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章笑拳:同是天涯沦落人 庆幸今生地球村(图)
(博讯2005年5月03日)
    
章笑拳:同是天涯沦落人 庆幸今生地球村

    [章笑拳摄影]

    多年以前,那时互联网还不像现在这样发达,我一有空就爱去图书馆,在那里查找新书或音乐光盘什么的。在那里,我结识了一位老教授。这位老人姓黄,他很孤独。这位黄老先生来自台湾。

    台湾,有人说是中国的宝岛;可是也有人说,台湾是台湾人的台湾。黄老并非出生在台湾,他的家乡在安徽的黄山,跟我是仅隔一道岭的老乡。靠着美国的两颗原子弹,八年艰苦抗战终于结束,当时的国民政府已经退守到大西南重庆,如果再退下去的话,恐怕将退到西藏或者印度了。台湾光复,他随父亲贩卖茶叶,上了阿里山。因为年轻,父亲生意进展不错,他又复学,进了台大中文系。毕业后就到新竹大学,教了大半辈子的中国文学。

    新竹以山地人居多,他们却一直坚称他们是本省人。其实,本省人也不过是外省人的二世或者三世以上的后裔,所以他们的多数都说闽南话,文字当然还是汉字。黄老摆弄了一辈子的中国文学,却始终弄不懂,为什么本省和外省搞得很僵,就好像本国和外国一样。这是困惑了黄老大半辈子的老问题,这些年来,老问题不仅没有解决,新问题又来了,台独越做越大,干脆坐上了国会山庄。外省人的处境越来越糟糕,这是黄老最大的忧愁。

    黄教授忧国忧民,但很少忧他自己。他一生钻研学问,等他坐上了教授宝座,才算结束王老五的生活。由几位好朋友撮合,他与一位台湾山地姑娘喜结连理。黄教授五十得子,堪称双喜临门。

    待到孩子过了十岁生日,黄教授又多了一大忧愁:许多亲朋好友已经陆陆续续移居海外,七大姑留在宝岛的寥若晨星,就是连八大姨的也走了大半。黄教授思来想去,为了长远着想,决定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那位黄师母虽说是本省人,本省人也不是不跑。宝岛虽宝,但毕竟风雨飘摇。光复前是日本鬼子,以后又来了国民党,却比鬼子更糟糕。现在共产党扬言要打过来,对于中国人打中国人,黄老早有了痛彻的体会,他知道共产党打自己人,更是心狠手辣。黄教授前思后想,牙一咬,心一横,提前办了退休手续,一家人打点行装,投靠了在多伦多开茶庄的兄弟。

    按照台湾人的水准,加拿大的生活素质的确不差,这里住房宽敞,视野开阔,黄老一来,禁不住连胜叫绝。从此教授闭门读书,接送儿子上学,样样不差。可是,加拿大寂寞的生活,却苦了他那爱热闹爱搓麻将的娇妻。没有住上半年,她就借口水土不服,回新竹老娘家长住去了。

    人生老来最怕晚景孤单。黄太一去不返,黄老新愁换旧愁。孩子渐渐长大,呆在家里的时间也是越来越少,黄老除了看书,也没有多少其它兴趣爱好,常常对着天花板发呆,有时竟然不知所措。黄教授禁不住低声吟起《采桑子》:“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前些年我家搬迁,因为住得远,跟黄老见面的机会也少了。黄老的孩子两年前上了美国的哈福大学,他很是高兴,常常打来电话津津乐道。前年,我们还上门去庆贺了一番。

    最近,国民党主席连战开始光复大陆,我想听听黄老的看法,特地和他通了一次电话。黄老虽然也是国民党员,但是一提起国民党,黄老就没好气。毕竟是读书人有知识有见地,他告诉我,国民党当年就是因为失掉民心,才逃到台湾的。如果不是靠武装镇压228,国民党在台湾同样也站不住脚。以后,虽然经过卧薪尝胆,国民党经过改革政制,才有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然而,台湾人的民心,依然在于自立,这就是国民党继续日渐衰落的根本原因。因为这层关系,国民党绝不是靠更换一两个党主席就可以解决的问题。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台湾虽然用的仍是中文,但是和汉民族,其实早已经是两回事了。

    毕竟是开明人,虽然最终流落海外,黄教授觉得当哪国人都无所谓,最要紧的是做一个正直善良的地球村公民。最后他告诉我,当年的毛泽东都晓得:国家要独立,人民要自由,民族要解放是一股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那么今天的共产党为什么还一定要逆历史的潮流而动呢。其实,暂时的独立,并不意味着永久的分裂,你看欧洲,就是一块明镜。一番说话,听得我茅塞顿开,胜读十年书。放下电话后,我沉思良久,禁不住轻声吟唱:

    同是天涯沦落人/庆幸今生地球村/但愿海峡无战事/来年共同迎奥运/

    西元2005年5月2日 于《半仙楼》

    《梦中的黄山更加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