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一个苟活者对英烈的告白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5年6月01日)
    
    
     又一个6月4日将来到了,从1989年至今,这已是第十六个6月4日了。作为在1989年6月3日-4日这个晚上侥幸存活下来的我,依如已过的十五个“六四”忌日一样,只有徬偟、痛苦与心灵炙痛的不安!说实在的,面对当年长卧在长安街的亡灵,我们这些苟活者说什么都是苍白的,我们甚至都没有祭奠亡灵的资格!因为十六年来我们没有任何可以告慰亡灵的东西,我们不仅没有实现先烈们的遗愿,都未赢得在他们倒卧的街头公开作一次祭奠。作为苟活者的我,真是无颜面对先烈啊!值此“六四”将至之际,我只有独自默默向亡灵告白,倾诉这十六个寒暑来中国这遍土地上的“沧桑巨变”,祈求英灵们昭示我们未来的路径。 (博讯 boxun.com)

    
    自1989年6月4日当局公然对行使自身权利和平请愿的学生市民屠杀以来,中国十六年中的确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华这个历经五千年历史的民族一下回到了前人类的野蛮时代。
    
    在社会生态上:这个民族在屠杀的血腥中,丧失了做人的标准。人是什么?人应该怎样?这些人的自身思考在当局的恐怖血腥戒严下沦为禁地,被尘封冷藏。这个民族堕化兑变成一个完全没有自知自省的行尸走肉的民族。没有了是非标准,只有利害取舍。追寻欲望的满足成了社会存在的目的,为了满足欲望可以不择手段。社会风气极度败坏,巧取豪夺,穷奢极侈。动物的本能主宰着这个民族的行止,眼前的利益出卖着这个民族的未来生机。道德的沦丧穷尽五千年历史,人心的冷漠落伍于动物之后。当四岁的李思怡在警察知情情况下活活饿死在闹市的家中时;当湖南29岁青年张衡生被车撞伤,在镇上路边倒卧五日,多方求救无效情况下,生生冻饿而死时;当一个个无辜者被以各种名目抓入拘留所,且很快被暴打而死时――――这一切的一切都实证着这遍土地,在演绎着前动物时代的冷漠相食。
    
    在经济裂变上:极权操控下瓜分掠夺形成的权贵经济车裂了社会的机体。一方是绝对的赤贫那些下岗工人,失地农民,城市拆迁户,那些失学的儿童,无钱医治的病夫,无可依靠的老人;另一方是权力资本化与资本权力化双向通奸下的财富瓜分、资源掠夺、机会垄断,形成不义财富汲生下的灯红酒绿、花天酒地的糜烂、穷奢极侈的生活。
    
    在与自然相处上:畸形短视搜刮掠夺的经济更进一步导致人与自然的对抗。在开发性破坏与破坏性开发的疯狂中击跨自然最后的承载力,以致出现严重沙化,水土流失,气候失调,灾害连年,环境污染,怪病丛生。自然在向这十几年的掠夺发出最后的警告。这遍几千年文人墨客呤唱呕歌的土地而今几尽无干净可饮之水,无清新可呼之气,变得不适于人居住了。
    
    这十六年来,这遍繁衍过五千年民族历史的土地在向自然和谐及人类文明的反向――蛮荒,大踏步迈进。这十几年这遍你们英烈深爱的为之流血牺牲的土地已变得面目全非了!在这种人心溃丧、社会与自然灾难濒临的时期,多少人仍醉生梦死,狂妄呓语般无耻地呼唱着繁荣盛世。此何极悲哀!
    
    导致这个民族民气丧尽,是非不分,社会断裂,人与自然对立的严重局面的根由是显而易见的:八九屠杀彰显了这个政权合法性的缺失,注定了极权政体的短视:为维持现状而刻意转化社会的注意力,以物欲的激发来抺杀精神的追求,以道德的沦丧来充实与时俱进的内涵。这一切的罪恶都是在官僚勾结预谋与率先亲为下吞蚀漫延着这个社会,在无声无息中将这个民族引出了人类文明的轨迹,从而实现着对他们自身犯罪的最大掩藏与维护。
    
    这个民族这十几年来被有预谋的骗奸了!
    
    这一切的灾难都发端于八九屠杀,根植于极权体制,助长于人性的邪恶。
    
    应该说八九的诉求:自由、民主、人权、平等、法治,昭示着中华民族的理想未来,预报着中华民族的文明归旨。
    
    屠杀就宣示着对未来文明的拒绝。
    
    背离文明的社会,灾难就会不息地光临。
    
    我们将无可避免地要面临更深重的灾难!
    
    当看到灾难频频降临,听到苍生痛苦的呻吟,我更深感你们这些英烈的先见智慧与抗争的可贵。你们必将永垂不朽!这个民族早晚会在灾难的血泪中深味你们的价值!
    
    我敢断言这个民族何日认识且尊崇你们,何日她才能获得新生,也才可告别灾难!
    
    八九“六四”是这个民族本土的“十字架”,这个民族若一日不能认识到祂的价值,就一日不得得救重生!
    
      “六四”的英烈们,我相信你们难以安息的灵魂,必游走在这遍多灾多难的土地。愿你们的灵照亮这个蒙昧的民族,开启这个民族的良知,让更多的人认识你们,勇敢地追随你们。让这个民族早日摆脱灾难,出离苦海,重拾人类文明之路。
    
    这个民族的得救重生之日,也是你们灵魂安息之日!
    
    
    2005-5-30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三一言:谁是六四悲剧的第一推手?
  • “六四”以来十六年中国政治思潮
  • 梁京:六四与中国“崛起”对世界的威胁
  • 今年六四最堪思:平反六四对谁最有利/观世山人
  • 袁红冰:六四血,我生命的图腾
  • 横眉:又见“六四”,又见“六四”!
  • 卫子游:“六四”以来十六年中国政治思潮
  • 昝爱宗:江泽民终究要面对“六四”
  • 孙文广:香港六四烛光集会参与记(图)
  • 周育田:八九、六四,敲响了中共法西斯灭亡的丧钟
  • 梁泉:六四其成,乃在其败
  • “六四”摧毁了国际共产主义恐怖阵营
  • 为纪念“六四”死难英烈倡议
  • 李卫平:“六四”感念
  • 千载云:我为何曾经对“六四”冷漠
  • 任诠:十年磨一剑——纪念张良《中国六四真相》发表四周年
  • 什么是真正的六四事件/金文
  • 西风烈:这应该是对六四死亡人数最客观的数字
  • 曾节明:六四死难统计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 专访方政:六四坦克从我双腿碾过...(图)
  • 大和解:就从缝合“六四”的伤口开始
  • “六四”遗属:永怀赵紫阳
  • 还原《江泽民传》被删部份 (五)江泽民六四前软禁万里
  • 六四人士齐志勇等赵府悼念赵紫阳(图)
  • 江泽民传记帮他撇清六四镇压的责任
  • 「六四」受难者遭软禁 祭赵紫阳需批准
  • 温家宝对“六四”含糊其辞(图)
  • 赵紫阳九○年代受访 将六四镇压归咎邓小平(图)
  • 赵紫阳口述「六四」政治局斗争内幕
  • 六四民运人士俞东岳在狱中被刑求至精神崩溃
  • 中国政治和六四
  • 中国政治和六四
  • 香港人士评胡锦涛谈六四
  • 涉六四统一问题 中国重新审视东欧巨变
  • 胡锦涛是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政治遗腹子,六四血债的欠债人!
  • 参加六四屠城部队部分军队编制及军队首长
  • 李鹏着文暗示邓小平决定镇压六四
  • 杨尚昆之子批「六四真相」一书内容 捏造事实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