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柳孚三:暴政不亡,天理何存?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5年5月15日)
     ——江苏灌云县农民呼冤录
    
     (博讯 boxun.com)

    中共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县委书记秦凯华、县长尹哲强滥用职权,非法侵占侍庄乡陆庄村等多村基本农田近3000亩,动用专政工具,滥捕、滥判上访村民;現在受暴政肆虐的农民正処于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无告境地,非常悲惨。
    
    2002 年9月28日,204国道侧的基本农田内,突然开进了两台挖掘机,村民们不知怎么回事,一问才知道土地被县政府"征用"了,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难道就这样被人家拿去了? “不能把我们的命根子白白拿去,我们要讨个说法!在说清楚之前,请你们暂停施工。”村民们陆陆续续、自发地加入到了阻止施工的行列。
    
    但是,施工单位在公安干警及村支部、村委会雇用的流氓打手们护卫下,多次强行施工。
    
    2002年10月24日,在两次收买村民代理人陆金洋失败后,县公安局誘捕了陆金洋,把他非法拘留了32天,最后在刑讯逼供下,让陆戴着手铐在电视上违心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公、检、法委、县政府、司法机关一面狠狠打击“闹事刁民”,一方面不失时机地摧毁农田。
    
    到2004年春节前,该乡的数村,基本农田近3000亩已被非法侵占、破坏殆尽,用于兴建“江苏灌云工业区”[2003年12月28日《连云港日报》],致使大量农民流离失所,给社会留下了非常危险的不安定因素。
    
    当局事前违反<<土地管理法>>,没有批文非法征地;事后任意截留“征地”费用,“征地”面积也遭到无理克扣。比如某村九组,被 “征地”面积是72.8054亩,《协议书》上却变成了53.14亩。发放“征地”费用时,村支部、村委会又无理扣掉2.54亩。而成为50.60亩。该村十组,《协议书》上明明写着被“征地”面积为133.61亩,可村里只付给十组103.712亩,少给了29.898亩的征地费。
    
    虽已惊动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省纪委、新华社新闻热线记者对此進行调查、採访,并把结果发表在《江苏内参》上。但毫无效果,至今无任何回音。
    
    如今,被侵占的土地整天在围墙里面晒太阳;上面长满了荒草;
    
    失地农民不得不背井离乡,流离失所;
    
    被判刑的两个人早就被送往劳改农场去了;
    
    征地有功的干部从村支部书记、县国土局局长到县委书记都因 “政绩突出”而个个高升。啊!
    
    该 县派各乡镇、各部门人员轮流在北京各个“要害部门”门前严密监视上访人员,发现该县的上访人员,立即用警车强行押回,投入牢房。
    
    该县暴政劣绩斑斑,有案可考者:
    
    1、《检察风云》第23期报道,1999年该县下车乡农民杨卫林因不服农业税征多了,上访了有关部门。他因此被判刑2年;
    
    2、2002年4月17日《灌云报》报道:王宽芳等四人因不满县政府撤迁补偿而去省政府上访,被扣上“聚众合谋上访,扰乱社会秩序”而遭刑事拘留。最后被逼着在电视上承认“错误”;
    
    3、农民汪德富,因不满违法收费而殴打,反被判刑6个月;
    
    4、某村农民为了窑场的所有权问题而与乡里发生冲突,也抓了好几个人;
    
    5、最近,民办教师为了待遇问题而上访了有关部门,我县公安局又抓了60多个人,其中有2人被行政拘留15天;
    
    6、2002年8月,县公安局在无任何证据情况下,诬陷东北来打工的少女纪海云卖淫,把纪海云打得差点死去;
    
    中共这个法西斯党所控制的各级政权己经彻底黑社会化了, 灌云县如此,其他县也如此;江苏省如此,其他省也如此。所谓中纪委这类机构也根本无法起到盗察党员、执行纪律的作用;当然也无法解民倒悬、为民辯理申冤了。
    
    以前江山是皇帝个人的,他为自已的利益尚有约束官吏的愿望;如今江山是 “无产阶级的”,只要我捞够了,把财产转到外国去了,亡党亡国与我何干?所以刮起地皮来更加如狼似虎,在水深火熱中的老百姓就只能无语问苍天:这是他妈的什么世界!?
    
    
    而我的感想只是:这样的暴政還不灭亡,那天理又何在呢?
    
    (江苏省灌云县侍庄乡陆庄村村民陆金洋、孙军、陆金万、陆增干
    联系电话: 13775566573 / 0518-8858362 /0518-88583232
    
    Email:[email protected])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章笑拳:民若畏死 暴政必以死惧之(图)
  • 原心:能否容忍暴政剥夺“少数人”的权利?
  • 情感依附与暴政的绵羊
  • 林保华:中国“暴政”威胁美国安全
  • 布什反暴政究竟反谁?
  • 曾仁全: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 玉儿:暴政下的悲剧人生
  • 【九评之三】评共产党暴政——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
  • 郑贻春:反抗暴政是美德
  • 李国涛--中共暴政面前的又一个王维林
  • 慕容文成:束缚农民是共产党暴政仍在延续的象征
  • 根源:铲除极权暴政就是反恐大业中极其重要的一环——纪念“9·11”恐怖袭击三周年
  • 刘晓波: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
  • 曹长青﹕结束暴政,避免屠杀——写在七七抗战67周年
  • 刘晓波:懦夫萨德尔--不敢对暴政说「不」而只敢欺凌自由.
  • 赵达功: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 曹长青﹕用真实和选票战胜暴政和暴民
  • 乞丐、垃圾以及多数人的暴政
  • 人民网:“多数人暴政”与“少数人仁政”?
  • 大陆人:海南岛在暴政下正走向荒芜
  • 兰剑: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