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天笑:今天与“六四”的根本区别
(博讯2005年6月04日)
    作者:李天笑

    在16年前那场值得中国人骄傲的抗争中,无论是知识分子、学生,还是市民,仍然是在帮共产党洗心革面,推动共产党自我改革。也就是说,中国人民在受了共产党40年蹂躏后,仍然在给共产党机会。16年后的今天,共产党辜负了世界上最宽宏大量的中华民族的一再好意,执意要走上历史的断头台。那么,共产党不要机会,人民就请它让路。

     16年前,中国人民还打着五星红旗,唱国际歌,到天安门客气地请共产党自己“挤掉脓包”。16年后,人民已经失去忠告的耐性了。今天,民间维权汹涌澎拜,紧急突发事件平均每天100多起,人民用中共当年的方式提请中共让路。四川汉源十万农民大暴动应兑了“天下未乱蜀先乱”的先兆。2005年,退伍军人也加入了上访的大军。分析家们预测,“人民淘汰中共”的过程已经到来。 (博讯 boxun.com)

    出乎意料的是,真正标志中共被淘汰的临界点,居然是中共的“自我了断”,它己经在中共党员的大规模退党中悄然来临。这股不动声色的强劲的内部倒共力量,从大纪元编辑部2004年11月发表《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启动,最初就像将蝴蝶翅膀几下微微的摆动,已经聚成了200万人的风暴,以加速度递增和史无前例的庞大力量频频冲击和摧毁中共这个貌似人类最强大的独裁集团。中共从外部“断臂断腿”也无济于事了。

    当然,中共走下历史舞台的方式不会与东欧共产国家完全相同。共产主义只在人类留下短暂的污迹。苏联自上而下的变革、波兰自下而上的工人运动、罗马尼亚那样一场出人意料的集会,可能哪一种都不是中共崩溃的形式。也许未来人类的历史教科书会提到大规模退党这种独特的崩溃形式。它以内部的觉醒从根本上挑战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解体销熔共产党于无形。王丹有一个大胆的假设,几百万人都走上天安门,中共立时就垮。其实,当退党人数到了一个临界点时,中共整体的崩溃可能以出乎意料的形式出现。

    共产党是明白今天与“六四”的根本区别的。它甚至能感受到这种被抛弃、临近死亡的时刻到来的痛苦和恐惧。它的高层已经在卷款潜逃,把家人安排到海外。但是,“审判中国共产党国际司法委员会”和“审判中国共产党特别国际刑事法庭”的成立断绝了中共分子最后的自保途迳。

    只不过中共在它感叹途穷末路、四面楚歌时,它仍自恋它自己蛊惑出来的假象,但能打出的牌又实在太有限。除了要学习北朝鲜强化镇压外,就是封锁消息,抹去“六四”,强化“中国人对共产党的幻想”(曹长青)。打开中共控制的“历史上的今天”网站,查询“6月4日”,从列出的1922年到1998年14个事件中居然不见“天安门事件”的一丝踪影。

    以后,这个“历史上的今天”网站会由人民改写。“六四”和“中共解体”会成为非常容易查询的事件。尽管如此,那时与“中共”有关的事件已不是值得人们研究的话题了。人类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博讯记者:张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纪念“六四”——天安门广场上的国殇
  • 胡少江:六四镇压是中国不平衡发展的源头
  • 呓人自语的法国六四纪念/万生
  • 袁红冰:祭六四圣血----写于悉尼纪念六四大集会
  • 莫之许:勿忘六四,走出六四
  • 内情:“六四”时中共体制内开明派与体制外自由派的斡旋 (图)
  • 赵达功: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图)
  • 老郸:五四六四路未央
  • 陈奎德:把杀人看作杀人——六四16周年祭
  • 曹长青:“六四”错在哪里?——写在天安门事件16周年
  • 六四与中国“崛起”对世界的威胁
  • 余华:现在是悼念六四死难者的时刻
  • 雨文周:关于“六四”我还想说些什么
  • 张良:永不沉默:为“六四”十六周年而写
  • 苹果日报:为程翔,六四集会见/毛孟静
  • 纪念刘和珍君——为六四重读
  • 为了忘却的纪念——为六四重读
  • 六四纪念
  • 《争鸣》社论:六四血债还要拖多久?
  • 六四16年后胡锦涛未放松对异议人士的监控
  • 中国异议人士呼吁平反六四(图)
  • 六四难属和参与者:忆六四吁平反(图)
  • 民主人士谈六四(图)
  • 冲破种种封锁 紫阳纪念集六四出版
  • 赵紫阳:“武力镇压六四事件责任在于邓小平”
  • 胡平:希望就是力量-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 刘晓波: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 原六四高自联文宣部长陈天石在京遭袭击
  • 专访方政:六四坦克从我双腿碾过...(图)
  • 大和解:就从缝合“六四”的伤口开始
  • “六四”遗属:永怀赵紫阳
  • 还原《江泽民传》被删部份 (五)江泽民六四前软禁万里
  • 六四人士齐志勇等赵府悼念赵紫阳(图)
  • 江泽民传记帮他撇清六四镇压的责任
  • 「六四」受难者遭软禁 祭赵紫阳需批准
  • 温家宝对“六四”含糊其辞(图)
  • 赵紫阳九○年代受访 将六四镇压归咎邓小平(图)
  • 赵紫阳口述「六四」政治局斗争内幕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