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谈谈李鹏写书—— 再谈六四和三峡工程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5年6月07日)
    谈谈李鹏写书 —— 再谈六四和三峡工程 王维洛 几年前曾经写了一篇关于六四和三峡工程,主要谈了六四事件对三峡工程决策的影响以及三峡工程上马对六四事件之后中国政局的影响。

    星移斗转,不觉又是几年过去。和六四事件紧密相关的政治家有的已经离开人世,有的退居二线,但是天安门的母亲们仍然在为失去的子女而流泪。三峡水库开始蓄水。蓄水的实践证明,三峡水库并不是一个没有水位差的“高峡平湖”,重庆市政府也在悄悄地为重庆准备后事。

     一、没有人买李鹏的书 (博讯 boxun.com)

    李鹏退居二线以后,便着力写书。第一本是写长江三峡的(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第二本是写“六四”的,第三本是写建设核电站建设的(起步到发展——李鹏核电日记)。据说写“六四”的那本书在中央政治局被卡住,没有让公开出版。所以市场上现在能买到的就是“众志绘宏图”和“起步到发展”这两本书。也许正因为写六四的书没有出版,人们可以从已经出版的另外两本书中得知一些信息,从侧面了解李鹏,了解李鹏会怎样描写六四。这也是笔者在“六四”之际,提笔写这篇文章的动机。

    笔者到新华书店去找,在书架上没有找到李鹏的书,向营业员打听,营业员说∶“没有人买李鹏的书。”她可能是在解释为什么在书架上没有摆李鹏书的原因。接着营业员说∶“买李鹏的书只有两种人,一是大学的图书馆,一是反对李鹏的人。你是反对李鹏的吧?”营业员很热心地为笔者定了所需要的书。

    二、历史上似乎没有出现过赵紫阳这个人

    “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这本书厚厚的有490页,记载的是从1981年1月到2003年6月有关三峡工程准备、决策、建设的重要事件,而且是以日记的形式发表的。但是读者在这本厚厚的书中找不到赵紫阳的名字,也看不到赵紫阳的存在。事实上,正是赵紫阳把李鹏提拔为水利电力部副部长,又从副部长提升到副总理,再从副总理提升到总理。1984年正是赵紫阳任命李鹏出任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从1981年1月到1989年6月,赵紫阳一直是是李鹏的直接领导人,怎么在李鹏的日记中,就没有赵紫阳这三个字?

    写史,就是要尊重历史,尊重事实,有一写一,有二写二。这是原则。否则就没有资格写史。如果当年司马迁要是象李鹏这样著书,中国人哪里会有“史记”?现代人怎么去了解自黄帝至汉武帝的历史?特别是李鹏的书,是日记形式发表的。日记是当天发生的事情和感想的真实记录,是容不得事后的刻意更改。在李鹏书中出现政治家的名字很多,邓小平、江泽民、朱容基等等,就是邓小平关于三峡工程的一句话、江泽民的一个电话,都在日记中有所记录,比如1989年六四事件后一个多月,江泽民出任总书记后第一次出京视察便选中了三峡地区,7月22日晚给李鹏打电话,说是到了湖北宜昌云云。7月25日江泽民视察回来,便去医院看望李鹏……但是整本书中就是没有赵紫阳三个字。难道李鹏在1981年时就知道赵紫阳会在1989年的六四“犯错误”,要下台,所以就在日记中没有写过赵紫阳的名字?难道李鹏在日记中没有记录赵紫阳任命他为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难道李鹏没有向赵紫阳汇报过三峡工程筹备的工作?还是李鹏在出版书时,重新删改了他的日记,将赵紫阳的名字和他的所作所为排除在书之外?显然是后者。因为在赵紫阳还在位时,李鹏讲话中多是“在紫阳同志的领导下”,“在紫阳同志的指导下”,“在紫阳同志的关怀下”……可以说赵紫阳一生犯的最大错误,就是将李鹏培养成总理接班人,其次就是放手让李鹏主管三峡工程决策。

    三、不和胡耀邦打招呼

    在李鹏书中同样没有提到的还有胡耀邦。当然李鹏和胡耀邦的工作关系,不如李鹏和赵紫阳的工作关系近。但是胡耀邦担任过中央组织部部长、总书记,李鹏从小丰满水电站的工程师提拔到水利电力部副部长,必须经过胡耀邦之手。1981年李鹏出任中共中央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也是在胡耀邦的一手提拔之下。难道中共中央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不需要向总书记汇报工作?虽然胡耀邦比赵紫阳早几年“下岗”,但是在李鹏的日记中也不可能没有胡耀邦这三个字。

    武陵人在“胡耀邦以生命作最后的抗争——纪念胡耀邦总书记一文中记录了胡耀邦“下岗”之后、临死之前参加的最后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的情况,这也是李鹏和胡耀邦的最后一次见面。1989年4月8日,胡耀邦出现在中南海勤政殿举行的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教育问题,胡耀邦提前半小时到达会场,赵紫阳中断和李铁映的交谈,走向前来,向胡耀邦问候。“人员到齐,万里、胡启立、乔石都和胡耀邦打了招呼。会议开始之后,胡耀邦象往常一样坐在角落,静静地聆听。他虽然出现会议,明白自己的处境,这个委员已经是元老们的施舍,就是年轻辈的李鹏、姚依林也不把他当回事了。一向快人快语的他变得沉默寡言,快成了半个哑巴了。”会议进行到四十六分,胡耀邦心脏病突发,几天后在北京逝世。红楼梦中有“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一句,真是十分贴切的。

    可见,李鹏写书,不尊重历史,不尊重事实,是因人而宜,历史要服从所谓的党性,就是日记,也是可以在几年之后经更改再发表出版的。

    四、吹捧自己

    李鹏书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吹捧自己。虽然说李鹏的书是以日记的形式发表的,但是书中却引用了许多新华社、人民日报、香港文汇报等的报导,来吹捧李鹏的谦虚好学、平易近人……

    李鹏用了20页的篇幅记录了他1984年11月8日到14日对三峡地区的考察和11月20日向中共中央递交的考察报告。

    熟悉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的人会发现,1989年通过的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和李鹏11月20日递交的考察报告的结论非常相似。可以说从1986年开始的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是400多位科学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对李鹏考察结论的注释。通过三峡水库的蓄水实践,现在可以十分肯定地说,李鹏考察报告的结论是完全错误的。

    1982年邓小平在听取国家计委汇报时,批准了三峡工程的150方案(即正常蓄水位海拔150米的方案)。1989年批准的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提出的正常蓄水位海拔175米(坝顶高程185米,实际可蓄水至海拔183米),1992全国人大批准的也是正常蓄水位海拔175米的方案。

    李鹏在书中多次提到他的论点∶自1958年以来,重庆市的主要建筑都安排在180米以上,所以三峡水库的正常蓄水位可以从原来邓小平确定的150米提高到180米。

    李鹏在1984年11月8日的日记中写道∶星期四晴“上午7时15分,从北京首都机场起飞,10时半到达重庆。同行的有杜星垣、黄毅诚、李灏、李伯宁、陆佑楣、宋健等一行19人。重庆市市长于汉卿、常务副市长萧秧在机场接,住潘家坪宾馆。和市委书记王谦、常务副书记寥伯康也见了面。下午3时,去参观朝天门码头,这是嘉陵江和长江汇合处。长江水位163米,相应流量6300立方米/秒,航道保持3米水深。据朝天门码头办公楼前庭院中石碑上的水文记载,1981年7门码头办公楼前庭院中石碑上的水文记载,1981年7月16日,最高水位达到193.7米,其他年份夏季洪峰水位都在180-185米之间。重庆市在180米水位以下基本没有永久性建筑,几乎每年被淹,因此重庆并不担心三峡大坝水位定在180米。”

    李鹏认为三峡水库是一个没有水力坡度的“高峡平湖”,在三峡大坝坝址处三斗坪的水位为海拔180米,距离坝址六百多公里之外的重庆的水位也是海拔180米。

    如果三峡水库是一个死水库,没有水进,也没有水出,那么三峡水库真是一个没有水力坡度的“高峡平湖”。但是每年平均有4510亿立方米的水流经三峡水库。没有水力坡度,这4510亿立方米的水靠什么力量从重庆的朝天门移到三斗坪?

    重庆的常年洪水位在180-185米之间,重庆市在180米水位以下基本没有永久性建筑,几乎每年被淹,这只说明三峡水库在重庆的水位若定在180米,不会对重庆产生严重淹没,也不需要大量移民。但是重庆的水位180米,并不等于下游600多公里处的三斗坪(三峡大坝坝址)处的水位也可以定在180米。

    李鹏在这里犯了一个简单的错误,其后果却是十分严重的。李鹏理论之所以出错,是在于他缺乏最基本的科学常识,一个小学生也掌握的科学常识∶水从高处向低处流。

    六四之后,在中国没有人敢向李鹏的理论挑战,没有人敢公开指出李鹏理论的错误。但是在李鹏下台之后,就是张光斗这个李鹏在三峡工程论证和初步设计中的左膀右手,也公开表示∶三峡水库有水力坡度的。

    最近,重庆市政府发出公告并上报国务院,从今年5月1日起,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重庆广阳岛上新增建设项目,已经开工的要暂时停建,广阳岛不准再迁入人口,并准备将岛上的五千多居民全部迁出。。广阳岛位于重庆市峡口区南岸镇东面,是长江上面积仅次于上海崇明岛第二大岛。最高峰海拔281米,平均海拔200米,西凹东低,北高南低。按照李鹏理论,三峡坝址处的的水位为海拔175米(按照全国人大批准的标准),重庆的水位也是海拔175米。距三峡坝址600多公里处的广阳岛因为平均海拔200米,应该不受三峡水库的淹没。按照这样计算,在水位海拔175米时,全岛面积为6.44平方公里。几年前,重庆市政府为配合三峡工程建设和三峡库区开发,曾经把广阳岛开发作为市经济发展的重点项目,向海内外招商,建设旅游休假村、建设高尔夫场。现岛上已建有占地472亩的国家曲棍球训练中心及重庆市体育基地。

    为什么重庆市政府突然停止广阳岛上的基本建设项目?已经投资建设的项目怎么办?已经签订开发合同的项目怎么办?为什么重庆市政府要将岛上的居民全部迁出?这是因为,当三峡工程发挥防洪效益,将水库在坝址处的水位抬升到海拔175米时,距三峡坝址600多公里处的广阳岛处的水位不是依然停留在海拔175米,而是要远高于海拔200米,整个岛除了最高峰外将几乎全部被淹没!这就是重庆市政府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否则全岛居民全为“鱼鳖”。平均高程为海拔200米的重庆广阳岛不保,那么高程在海拔195-200米重庆市朝天门码头的广场能保住?高程在海拔196米重庆市火车站能保?高程在海拔196米的进出重庆市的火车线路能保住?高程在海拔185米以上200多米以下的重庆大部分市区能否保住?李锐先生在中央政府决定三峡工程上马后,立即写信给中央政府,提出要为重庆市准备后事。重庆市政府停止广阳岛上的基本建设项目和迁出岛上的居民则是为重庆市准备后事的第一步。

    五、结束语

    随着三峡水位的蓄水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的抬高(按计划自2003年到2009年将坝址处的正常蓄水位从海拔135米抬升到海拔175米),人们对李鹏理论的错误也有了越来越清晰的认识;星移斗转,一天一天、一年一年,我们离六四越来越远,但是对六四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刻。为重庆市准备后事,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作者为工程师,现居德国。

    转自:《观察》 (博讯记者:张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记住亡灵——六四十六周年祭
  • 六四在記憶和遺忘鬥爭中/張三一言
  • 纪念“六四”:民主运动,还是党锢之祸?
  • 萝娜:纪念六四 为了下一代
  • 李国涛:危机中的中国亟需民主政改—六四忌日唤起的呼吁
  • 李天笑:爱泼斯坦在“六四”前死去
  • “六四”的事实还需要澄清吗?/幻影
  • 安魂曲:时空机器(为六四16周年而作)
  • 六四功过 听众评说
  • 昝爱宗:“六四”是全国人民的高等学校
  • 罗孚:六四永恒之光与程翔冤案
  • 六四前夕:股灾与天灾/林保华
  • 焦国标 台独是六四之血化成的力量
  • 我们村有个六四军人
  • 赵昕:“六四悲剧”天天在发生
  • 草根:纪念六四
  • 螺杆:六四 - 永远的话题
  • 莫之许:勿忘六四,走出六四
  • 童蒙:铭记“六四血案”,高擎“民主圣火”
  • 芮杏文六四去世 中共封锁消息(图)
  • 芮杏文六四去世 中共封锁消息
  • 六四纪念会:镇压重创社会道德(图)
  • 六四敏感期民运人士被监控
  • 从历史角度评六四并对比光州事件
  • 六四功过 听众评说
  • 中国人难忘六四(图)
  • 茉莉:六四,黄琦带着一身伤病出狱
  • 大陆论坛网友小心纪念六四(图)
  • 美国之音记者裴新回忆六四
  • 香港六四烛光晚会参加者满四足球场
  • 在京部分“六四”难属6月4日祭奠公告
  • 六四期间北京戒备森严(图)
  • 原北京护士讲述“六四”的血腥场面
  • 快讯:天安门已抓悼念六四几十人
  • 六四16年后胡锦涛未放松对异议人士的监控
  • 中国异议人士呼吁平反六四(图)
  • 六四难属和参与者:忆六四吁平反(图)
  • 民主人士谈六四(图)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