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健国访领奖前夕的程益中:中国今日冤狱遍地
(博讯2005年5月01日)
    
    
     1、 (博讯 boxun.com)

    为了平反一个冤案,必须再牺牲几个人进冤狱——今日中国正陷入这一“旧冤案必制造新冤魂做替身”的怪圈——前广州《南方都市报》总编辑程益中因制止“孙志刚冤案”而身陷冤狱的遭遇,对此作了经典性的注释。2005年4月10日,力争去领联合国“世界新闻自由奖”的程益中,对中国今日冤狱遍地现象作了深刻剖析。
    
    “孙志刚冤案”导致“程益中冤狱”的大事记——
    
    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总编辑程益中排除各种阻力,在当日《南方都市报》显要版面发表《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 一个公民,一个大学生,只因没有暂住证,被收容,被遣送,被毒打,被剥夺生命!顿时石破惊天,“孙志刚收容案”悲剧引起海内外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响,成为4 月至6月的整整两个月时间的互联网及报刊电台电视各媒体热点,亿万民众强烈呼吁严惩凶手要求违宪审查;
    
    眼看“真相被曝光,凶手被审判,恶法被废止”,然而,孙志刚并不能“以生命之代价,换取恶法之终结”,一个“旧冤案必制造新冤魂做替身”的戏剧性转折出现了——
    
    2004 年3月19日,制止“孙志刚冤案”的第一功臣程益中,在四川参加一个广告客户联谊会期间,被广州市公安局派出的警务人员带回广州刑事拘留,罪名为“利用职务便利贪污10万元人民币”,4月1日被正式逮捕。同一天,他的同事、副总编辑兼总经理喻华峰则因同样罪名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之后减为八年。
    2004年8月27日:广州东山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对前南方都市报兼北京新京报总编辑程益中下达不起诉决定书,因涉嫌贪污罪名被关押了5个多月的程益中当日获释,法律界人士认为,该决定书可以看成是检察院认定的无罪判决。
    2005年3月初,在家待业5个月的程益中,被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安排到《南方体育》杂志管经营工作。
    2005 年4月7日,总部在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把今年的世界新闻自由奖颁发给曾被中国囚禁的、敢言的《南方都市报》前总编辑程益中,以表扬他对新闻工作的贡献。新闻稿说:“程益中是中国新闻界的最好榜样﹐扶持弱势群体﹐他的敢言作风为中国的公众知情权带来巨大贡献。”
    
    2、
    
    2005年4月10日11时,我在深圳,程益中先生在广州,我们进行了半小时的电话访谈——
    
    
    临时安排的一个工作
    
    朱健国:我一直都很关注你那个“南都冤案”事件。
    程益中:我知道你,读过不少你的文章吗。
    朱健国:我对你大胆主持报道“孙志刚冤狱”很敬佩!对你因此而被非法拘禁而愤慨。听说现在对你的处理好像有点缓和——说你出狱后现在到了《南方体育》杂志?
    程益中:我在《南方体育》那里做“经营”。
    朱健国:叫不叫总经理呢?
    程益中:它不是一个正式的……
    朱健国:不是正式任命?是临时安排的一个工作?
    程益中:嘿嘿嘿(笑)……
    朱健国:有的人说你已经恢复了原级别,不能这么说吧?
    程益中:对!
    朱健国:你到《南方体育》有多久了呢?
    程益中:我是3月初到《南方体育》的。
    朱健国:今年——2005年3月。你出狱之后过渡了几个地方?
    程益中:我出狱后暂时在家呆着。
    朱健国:准确出狱时间是什么时候?
    程益中:出来是04年8月27号。
    
    他们不道歉
    
    朱健国:出来的时候他们有没有公开向你道歉呢?
    程益中:他哪会道歉,他们不道歉。
    朱健国:也没有说抓错?
    程益中:他们不会这样说的。
    朱健国:就是不明不白给弄进去,不明不白给放出来。
    程益中:他们不是不明不白将我弄进去,他就是要搞你。
    朱健国:对他们是有意要报复你,恨你为“孙志刚冤狱”说了真话!让他们出了丑!你出来一直呆在家,当时有没有工资呢?
    程益中:我进去时当时工资是停掉的。但按照理论上讲,我实际上是没有任何问题。
    朱健国:对,你不但没有违法,而且是一个法治的功臣。你出来以后工资补给你没有呢?
    程益中:那肯定要补嘛。
    朱健国:已经补到手没有?
    程益中:还在补。
    朱健国:正在补?还没有完全兑现?还是有些阻力?
    程益中:中国问题很大,这个司法腐败是不得了的。
    朱健国:现在是空前的政治腐败与政治黑暗。你进去之后受到过什么“刑讯逼供”没有?
    程益中:要摧毁一个人的精神、人格、尊严,有时是不需要动手的。
    朱健国:他们主要是从精神上对你进行折磨?
    程益中:他们这套程序是非常成熟的。
    朱健国:你在“诏狱”是一个人住一间房,还是关在一个大牢房?
    程益中:那个是我们的天真幻想,我那个牢房是什么人都有。
    朱健国:什么人都有?他们让你和一些真正的罪犯关在一起,以此对你进行侮辱,摧毁你的精神?
    程益中:那当然是。
    
    自己也受到一点实惠了
    
    朱健国:听说里面经常有牢头狱霸,狱警鼓励他们在里边互相殴打,他们会不会打你呢?
    程益中:这个,坦率地说,“孙志刚案”之后,各地监狱对此有了整顿,有了一些改变。
    朱健国:有变化了?
    程益中:“孙志刚案”后,也许是03年的下半年,广州监狱开始了比较严格的整顿,因为当时监狱的暴政暴力已经到了一个边缘了。他们也知道。所以03年9、10月份之后,监狱开始了全国性的大整顿,这个整顿力度是空前的,尤其对里面这个牢头狱霸环节。
    朱健国:鉴于你勇敢地报道“孙志刚冤狱”中的“监狱暴政暴力”,使中国监狱的人权稍有改善,“监狱暴政暴力”有些减轻了。
    程益中:改善了,这个改善得比较显著。
    朱健国:这就是说,你对“孙志刚冤狱”的呼吁结果,最终让你自己也受到一点实惠了——帮助他人即等于帮助自己。有些人总是以为暴政冤案与自己无关,实际上,在中国,人人都随时可能陷入冤狱,因此帮助他人伸冤,也就是在帮助自己逃避暴政。是你自己的努力,使你免除了一次遭遇“监狱暴政暴力”的“孙志刚危险”。
    程益中:就是啊!狱中的一些难友他们都很明白,知道我做的好事,待我很好。
    朱健国:这世界上其实没有敌人罪犯,只有病人。只要医疗得法,再坏的犯人也会复活同情心。
    程益中:人的同情心这是一个最起码的底线。
    
    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坚定
    
    朱健国:“孙志刚冤狱”让你也进了一次“诏狱”,你通过这一进一出,现在有些什么样的感受呢?假如说你现在又有一个媒体权力位置了,又遇到了“孙志刚”,你还会再为之大胆呼吁和抗争吗?
    程益中:义无反顾,这是我唯一的自觉有价值的一个行为。
    朱健国:你在“诏狱”里面没有悔改,没有吸取教训,想以后再不干这种麻烦事了?
    程益中:恰好我现在从这个事件上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找到了目标,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坚定,这是勿庸质疑的;我绝对不可能对他们抱任何幻想。如果说要调和,我拒绝这种东西。我是义无反顾,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定。以前可能还有些迟疑,好像觉得可以讲些策略,或者说适当妥协一点,现在我觉得不会这样想了,因为我觉得中国这类“孙志刚冤狱”问题非常大,如果没有一些人去彻底解决的话,那么也就更严重了。
    
    我会争取去达喀尔领奖
    
    朱健国:听说你获得了“联合国世界新闻自由奖”,你知不知道这个事?
    程益中:我知道这个事,它是那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新闻自由奖”。
    朱健国:这是一个很正规很威的奖项。
    程益中:它是一个联合国官方的一个重要奖项,主要是奖励对推动区域舆论环境的改善和言论自由有贡献的杰出人士;能够获得这个奖,我感到非常的光荣,也感到一点安慰。我觉得这个奖项是《南方都市报》的光荣,是对《南方都市报》一个时期探索的一种鼓励,也是对中国所有的愿意以常识来做事,按照良心来做事,坚持一些底线的新闻工作者的一个鼓励。所以我对这个奖表示接受和尊敬。
    朱健国:你接到这个奖的正式通知没有?
    程益中:已经正式通知我了。
    朱健国:通过什么方式啊,是信件还是电话?
    程益中:他们是提前一天通过电话联系到我之后,然后给我发了正式的一个通知函。
    朱健国:那个函是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吗?
    程益中:对,通过电子邮件发函,由我的太太接收的。它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总干事在操作,它有一个国际采访委员会,经过国际采访委员会提名,选举产生获奖人选,然后再通知获奖人选本人,在得到一个表示接受的说法后,他们才给你正式签发这个嘉奖的任命,签发是由联合国教科文的总干事签发的。
    朱健国:就是说,你本人如果不认可它,他就不能给你这个奖?
    程益中:因为他可能是为受奖人本身的利益和安全考虑吧。
    朱健国:如果你觉得有麻烦,你可以不接受。
    程益中:对对对。
    朱健国:据你所知,在你之前,中国有谁得过这个奖呢?
    程益中:1997年曾经有一个叫高宇(音)的得过这个奖。
    朱健国:高宇?是因为什么事件?
    程益中:他当时是《经济周刊》的一个主编,他可能就是因为在香港媒体上写了一些文章吧,最后给他判了六年,反正当时是以“妨碍国家安全”之类的乱七八糟的罪名,把他给判了六年,然后他就获这个奖。获这个奖之后,后来当局以他的健康为理由把他给提前“保外就医”。
    
    朱健国:这个“世界新闻自由奖”需要到哪里去领呢?
    程益中:每年联合国颁这个奖都会选择一个地点。它以往选择了南非,今年它是选在了塞内加尔颁这个奖,联合国秘书长要致词的,然后总干事颁奖。
    朱健国:你准备去非洲塞内加尔共和国的首都达喀尔领奖吗?
    程益中:我会争取去达喀尔领奖。
    朱健国:时间还没有定?
    程益中:已经定了,5月3日在塞内加尔的首都达喀尔。
    朱健国:那时间已经很紧啦。
    程益中:是很紧。
    朱健国:那你现在应该办申请出境手续了吧?
    程益中:他们会发一个官方的一个邀请给中国政府。
    朱健国:你就等国内官方通知你?
    程益中:对,我会依法严格按程序来谈。
    
    我希望他们再犯一次
    
    朱健国:目前你所在的南方日报报业集团领导肯定知道了这个事了?
    程益中:知道了。
    朱健国:他们是个什么态度呢?
    程益中:这个事,我觉得,实际上是对那些企图要将我办成冤案的那些官员的一个尴尬,一个打击,这是肯定的,他们会非常难办这件事。而这个也对中国政府这一块会有所促进,他们肯定会对广州地方当局的这种愚蠢——就是“小政治”败坏了“大政治”的声誉嘛。
    朱健国:也就是说广东省、广州市的地方官员为了掩盖“孙志刚冤狱”真相的专制暴政,暴露了北京中央整体人权形象的黑暗面。
    程益中::对。中国地方一些更乱搞的政客,败坏了“大政治”幻想的清誉。上面会说,谁让你们地方的这些“军阀”、“法阀”造成了这样一个状态?是你们的愚蠢造就了这样一个英雄,
    朱健国:广东省、广州市的官僚太傻,太狂妄——在今天这样的民主大潮下,他们还敢这样无视法治。
    程益中:这个符合他们的逻辑,也符合他们的潜规则。你想一想,他们比谁都清楚,现在还有许多官员这样办冤案之后一点没事的。这个是他们的一个最基本的规则,他绝对相信办我一个冤案也会没事的。他们的这种观点是绝对不动摇的。中国现在反腐败,他们的规则,其实就是在“腐败陷阱”让官僚大家都掉下去时,想把谁救出来的问题。我可能破坏了这种“抢救”,他们一旦觉得你是这个潜规则的破坏者,你就必须出局,然后就把你揪出来——就是利用人民群众对贪污腐败的深恶痛绝的这种情绪,说我“涉嫌贪污”整倒我。对不对?
    朱健国:实际上,你这个冤案,就是一种借“经济腐败”罪名来掩盖政治腐败的一个典型事件。由此可见,这些年中国的“反腐败”,有多少冤案,以政治腐败来反经济腐败,只能是越反越腐,越反越败。
    程益中:他们就是这样搞的嘛。
    朱健国:你现在感觉到了他们的反弹没有?想阻止你出去啊,对你施加压力啊,这种感觉有没有?
    程益中:我的想法是他们来得越猛越好,他们这样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朱健国:是吗?你不怕再一次被冤?
    程益中:我希望他们再犯一次。
    朱健国:我看他们可能还再会犯愚蠢。可能还在琢磨着你。你觉得你这个冤案和最近出现的两起冤案——“佘祥林杀妻案”和“聂树斌误为强奸杀人犯案”——有什么联系?
    程益中:这些冤案告诉我一个常识:在中国,你们不要以为冤案是办不成的,任何冤案都是办得成的!他们说过,彭德怀的冤案都能够办得成,你算老几啊!我想想这是真理啊!
    朱健国:你这话太精彩了——中国的一些政客官僚,他们是要永远办冤案。1979年为“地富反坏右”平反后,改革开放25年来,中国又出现了多少冤案啊——已知的大案就有:胡耀邦冤案、赵紫阳冤案、雷宇冤案、梁湘冤案、蛇口冤案……没被揭开的冤案更不知还有多少!说中国今日冤狱遍地,层出不穷,毫不夸张。
    程益中:他们办冤案比起不冤的案子要更一本正经,似乎更无懈可击,他们做得到。
    
    坚持“底线”却触了“高压线”
    
    朱健国:你现在能够经常上网吗?
    程益中:我可以上网。你的文章我读了很多。
    朱健国:又到了一个大家都在注你的时候了。
    程益中:中国人如果每个人都对自己负责任一点,尤其是读书人,能够按照底线,按照常识来做点事,中国就好办很多。我在我的《获奖感言》当中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我们所做的事情一定是按照常识去做的,但是对常识的坚持使我们付出了巨大代价。我还说,虽然我们坚持的其实是“底线”,作为人和作为记者的底线,但是我们却触了“高压线”,这个是很荒唐的。在我们这里,为什么常识得不到认可?而那些眼花缭乱的谬误却大行其道呢?中国的病灶其实就是这个问题。
    
    朱建国
    深圳龙华人民北路125#玉华花园玉永阁306# 邮编:518109
    电话(传真):0755-27746908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字数:5517 2005年 4 月 10 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1世纪中国思想治罪经典案——牟传珩政治冤狱再申诉
  • 冯正虎的冤狱事件所反映出的中国社会问题
  • 纪实自传﹕穿越生死 (一) --冤狱.迫害.流亡纪实/王玉芝
  • 冯正虎的冤狱事件所反映出的中国社会问题
  • 天津冤狱不断,政法委书记宋平顺难辞其咎
  • 杨天水:中华民族的一大耻辱--从王炳章博士的冤狱谈起
  • 于吾升:酷刑之都的报告 -- 朱胜文冤狱二三事
  • 孙志刚、冤狱、《外滩画报》,以及《南方周末》:从我数百元的收入中挤出2元人民币买《外滩画报》的理由
  • 开放式征集签名: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图)
  • 高勤荣冤狱案件何时才能再审?
  • 原亳州市副市长四年冤狱再被拘留(图)
  • 紧急呼吁——衡阳农民代表邹志钦面临冤狱
  • 又一冤狱!法轮功大陆新娘入狱一年(图)
  • 河北蒙冤狱警无罪释放失声痛哭 40岁已头发花白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七年冤狱三十年申诉 未获国家赔偿
  • 冤狱,酷刑,无处伸冤, 请求帮助
  • 我的冤狱 - 监狱强制精神测试?
  • 逼供酿惨剧辽宁工人历14年冤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