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任不寐:就《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答法广记者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5年6月01日)
    任不寐更多文章请看任不寐专栏
    
     (博讯 boxun.com)

    任不寐(加拿大)
    
    
    记 者:听众朋友,还有几天就是六四十六周年了。虽然岁月流失,我们还是永远不会忘记十六年的腥风血雨,忘不了号称人民军队的解放军残杀青年学生的那一幕。在六四十六周年前夕,美国的21世纪基金会推出了任不寐先生的专著《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任不寐先生是中国大陆著名学者,1989年六四之后一直在大陆从事文化研究,以自己的网站“不寐之夜”为基地,捍卫言论自由,保卫人权,抵抗江择民主义。他2004年秋移民加拿大之后,先后为网络杂志《议报》的主笔,《民主中国》的编辑。在今天的大众传媒的专题节目里,采访任不寐先生,请他谈一谈他的专著《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
    
    任先生您好!
    
    任不寐:主持人好,各位听众好!
    
    记 者:你能够先谈一下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吗?
    
    任不寐:好的。这本书是对1989年六四以来中国当代政治史的一种总结。大家可能知道,前不久,中国政府推出了美国人库恩写的江泽民传记。他按他的视角、也是中国政府能够接受的视角写了江泽民十五年的所作所为。我这本书是从我作为中国大陆的民间学人、和六四幸存者这两个角度,对这十五年做了一个描述。主要内容是:第一,我谈到了江泽民本人的问题,特别提到他的政治阅历,指出他关于自己的阅历可能进行了不真实的陈述。第二、谈这十五年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变迁,以及江与这些变化的关系。第三、我接下来讨论了十五年大陆知识分子和民众的表现——我以为“江泽民主义”的问题不仅是江泽民的,每个人对这十五年的黑暗可能都有责任。最后是总结,我谈到江这十五年的统治对中国未来的灾难性影响。
    
    记 者:有意思的是,美国人那本书的书名是“江泽民改变了中国”,你在你的书的自序里也说“江泽民改变了中国”。你认为江泽民在哪些方面改变了中国?
    
    任不寐:昨天我接受一个电台的采访也谈到了这个问题,我今天想补充的是,我说的改变与库恩说的改变,在方向上正相反。总的来说,我认为江对中国的改变主要是负面的。当然,我不是说他的十五年的统治一无是处,这不是一个学者应有的严肃态度。具体地说,江对中国的负面影响至少在两个方面是非常明显的。第一,中国经济的畸形发展造成了严重的贫富差距和社会断裂,它所造成的大量贫困人口对未来转型是一个极大的变量。第二,就是对生态和文化的影响。中国经济的局部繁荣是以不计后果向环境和资源进行掠夺为代价的,结果导致生态破坏、资源枯竭,使中国沦为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文化上也是如此,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在1989年丧失了合法性,江泽民就用民族主义、犬儒主义和机会主义武装整个民族,使整个社会丧失了道德底线,全社会正义荡然无存,从这种意义上看,中国社会在文化上也是一个不适合人类居住的社会。
    
    记 者:任先生你在书中用两章谈到“江泽民主义”,你这还是一个新的提法,你为什么提出这样一个命题,“江泽民主义”主要有哪些特征?
    
    任不寐:谢谢您,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因为很多人很疑惑,他们认为江泽民没有主义,其实我同意他们的观点。一般地说,主义往往是指一套思想体系,而我在这里主要是指一种政治文化,一种做人的习惯,比如“勃列日涅夫主义”,勃列日涅夫也没有思想体系。“江泽民主义”的主要特征在两个方面,一是权力中心主义,为了权力稳定无所不用其极,不择手段。甚至用黑社会和腐败的办法来维持秩序。另一方面就是复兴法家的统治习惯,没有任何道德感。具体表现包括政治表演、收买军队、用腐败拉拢官员,文化上煽动民族主义、复古主义等等。
    
    记 者:任先生,请你再重点谈谈江泽民与“舆论导向”和“主旋律”的问题。
    
    任不寐:作为一名知识分子,我们当然很重视江泽民钳制言论自由的问题。不过江控制言论自由,如“舆论导向”,确实表现出很多新的特点。这些特点本身也是时代进步造成的。文革以前,党对舆论的控制是绝对的,现在的媒体,除了网络之外,随着市场化的进展,官方的一些媒体也开始偏离主旋律。在这种背景下,江一方面不敢完全回到文革中去,另一方面,又希望控制和引导舆论,希望利用舆论,使舆论向有利于权力稳定的方向上发展。当然,他仍然用警察抓人,但同时又想用舆论为自己服务。
    
    记 者:你这本书最后谈到“江泽民主义的终结”,也提到“再见了,江泽民!”你是否认为“江泽民主义”在大陆已经没有市场了呢?
    
    任不寐:江泽民主义在它产生的时候起,在理论上就破产了。而这些年,随着网络政治和门前政治的发展,“稳定”已经碎裂了。最后,尽管胡锦涛上台后仍然在学江泽民主义,但随着社会危机的发展,这种统治方法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长期维持下去了。
    
    记 者:那么任先生你觉得这本书,在我们阅读之后主要应该记住哪些教训呢?
    
    任不寐:首先我觉的,江泽民的十五年,是六四之后的十五年,这十五年的压制和各种灾难等于把六四悲剧延续下来了,在江泽民统治的十五年里,我们天天生活在六四悲剧之中,六四天天在发生。其次,我提醒人们注意,时间对中华民族多么的宝贵,而这十五年等于把中国的各种危机向后推移下来并不断加强了,由于江这十五年的统治,由于我刚才谈到的那些影响,中国未来的政治转型将面临更大的困难,未来的人们不得不为江的十五年统治付出惨痛的代价。
    
    记 者:好的,感谢任先生接受我们的采访。各位听众,刚才您收听的是大众传媒体,由维克多(音)主持,感谢收听。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