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日本外交官看中国
(博讯2005年6月07日)
    这是一个神秘的地方 日本外交官看中国

      渊上正悟:1974年生,日本驻广州总领事馆文化领事。1997年第一次来中国,2001年在大连留学,在中国生活已有四年。除了河南和海南,几乎去过中国所有的省份和省会。

       渊上正悟 (博讯 boxun.com)

      “我在东北有不少一辈子的朋友”

      “这是一个神秘的地方,”渊上回忆起对中国的第一印象,“在1980年代,也就是我们读中学的时候,日本国内有关中国的消息很少,报纸、杂志、电台等媒体上关于中国的信息不常见。”现在,他知道中国的每个城市都有独特的风俗、语言和性格。

      “如大连的足球很厉害,无论男女身材都很高大,性情也急,在路上会见到吵架和打架的情景;广州人的个子矮一点,作为南方人,他们的性情温柔,很少见到吵架的情况;拉萨就是宗教色彩比较浓的城市;海边的城市如泉州、厦门的人性格开放一点,问路的时候都是微笑着给你耐心回答,在东北地区问路,他们会戒心重一点,很多时说不知道,但跟你熟了之后,很热情,所以我在东北有不少一辈子的朋友。”在大连留学期间,渊上像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一样,跟中国同学做朋友,一起在宿舍看影碟,上课听不懂的课后会借阅中国同学的笔记,开始逐渐了解中国人的生活。

      “中国人非常重视朋友关系,我知道中国人把这叫做‘多个朋友多条路’,有一次我跟朋友说要到北京旅游,他马上说自己在铁路系统有朋友,然后就帮我购买车票还送了过来,这在日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可能的事还有买东西的时候可以讨价还价,在日本这是见不到的。如果要买一顶帽子,渊上现在会问中国同事在哪家店买最好,“这是以前我不知道的事情。”不过在中国朋友给他介绍的中国中,主要内容还是美食、旅游景点以及中华文明等方面,在渊上看来,外国人对中国其实有很多兴趣。

      因为儿子在中国工作的原因,渊上的父母亲也来过中国,“他们喜欢中国,还乐意为不少年轻亲戚到中国留学做担保人。”10多位日本朋友也因为渊上的介绍而来到中国旅游参观,并表示喜欢这里。“当然,有时候,像出现去年亚洲杯决赛的情况,难免让他们产生复杂的情绪,他们会想:中国怎么会这样子。”渊上说。

      “中国朋友对日本人有很多误解,比如认为日本女人一般结婚后都不用干活,在家做家务和照顾孩子,实际现在日本国内很少见,只是在战后五六十年代比较多一点。还有认为日本男人都是大男人主义,我们甚至连什么是大男人主义都不知道,相信很多日本男士也不知道。”当旁边的女同事解释什么是大男人主义后,渊上马上为自己“申冤”:我在家也会做家务。

      日本领事馆每年都会邀请不同地方的中国媒体到日本参观访问,目的就是让中国人可以接触到现在的真实的日本和日本人。“中日之间的了解处于一种表面的甚至是负面的相互了解,彼此缺乏一种真实了解的桥梁。”对于中国人不满意日本人不反省历史的说法,渊上举了一个例子:现在90%的日本人都学过中国历史,中国历史跟欧美历史一样都是日本中学教科书当中的一部分,但大部分人特别是年轻人对历史了解不够,也根本不感兴趣。渊上认为:“真正纠缠在历史问题上 的其实是很小一部分人,而这却是目前中日问题的最大部分。”

      森路未央:1973年生,日本驻广州总领事馆经济专员。1994年第一次来中国。在中国生活的五六年时间里,去过中国三分之二的省份,都是去农村地区。

      森路未央

      “我喜欢看中国资讯中人物介绍”

      1994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得益于东京农业大学与中国农业大学的学术交流,21岁的横滨人森路未央乘坐的飞机降落在北京首都机场,并在北京生活了一个月。在此之前,森的“外国”概念都是发达的美国和欧洲,第一次来到一个发展中国家,他最大的欲望是“最想知道中国是什么样的国家”。

      森考取了研究生,方向是农业经济学,5年间10多次来中国。“虽然每次都是从繁华的城市进入中国,但我最喜欢的还是到中国的农村和乡镇,了解那里的农户,了解在那里打工的人,了解那里土地流转的情况。”

      喜欢了解中国的农村,森说一是因为本身学习农业专业,一是想从农业看中国。“我对中国的印象一直在改变,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地少,人均耕地面积少,这是农业发展最大的障碍,因此引起各种矛盾,比如三农问题。”

      每每到达农村,森一心了解最基层的普通人生活。森说他对中国农村的最大印象是:“在发达的农村地区,有很多来自其他省份的打工一族。我喜欢留意这些打工仔、打工妹的着装,他们的工作、居住、娱乐情况。在另外一些农村地区,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当地就多老人,很少年轻人;当地官员都穿西装,农民穿得不好。”

      根据自己多次走访中国农村地区的经历,和2002年对四川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考察,森准备出版他的一本中国农村研究专著,目的是剖析中国农村在家里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后的土地流转情况。他发现年轻劳动力都流失之后,农户承包的土地都由家里非主要劳动力的爸妈来耕种,这些50、60岁的中老年人更多选择把原来就少的耕地荒废了,荒废又带来土地质量的下降。

      因为工作的原因,森每天看中国各个地方的报纸、网站。森说:“我喜欢看中国资讯中介绍人物的内容,因为可以通过了解老百姓的人生来了解中国的社会现状。在日本,日本媒体也经常采访在中国的日本人的情况,以此了解中国的情况。”

      “我的中国朋友说,以前以为日本人都是坏人,接触我之后才发现日本人特别温柔,于是对日本人的观念变化很多。与中国朋友交往跟与日本朋友交往完全不一样,我受不了中国朋友与朋友之间的亲密关系,比如他们会经常给你电话,约你外出活动,太过密切没有空间,是种困扰。反过来想想,这样也有好的一面,朋友之间可以了解方方面面。从跟他们的交往中,我也发现他们了解日本人的途径比日本人了解中国的途径要少,毕竟日本来中国现在更方便一些。”森说。

    http://cul.sina.com.cn 2005/06/06 10:25

    ----- (博讯记者:胡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既使是妓女,你仍然没有歧视她的权力: 这才是中国外交官真正应该明白的道理!
  • 从南朝鲜外交官在北京对中方人员大打出手谈到世界杯
  • 中国驻UN外交官之子砍死大学生家教
  • 近年中国外交官失踪外逃一揽
  • 保释犯杀害中国外交官,新疆监狱干部遭指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