公),平时以“龙”的“fan's”(追星族)自居,在家中处处都以龙的绘画、雕刻为装饰,因此他的“好龙”之名远播。这个消息最后传到龙的耳朵里,令它十分感动,决定亲自上门去造访。但是当真龙把头伸进叶家的窗口,准备对他说“hello”打招呼时,叶公却因为看到真龙出现而吓昏了过去。

    要是用“叶公好龙”来形容西方人总是挂在嘴边的“竞争”,实在再恰如其分不过了。其实他们是最害怕文明和公平意义上的“竞争”的。在体育方面,他们不是利用自己的经济、物质吸引力优势,把别国花大量人力、财力培养出来的优秀运动员,挖过来代表自己出赛,把应该属于它国的奖牌收到自己口袋里:就是通过服用兴奋剂之类的违禁药品这种不道德、不光彩的手段来企图制造更好的成绩或保持自己的优势,还得到自己国家相关部门的袒护掩饰,都说明他们内心里是害怕竞争的。

    而在社会经济活动等关系到国家切身利益的方面,西方害怕“竞争”、输不起的心态就更为露骨、突出,更卑劣和不择手段了。比如在体育方面,起码还有相对客观公平的裁判组织和制度,运动员起码在表面上要一视同仁地遵守统一的比赛规则,等等。而现在的国际社会活动中,西方就好像自己是集运动员、裁判和比赛规则制定者予一身的“三位一体”。先根据对自己有利的原则,“量身度造”出一套已经可以保证赢多输少的“比赛规则”。这还不算,最后连解释权都要握在自己手里,然后才敢吆喝、骗别人进来“公平竞争”,而且在比赛(竞争)过程中,还要根据自己利益的需要,随时修改调整规则,无所不用其极,已经毫无西方自己吹嘘的“绅士风度”可言。这只要看看今天的美国,一方面指责欧洲政府在经济上资助自己的飞机制造业的同时,自己也在补贴国内的棉农,以被“扭曲的市场”来维持他们在价格上的竞争力,却打击了非洲棉农的出口利益的行为就可以看清楚了。而今天欧洲和美国,无视WTO组织的协议和规则,联手发起对中国纺织品出口的限制和打击,其类似“保护主义”的理由,等于公开承认他们只不过是像中国成语中,那个一看到真“(竞争)龙”时就要吓昏过去的“叶公”!

    其实,只要认真回顾一下历史,就不难发现西方人只知道“以强凌弱”、却害怕真正“公平竞争”的事实。因为他们在对中国或后来才崛起的欠发达国家所普遍采取的政策,就是千方百计地(哪怕用拖后腿、下绊子之类、类似体育竞赛中最不齿的下三赖手段)要设法在这些国家内部或和邻国之间,制造分裂、挑起各种民族或领土纠纷(如印度和巴基斯坦以及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在一个国家内总是支持反政府的反对派打打内战,鼓励他们制造政局动乱,从而消耗掉自己的国力和财力,阻挠、延缓这些国家的发展速度,加大了他们和西方的差距,结果勉强立国以后,除了向国际乞讨援助外,根本不用说有什么竞争力了。在力量对比如此悬殊的事实下嚷嚷“竞争”,只能给人有充“大尾巴驴(和马尾巴相比,驴尾巴要细得多)”的不齿感觉。他们在对中国在表现出离真正意义上的“崛起”还差得远的一点势头(如这次纺织品的出口增加),就马上咋呼起来,完全不考虑他们自己的商人和国民才是占大便宜的受益者的事实。结合他们在人民币升值方面施加的压力,中国人只能从中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西方像一个被国际社会“惯坏了的孩子”—什么亏都不愿吃、所有便宜都要占!

    这是错误的社会理论导致的结果。不是在特殊年代中发生的偶然,而是那种至今还把自己说成是“高等动物”、所以理论上就不具备产生人的竞争能力,只能靠动物思维、按丛林法则来指导自己的行为。因为那种文化除了一味埋头于相对简单的自然科学研究以外,其社会学者从来没有能像他们的自然科学同行那样,提得出可以以理服人、或经得起实践推敲检验的理论。这也是他们虽然科学技术如此发达,那里的宗教信仰却一点也未见式微,反而成了摸不得的“老虎屁股”的原因。所以理论的无能,必然导致最后不得不靠“以力服人”的结果。那个著名寓言“狼和小羊的故事”,就是对这种事实一针见血的揭露和批判。所以根据这个寓言的启发,结合中国自己在历史上的遭遇事实,只能让我们得出一点也不乐观的结论。

    曾经流行过一个极为时髦的名词“接轨”。其实“轨”就是轨道,是一种事先铺好的、特殊的道路(如铁路),其方向和目的地都早已经确定。那么以为西方会为全人类铺一条走向共同幸福的“天堂之路”,西方什么时候提倡过“学雷锋”了?

    所以现在可以有把握地指出:“接轨”的结果,只不过是为他们在想通往“天堂”的途中,不断输送燃料、和给养的补充而已。以为自己也可以沿着这条路,跟在后面一起“鸡犬升天”的想法,跟由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白毛女”中,被黄世仁强奸后的下女喜儿,还幻想当他老婆一样的不可能!

    那全人类中的大多数,真是没有“都赢”的希望吗?答案是“是”而又“不是”。

    如果决定沿着西方铺就的这条轨道走下去,那大部分人都只能成为少数国家或少数人想去天堂的“垫脚石”(其实他们最后也肯定上不去,因为他们连真正的“天堂”在哪里都不知道)。

    但是,只要人类一旦能够认识到现有社会理论的错误和无能,加以彻底批判和摒弃。然后再尝试掌握真正科学的社会理论,学会适应以“精神战争”来取代肉体战争。到那时,我们就会发现:“天堂”就在自己的“隔壁”。不信的话,可以试试!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从同名文字的链接中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0rg/05/czl50607.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马克思理论的软肋或死穴
  • 潘一丁:两岸共识的基础和起点
  • 潘一丁:王道、霸道和人道
  • 潘一丁:中国人要摒弃亲者痛仇者快的行为
  • 潘一丁:如何打精神战争
  • 潘一丁:“精神战争”三原则
  • 潘一丁:绝对真话:今天是愚人节
  • 潘一丁:谁才害怕真正的“言论自由”?
  • 潘一丁:“精神战争”和目前论坛的本质区别
  • 潘一丁:论“精神战争”
  • 潘一丁:我们的确在自食其果
  • 潘一丁:中国人不要“自废武功”
  • 潘一丁:正确的“新思维”从哪里来?(为“两会”的召开而重新发表)
  • 潘一丁:“和谐社会”只能靠“精神战争”打出来
  • 论经济/潘一丁
  • 潘一丁:起来,不愿做跟屁虫的人们
  • 潘一丁:集巨人和侏儒于一身的毛泽东--另类纪念毛泽东诞辰111周年
  • 潘一丁:人大为什么不与时俱进地和美国接轨
  • 潘一丁:尤先科的“中毒”和陈水扁的“中枪”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