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苹果日报:为程翔,六四集会见/毛孟静
(博讯2005年6月03日)
    毛孟静

    六四周年一大个愿望,是平反六四,中国走向民主。虽然总觉得平反一词太过属党的语言,不是常人的话,而民主在中共字典,大概就等于「颠覆」。于是,年复一年,愿望成真的机会仍见渺茫。这一年,多加一个愿望,请北京快快释放本地老牌记者程翔。

     对我个人来说,六四的本地标志人物,笼统有四:程翔和刘锐绍,司徒华与刘千石。后两人,众所周知是六四后拯救民运人士的核心分子。而程翔与刘锐绍当年都是香港《文汇报》的高层,在社长李子诵登出「痛心疾首」的社论后,随抗议大队脱离这家曾经令他们一颗心火红炽热的左派大报馆。今日,司徒华和刘锐绍都见好端端的。刘千石的「和解论」跟回乡证、返乡探母及缺席游行,是另一个故事。虽然在某些人眼中,他也许是「最好端端」的。唯一彷佛出事的,是程翔。 (博讯 boxun.com)

    话说程翔北上收集有关赵紫阳的敏感材料,这些材料的敏感度,可直升至「国家机密」层次。照计,逝者已矣死无对证,北京一句「胡说八道」就可以把材料一手拨开,有甚么好怕的呢?但在一个「依法而治」的国度,抓一个人要依哪条法,是可以随心所欲的。事实是,沙士以至爱滋,都曾经一度是国家机密。

    六四惨痛一幕,改变了几许人的选择,及命运。八九年六月五日,在除了列队驶过的装甲车发出的轰隆声外,在寂静得可怕的北京街头,与刘锐绍相遇,执手相看泪眼。翌年六月,手不释卷读的一本书,是程翔着《天安门的反思》。

    书中一章谈邓小平。程翔说邓有两重性格,一面比较开明搞开放,另一面却极端顽固保守,特别是对挑战极权的异见,要将之全面打压的心意总是表露无遗。「邓这种性格,其实不是邓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共产党制度所使然的。」

    这种「党的性格」,由邓小平至江泽民到胡锦涛,显然遗传至今。胡温新政,一度让人耳目一新。说新纪元中国的开放纯粹是假象,也显然不公平。眼看得到的,是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由七十年代末的需求电冰箱衣车,到今日的追求电脑汽车,物质的相对丰盛却更凸显精神上的相对空虚,不然也不会一度有空间让法轮功平地一声雷似地崛起,再受连串闷雷的重击取缔。

    也即是说,经济物质可以开放,党政思想、意识形态等等仍得牢牢一把抓。这一次,看来连程翔也高估了北京在这方面的容忍度。「连」程翔……看他的履历,他喝的是香港水流的是香港血,读的是圣保罗男校中、小学,及港大的经济与地理双主修学位。稍有别一般香港人的,是他当年倾情传统「爱国」。七四年加入《文汇报》,撇开枝节,至八九年六四血腥镇压,带出集体的一场痛心疾首,令程翔来了蓦然回首的伤痛。

    这一年的六四烛光集会,一定要去。如果程翔已给释放,为他及他的家人欣喜;如果他仍遭拘禁,为他及他的家人默祷,及抗议。向一个因为六四血腥的领悟,决定改变人生道路,真正面向中国坚持至今的新闻工作者致敬。

    诚然,烛光集会人数,也是一个问题,因为不希望出现「九七后人数最少一次」的本地及国际新闻标题。香港人不再坚持?请学习程翔的坚持。也希望有许多许多的刘千石出现。

    读程翔的《天安门反思》,感触良深的,不净是他的论据,还有他的太太刘敏仪代序而写的一首诗,当中一段:「今天,伟大的中华民族仍是个淌血的民族。我们用全部的爱都堵不住您淌血的伤口!人民,我的母亲!」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