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毫无保留地爱国的代价/林和立
(博讯2005年6月03日)
    苹果日报 程翔所犯的错误只有一个:为人太忠厚、戆直;而且他无论爱国与跑新闻都毫无保留。这次若他真的被莫须有地入罪与收监,不仅对传媒、学术界是个无可弥补的损失,而且会使更多人怀疑,在今天的中国,毫无保留地爱国会不会自寻烦恼、甚至惹祸上身。

    我跟程兄是三十多年的大学同学,是当年港大毕业生中从事传媒行业的极少数新闻与中国发烧友。程在港大是出名的「左仔」。当年文革还未结束,一批港大学生在七二年首次回国参观便成了头条新闻。还记得他们回港举行记者招待会,当中六位女生竟被问到,「北京和上海小姐的时装能否追上潮流?」程兄爱国爱得单纯严肃;他熟读马列与中共元老的「老三篇」。大部份男同学当年都留长头发、衣服西化满口英语。程则坚持「艰苦奋斗」传统,平头装、无产阶级打扮、标准普通话;言必国家大义,不断歌颂祖国的美好未来。

     程兄的同届毕业同学大多进政府当官、到外国留学、或到跨国银行与企业做实习经理;今天不少特区高官、讲座教授与商界翘楚都是其校友。但程对祖国一往情深,进《文汇报》当个卑微的记者,衷心要向国内派来的干部编辑学习,以尽早报道祖国的佳音。不到几年,程沉实苦干的精神得到肯定,他成为左派的重点培养物件。 (博讯 boxun.com)

    八一年他与夫人刘敏仪开始七年驻京生涯。他俩物质条件虽很差,只分配到一个小小的双人房,工作与生活都在那里;但他们发挥了雷锋精神,很快在党、政、军及商界、学术界积累了关系网络。又因得到《文汇报》当时开明的领导,如李子诵、金尧如等的支援,不到几年,《文汇》的中国新闻就变得非常权威,「党八股」味更减了不少。今天,程兄对中国不同层面的认识,比那些「中国问题专家」不知要高明多少。

    六四屠城后,程马上脱离《文汇报》,办起同样权威的《当代》杂志。可惜曲高和寡,赔了不少钱,不得不远道到新加坡《海峡时报》重作冯妇。在艰苦的时势下;其中国报道同样精采,获得报馆多次提升与表彰。但程兄没有埋没爱国心。他是有名的「统派」,对祖国的统一非常执□,经常对陈水扁的「台独阳谋」大力鞭策。同时,他对中共党内的改革派仍抱有希望。虽然赵紫阳落台后,党内政改的声音微弱不堪,但程觉得每个中国人,尤其是新闻界与知识分子,都有责任发扬民主,迫当权者重拾胡耀邦与赵紫阳揭竿的改革。可能就是程兄光明磊落、远大无私的爱国心,促使他去寻找赵的同乡兼亲信,宗凤鸣老先生有关赵晚年言论的手稿。据程的好友说,他确有考虑过在适当时候,帮忙把书稿在港发行。毕竟,紫阳是中国民主的大旗手,而其「最后指示」,确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目前没法确定程在四月二十二日回大陆时,知否中共高层在去年秋天紫阳病危时,成立了一个以政治局常委罗干为首的危机处理小组,以防止「海内外敌对分子」利用赵的去世制造对中央不利的混乱。胡温领导层最怕的,当然是赵的离去会否重演胡耀邦八九年四月十五号逝世,继而引发学潮的一幕。

    去年年中,宗凤鸣已在深圳与香港出版了回忆录,引用了部份与赵的谈话;但此书审稿谨慎,赵的谈话不多,而且不载部份敏感资料。但以罗干为首的小组知道,宗已整理好另一本赵谈时局、政改的书稿,据说还有不少赵猛力批评党内保守派,包括有份参与屠城决策的老邓、李鹏、江泽民等激烈言论。党内高层已下令,绝不能让此书稿出版。

    国内安全部门的干警不理国际惯例与社会主义人道精神,迫程兄交出私人电脑;更利用程的电脑档案入罪。国内有关「国家安全」的定义模糊不清;任何一位跑中国线的中外记者、学者的电脑,都存有不少「猛料」。很不幸,程兄在事业收获期遇此一劫;我们这些在新闻界知识界打滚的朋友,除了大声呼吁外,实在太无奈了。的确,假如中国没有民主法治,没有多党制衡与媒体监督;则白桦先生二十多年前问的问题:「你爱祖国;祖国爱你吗?」──将永远没有满意的回答。像发生在敬爱的程兄,这位异常优秀、天才横溢、既天真又固执的爱国分子身上的悲剧,将重演又重演。 苹果日报 李怡2005-06-02

     李怡专栏 爱国与卖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在谈程翔事件时神态有点紧张和不自然,他两次提到程翔自己承认为境外情报机关在中国内地从事情报搜集活动,被问到有甚么证据时,他说「当然有证据,包括程翔自己承认」。也就是说,中国专政机关可以拿出来的证据只有□{翔的口供,其他证据,孔泉说「当然有」,却没有提出来。

    程翔妻子刘敏仪认为事件同程翔往广州拿取赵紫阳谈话的手稿有关。孔泉虽明明白白地表示,与赵紫阳事件无关,但香港及海外的传媒并不相信。这两天,各方面的评论都指赵紫阳谈话手稿是敏感问题,尤其是在「六四」前夕。如果我们相信孔泉所说,与赵紫阳事件无关,那么程翔牵涉到甚么国家机密呢?

    前天晚上,在一个有好几位资深传媒人士参加的饭局中,有人提到程翔在《明报》以「锺国仁」的笔名写的专栏,已停了好几个星期了。这之前,他在专栏中揭露了许多有关「中俄边界」协定的种种细节,对有关历史、两国的得失都谈得极为详细,而且流露出他个人对中国承认俄国占去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的痛心。在座有人说,像这样的资料,这种对中国丧失土地的感情,不是香港任何人可以写出来的。他们对程翔能获得如此细节的资料感到钦佩之余,也相信他可能有特别的管道取得资料。

    笔者在前天也写了《中俄密约》,笔者的资料就纯粹从网页上寻到。网页上的资料是不是即程翔的文章所透露的呢?不得而知。如果是的话,那么中国专政机关为程翔取得及泄露的国家机密,就是有关「中俄边界」协定了。

    中俄边界谈判在九一年签署东段国界协定,九四年签署西段国界协定。对这两个协定的内容,中国至今未有公布。去年十月俄国总统普京访华,与胡锦涛签署了《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在十月十九日的外交部记者会上,发言人章启月面对媒体两度询问,一律回避,只说「中俄已就黑瞎子岛的边界走向问题达成协议」。当网友提出质疑的时候,中国当局乾脆将「中俄边界」四个字列为「黑字」,阻止进入官方互联网。今年四月二十七日,人大常委通过有关协定,但协定内容从未见中国官方公布,也未见内地传媒报道。昨天,中俄两国外长在海参崴互换协定书,也不见公布协定内容。涉及中国国土的划分,竟然是国家机密,好像与中国人民无关似的。这实在是二十一世纪最荒唐的「代民作主」的丑剧。

    在昨天换文的《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中,中国重新收回三百三十七平方公里的土地,从政治现实的角度,中国未算「全输」,但换来的是让俄国取得占领的一百四十四万平方公里中国土地的合法性。而这些土地,在十月革命后,列宁曾经答允还给中国的。至于一九二九年被苏联强占的黑瞎子岛,当年中共站在「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立场,高喊「保卫苏联」的口号,对苏军入侵东北予以支持,才使黑瞎子岛等沦入苏俄之手。

    今天,中共为了战略利益,为了要购买俄国武器,为了巩固与俄国的战略夥伴关系,而接受了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割让给俄国的合法性。与此同时,中共就高举民族主义,鼓动人民的反日情绪,强调对台湾、钓鱼岛的领土主权绝不能放弃,这个「中俄密约」怎么能拿出来面对老百姓呢?

    中国今天要收回俄国割去的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当然并不容易,但至少可以把这问题搁置而不要拱手相让呀!

    记得已故作家萧铜曾跟笔者说过:「讲卖国,要有卖国的权力。叫我去卖国,很好,给我五毛钱我就把国给卖了。」

    程翔这「锺国仁」是太爱国了,他无法接受「中俄密约」这样的事。揭发出来,于是「爱国」变成被指「卖国」──「在中国内地搜集情报,先后领取大量间谍费」。

    

    

    苹果日报 李怡2005-06-03

     李怡专栏 爱国所累

     程翔案,若照中国外交部的说法,与赵紫阳无关,又与《海峡时报》没有关连,那么笔者昨天所猜测的原因,就很可能接近事实了。

    更何况,中国不是由国安部发声明,而是由外交部发声明,事件与中国外交关系的文件被泄漏似有关连。而程翔对「中俄边界」协定的详细申述,主要不是刊在《海峡时报》,而是以笔名刊在《明报》,因此外交部说与《海峡时报》没有关连。

    从较深层的政治文化来看,程翔的被捕,实为「爱国」所累。笔者在程翔念大学时就与他认识,他是属于当时大学的「国粹派」,也就是向「爱国阵营」认同与靠拢的一派,他们在一九七二年文革仍处于高潮时期,就组团到内地访问,还到井岗山学习毛泽东思想。七三年大学毕业后,有几个人投身爱国机构,其中包括程翔和刘敏仪,他们投身《文汇报》,认为这是为祖国献身的道路。

    许多人投身「爱国」机构,只是找个人的生活出路或政治出路,但程翔却是真正以身心投入于「爱国」事业中。程翔的同系师妹、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蔡素玉说,程翔对国家已达至「苦恋」程度,「如对他的指控属实,就一定会感到莫名其妙。」

    中共号召海内外的中国人「爱国」,但你要是爱到「苦恋」的程度,那是很令当政者心烦的。「恋」嘛,适可而止就好。像中俄边界这样的事,前天中俄外长在海参崴换文,中国媒体都没有报道,这种不是太光彩的事,你出于对国家的「苦恋」而要尽一个「爱国者」的责任予以揭露报道,不是让「国家」感到心烦吗?既然中国内地没有传媒监督,所有老百姓又蒙在鼓里,这一百四十四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让俄国占有合法化,又谁去管呢?「苦恋」者要把它捅出来,那是爱国爱得不识时务了。

    程翔的「爱国」,与笔者不久前在本栏提到的王造时一样。王造时在一九四一年苏联与日本签订苏日中立条约时,起草了一封向史太林表示「遗憾」的信。就因这件事他被中共记录在档案中,以致建国后一直被冷遇,最后死在监牢里。他太爱国了。中共建国后的一批优秀的知识分子,如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等等也太爱国了,程翔自然也是太爱国了。而且他们都以为中共讲「爱国」是真的。其实嘛,「爱国」只是一种统战手段,真正的目的是要你「爱党」,爱执政的政权。所以,王造时把「爱国」当真,写信向史太林表示「遗憾」,就闯祸了;程翔把「爱国」当真,真的想去维护中国神圣领土的主权,又闯祸了。

    跟吁中国政权讲爱国,是可以的,但不能当真,尤其不能掀动感情。中共以「爱国」为统战手段,懂得「适时爱国」的,也应该明白「爱国」只是为自己谋取政治利益的手段而已。

    文革时必须歌颂文革才是爱国,文革后必须狠批文革才是爱国。中央维护董的时候,「挺董」就是爱国;中央要换曾做特首,那么「挺曾」就是爱国。有些爱国阵营的人开始时不识趣,差点陷入「不爱国」的泥淖。只有永远紧跟党中央,包括跟吁党中央转态,才是「爱国」。

    中共常说「爱国不分先后」,实际上是先不如后。程翔爱国爱得太早了。若他像许多政商名流那样,等香港回归,才忽然爱国,就不但不会出事,而且可能大有政治前途呢。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苹果日报:为程翔,六四集会见/毛孟静
  • 程翔:金尧如立德立功立言
  • 间谍?叛徒?大法?北京诱捕程翔/凌锋
  • 香港苹果日报:我以我血荐程翔
  • 张翠容:程翔的采访人生
  • 程翔堕入中共魔手/凌锋
  • 凌锋:程翔堕入中共魔手
  • 宗凤鸣称不认识程翔 安排见面是圈套
  • 传社会科学院两官员疑“泄密”给程翔被捕
  • 程翔谍案疑问多 北京应尽快交代详情
  • 美关注程翔被捕宗凤鸣称继续出书(图)
  • 中国拘押新加坡记者程翔案受关注
  • 中国逮捕程翔似与赵紫阳文件有关
  • 香港著名媒体人程翔北京被捕(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