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连战的“金陵春梦”/林保华
(博讯2005年5月03日)
     笔者在印尼读初中时,看了一部由香港亲共文人写的“金陵春梦”,对国民党、蒋介石极尽丑化之能事。那时少不更事,都信以为真。虽然内容已经记不大住,但是蒋介石是私生子,名叫郑三发子,因为滥嫖得杨梅疮而掉光头发到今天还记得。八○年代初中共刚开始改革开放,比较有反省能力,我在香港无意间看到一篇访问老蒋家乡的老人,才知道他看到“蒋光头”头上其实长有毛茸茸的头发,是因为发起“新生活运动”表示俭朴才把头发剃掉的。

     “金陵春梦”虽然无稽,蒋介石在国共斗争中失败却是历史的事实。一九四九年的四月二十三日,共军占领南京(金陵),蒋介石“春梦”结束。五十六年后这一天的后三天,连战到了南京,住宿在金陵饭店,享受红地毯的“总统级”待遇,受到中共特准的群众夹道欢迎,延续了老蒋的春梦,感动之余,有报导说,他对东道主连说五次感谢。连战几十年吃台湾米,喝台湾水,有多年在一人之下,两千三百万人之上,他没有向台湾这块土地与民众说感谢,在南京过了几天春梦就连声感谢,到了北京还大赞共产党的成就而攻击台湾的民主是“民粹”,可见此人是多么刻薄寡恩。当然,也可见中共这个春药对多年在民主政治下圆不了总统梦的连战的回春效应。

     连战在北京大学的演讲,以“关键的人物、做了关键的决定”力捧蒋经国与邓小平,实际上又多次以此行之不易来吹捧自己。但是有些也在说梦话。他把自己这次朝圣说成是“和平之旅”,促进两岸和解;实际上国民政府一九九一年在李登辉总统领导下终止“动员勘乱时期临时条款”就主动宣布终结两岸的敌对状态,只是中国政府不愿接受台湾的善意,才有后来日益加剧的文攻武吓,现在以此赏赐连战,拉抬连战。蒋经国晚年的大陆政策还是“三不”,李登辉接任总统以后才有逐步完整的大陆政策,并且开放两岸交流。连战为了迎合共产党打击李登辉而不惜歪曲历史,把这一切都算在蒋经国的帐上。而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拒绝政治改革,二十多年的政治改革到现在还停留在“村民选举”上,在连战到访之日,当局还在逮捕上访民众,包括向连战陈情的民众,这些都被连战大赞为政治发展的快速,这不也是昧着良心说话吗?连战讲话中虽然也有民主、自由几个字装门面,但是一听就言不由衷。有一个大陆网友在听实况后写下三点印象:一,讲到自由、民主时心有余悸,底气严重不足。二,讲到两岸和平的时候,近乎乞求,低三下四。三,抨击台湾执政党时,义愤填膺,声嘶力竭。这是多么中肯与形象。 (博讯 boxun.com)

     连战的表现当然得到中共御准听众的热烈鼓掌,连战也就愈发得意。连战当然也为胡锦涛在通过反分裂法后所陷入的困境解套,所以胡锦涛在胡连会连战献出“九二共识”以后,晚上临时在中南海嬴台夜宴奖赏连战,据说两人还举行密谈。连战在感受到“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胡总”之后,该如何向“胡主席”掏心掏肺呢?如果连战不是立下特等功,怎会得到如此青睐?去年十一月胡锦涛访问古巴,古巴独裁者卡斯楚见他一次后还不够,在胡锦涛临去飞机场离开前又见一次。中国是有钱的大国,卡斯楚给予如此礼遇当然有所求;但是连战仅仅是台湾在野党的领袖,胡锦涛向他求甚么,连战又能承诺甚么?给人太多的想像空间了。

     连战这个“和平之旅”,香港著名评论家毛孟静在“信报”称之曰“肉麻当有趣”;另一位著名评论家古德明在“苹果日报”则引用唐朝诗人杜牧的《泊秦淮》:“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他说:“连战不是商女,但在我们胡总书记面前,哪还记得亡国有恨。”当年我在印尼时还看了一本“秦淮述旧”,描绘国民党高级官员在秦淮河上的花天酒地生活,固然有其夸张成份,但是这次连战在南京也逛了夫子庙和秦淮河,对照一个甲子以前,该也是后续春梦了。

     春梦苦短。连战回台湾后还要面对民众的质疑与声讨,只怕好梦不长。要做长一点春梦的话,不如到中国定居,那就此梦绵绵无尽期。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