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红冰:公开信――就陈用林出逃致傅莹大使
(博讯2005年6月07日)
    傅莹女士:

    喜闻你麾下之中共驻悉尼领事馆一等秘书陈先生用林,基于良知的觉醒,公开与暴政决裂,不禁携酒而归,竟成一醉。为你能培养出如此有智慧的部下,深感欣慰。

     今日之中国,政治腐朽,社会糜烂,人心败坏,国运倾颓。经济繁荣表象之下,社会矛盾如地火奔行;国势强盛外衣之内,重重危机蓄势待发。权力异化,成贪官敛财之器;金钱肮脏,为奸商买权之用。世事艰危,更有甚者――暴政猖獗,虐民以逞,已成政治黑帮;宦海凶险,倾轧成风,几如虎狼之穴。 (博讯 boxun.com)

    中共统治仿佛一艘巨大木船,外虽涂漆华丽,内里却已虫蛀蚁蚀。行于波涛汹涌之海,随时有倾覆之虞。陈先生用林目光如炬,洞察危机,扶妻携女,毅然诀别中共,脱离暴政,实为避危险、存性命、保安宁、求幸福之智举。

    据传傅莹女士履任以来,或勤勤恳恳,奔行于社区;或孜孜不倦,进出于官场。所行所为,尽是替中共粉饰,为暴政涂脂。陈先生用林乃你之部下,部下尚能智举,大使何不聪不慧至此?

    有人曾告予,傅莹女士为蒙古族人。电视偶有一见,所闻果然不虚。傅莹女士雍容华贵,眼稍眉角尽显蒙古美女风情。观之视之,亲切之感,沛然而生。盖因内蒙古高原乃我出生之地。

    蒙古文化,有奔马踏风之魂,长风绕月之魄;蒙古民族有英雄史诗之浩荡神韵。然而,中共暴政之下,蒙古民族惨遭荼毒,蒙古文化枯萎凋残。承载蒙古英雄史诗的万里草原,也因掠夺性开发渐成荒漠死地。蒙古民族命运之悲怆,可令太阳为之痛哭,可令苍天为之哀泣。敢问身为成吉思汗之子孙,傅莹女士对此何情何感!

    我有书,名曰《自由在落日中》。书中写尽蒙古民族之千苦万难。傅莹女士或有兴趣一读?死于中共暴政的蒙古青年男女,在我的书中获得永生。那些自由、美丽、高贵的灵魂,将从我的书中,向你讲述蒙古民族的荣耀。只是不知,傅莹女士以蒙古女儿之身,殷殷侍奉中共暴政于左右,你的心底可还有热恋蒙古命运的激情,你的血中可还有属于蒙古民族的殷红?

    六四之夜,我于悉尼中共领事馆外,点燃烛光,哀悼十六年前死于屠城暴行的英烈。只见领事馆铁门紧闭,铁门之后,鬼影幢幢,黑暗如磐,死寂似百年之墓地。当时当地,悲悯之情,萌发于心。我愿向使领馆官员进一言:中共独裁行将就木,脱离专制,以保性命,此其时也。若迁延日久,待暴政崩溃之时,你等皆难逃为中共殉葬之命运。正所谓,茫茫苦海,回头是岸;告别中共,可得新生。陈先生用林已有前例,千百官员应当效法智者于后。

    古文有言曰:“尸居余气杨公墓,岂得羁糜女丈夫”。中共暴政已是尸居余气,日薄西山;傅莹女士则英才勃发,是为女中豪杰。相信以傅莹女士之聪慧,早已认清大势;此前所行所为,不过虚与委蛇,麻痹暴政,为脱离中共,作万全之备。只是斗转星移,时不我待。还望傅莹女士早决大计。

    当傅莹女士决意诀别中共之日,我将驾宝马香车,携琼浆玉液,迎傅莹女士于使馆大门之外。然后,驱车如风,直奔天际。左挽妖娆之流霞,右倚熔金之落日,与傅莹女士纵酒痛饮,狂歌蒙古灿烂之魂魄,醉舞蒙古辉煌之诗意。以成一段千古传奇。

    思想至此,心驰神往;言浅意深,唯愿傅莹女士熟思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