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孙文广:六四我和“老鼠”逛天安门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5年6月08日)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博讯 boxun.com)

    今年六月四日,我与刘荻(笔名:不锈钢老鼠)几人一起,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为纪念英烈,进入天安门广场,过天安门,进故宫,并拍照留念。
    
    **不锈钢老鼠刘荻**
    
    刘荻,3年前还是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的学生,2年前,为写异见文章被捕入狱,国内外齐声呼吁,我也写了几篇声援的文章(收入了《百年祸国》),她出狱后,虽有联络,但这是第一次见面,这个“小老鼠”走在街上,走在人群里,绝对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相貌平平,衣着平平。她不是追求时髦的那种女孩,但是交谈之后,就觉得这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却有了与众不同的成熟;交谈之间,感到她言语中不乏幽默与机智,但锋芒依旧。比如,说起“邪教”来,老鼠泯然一笑道: “那谁是正教呢?”,看到刘荻,我们这些经历过反右运动的人,不觉想起也是大学女生右派的林昭、林希翎。历史的车轮前行了将近50年,以思想言论治罪,依然如故!如果说社会在蹒跚中仍然有点进步的话,就是不实行大规模地打右派了,而是死打那几个具有独立思考绝不盲从的人。
    
    刘荻完成了学业,毕业后,至今没有固定工作单位,现在以自由职业翻译谋生。平日还是经常上网、灌水,“老鼠”受有关方面 “关注”,门口常有人站岗,今年到五月“站岗”已有三十天。问她今日怎能逃出家门,她说:看门口没有“猫”,我就溜了出来;问她;遇到阻拦怎么办?她说 “急了我就用爪子挠他!”说笑间,到了广场。
    
    **天安门广场行走纪实**
    
    广场周围的栏杆上,挂着 “广场内禁止各种车辆驶入” 的牌子,但是广场中却有不少带着“公安”字样的警车,有的停在纪念碑东侧待命,有的则在人群中穿梭,保持机动。到处巡视站岗的公安难以尽数,在国旗之下,有保持立正姿势的五位军人站岗。在纪念碑的西侧停留三辆大客车,挂着窗帘,但能看到里面是些戴大盖帽的人。看来广场周围的牌子应该修改,因为广场对警车是并不“禁止进入”的。
    
    进入广场,南北方向有几个地下通道入口,东西方向可以通过地上马路进入,每个路口都有些“站岗”的人。逛完广场之后,我们又通过天安门进入故宫大院。一路走来一路聊天,拍照,不知不觉间过去了两个小时。
    
    
    去天安门广场,有的朋友曾好言劝阻,说在入口处可能被带走,即使进入广场也可能受到跟踪。但是一路走下来,我们既没有被带走,也没有注意是否有便衣跟踪。广场的行人那么多,便衣没有标记,如何猜想,揣摩?
    
    友人的劝说,使我们有些心理准备,虽然在广场入口处有点紧张,但是也没有十分可怕,如果他们要把人带走,当然要理论几句,但绝不会暴力抵抗。
    
    **多少年来我的六四梦**
    
    从89年六四开始,我做过不少有关六四的梦,开始是噩梦,后来则是有关纪念行动的梦,其中之一是去香港悼念六四,这个梦在去年实现。另一个梦想是,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悼念六四;悼念那些为自由、为民主、为信仰、为职守而死难的英烈。
    
    我梦想一个人到广场,用我沉默的行走,用我内心的祝愿,悼念死难者,纪念六四。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对六四的内心思念,没有表达的场合,没有表示的方式,但是对六四的怀念、追思,像发芽的种子,在心中成长,躁动,像母体中的胎儿,它要出生,它要迎接阳光,它在呼唤自由。
    
    我要把想法写成文字,但无处发表,我把去广场的想法讲给最知己的朋友听,他说:“你在做梦”。天安门广场,哪能让你纪念六四?每年六四都戒备森严,不等你进场,就会被抓起来,即使进场,也会被盯梢、跟踪,说得十分可怕。
    
    我只得坐下来,用文章表达我的心思,言论总比行动更容易,但是环顾周围,到哪里去发表?天无绝人之路,互联网出现了,我可以利用这个工具,海外发表,反馈国内,于是我写了有生第一篇网络文章《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发表于2002年5月,后来收入到我的《百年祸国——从毛泽东到江泽民》)。
    
    **清华学子给我的激励**
    
    清华大学BB遭封,学子为悼念失去家园,叠了很多纸鹤,送到校园内刻有“行胜于言”的纪念碑前,他们用“行动”表达自己的抗议,他们的行为也鼓励我,去天安门广场悼念死难英灵,用自己的行动,献上小小一份心意。
    
    今年五月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题目是:再聚天安门广场——用行动纪念六四。这篇文章,使我想到,在中国,要到天安门广场悼念亡灵的,可能还有不少人。这次到广场,看到人头攒动,虽然分不清谁是有心而来,谁是在凭吊旧日学潮中心,但我相信其中有我的同志。
    
    今年完成了我多年的梦想,六四到天安门广场行走,以脚步,表达我的思念。从济南到北京,车上往返十几个小时,还要买票、候车、住宿,对于一个不常出门的老人,不是件易事;回到家中,虽然疲劳,还是感到满足与高兴。但愿有朝一日,北京像香港一样,六四晚上,天安门广场,烛光能照亮夜空。
    
    
    2005年6月7日于山东大学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三一言:六四在記憶和遺忘斗争中
  • 刘晓波:记住亡灵 — 六四十六周年祭(诗)
  • 谈谈李鹏写书—— 再谈六四和三峡工程
  • 刘晓波:记住亡灵——六四十六周年祭
  • 六四在記憶和遺忘鬥爭中/張三一言
  • 纪念“六四”:民主运动,还是党锢之祸?
  • 萝娜:纪念六四 为了下一代
  • 李国涛:危机中的中国亟需民主政改—六四忌日唤起的呼吁
  • 李天笑:爱泼斯坦在“六四”前死去
  • “六四”的事实还需要澄清吗?/幻影
  • 安魂曲:时空机器(为六四16周年而作)
  • 六四功过 听众评说
  • 昝爱宗:“六四”是全国人民的高等学校
  • 罗孚:六四永恒之光与程翔冤案
  • 六四前夕:股灾与天灾/林保华
  • 焦国标 台独是六四之血化成的力量
  • 我们村有个六四军人
  • 赵昕:“六四悲剧”天天在发生
  • 草根:纪念六四
  • 孙文广:六四我和“不锈钢老鼠”逛天安门
  • “六四”学子遭报复 中国之大何处容身
  • 芮杏文六四去世 中共封锁消息(图)
  • 芮杏文六四去世 中共封锁消息
  • 六四纪念会:镇压重创社会道德(图)
  • 六四敏感期民运人士被监控
  • 从历史角度评六四并对比光州事件
  • 六四功过 听众评说
  • 中国人难忘六四(图)
  • 茉莉:六四,黄琦带着一身伤病出狱
  • 大陆论坛网友小心纪念六四(图)
  • 美国之音记者裴新回忆六四
  • 香港六四烛光晚会参加者满四足球场
  • 在京部分“六四”难属6月4日祭奠公告
  • 六四期间北京戒备森严(图)
  • 原北京护士讲述“六四”的血腥场面
  • 快讯:天安门已抓悼念六四几十人
  • 六四16年后胡锦涛未放松对异议人士的监控
  • 中国异议人士呼吁平反六四(图)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