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如果中国修改历史教科书
(博讯2005年4月26日)
    
    
     即将访问北京的日本外相町村信孝4月13日表示,为缓和日益恶化的双边关系,愿意与中国成立联合历史研究小组,共同研究争议性历史问题。想一想看中共当局会有什么反应?不管日方是何种居心,都会被北京当局看成是一记黑虎偷心,肯定气得脸瘀黑,心说这不是猛挖我墙基,要置我于死地。 (博讯 boxun.com)

    
    从初三遭遇1989年那个风暴开始,我再也不信任历史教科书。在上课之时,总是倒过来读,教科书肯定的,我从来给予否定;书中高贵的,必然想成无耻之尤,书中被侮辱和漫骂的,就抬为大英雄。这项工作就成了身体反射,一遇到相关字眼,就自动发作。后来在大二上中国革命史,也旧习不改,给老师唱反调,到了考试便是作弊过了关。
    
    经过“逆反”,已经后来大量接触与正史截然相反的野史,以及大量翻案文章,对于我来说近代革命史已经一团迷雾,所有的事情都陷入不确定的泥沼中。
    
    奥威尔在著名的《1984年》中写道,谁控制了过去,谁就控制了未来。当神权政治遭人抛弃以后,政治的正当性就来自历史。所以谁掌握了主权,也就要同时占有历史这个女神的身心,让她变为服服帖贴的“性奴隶”。1944年保加利亚新成立的共产党新政府最初发布的一些命令中,就有一条责令教师“不得在历史课上宣扬君主们作过好事,要强调君主统治的独裁性质,宣扬被压迫人民懂得斗争”。扭曲虚假的历史成了政体的灵魂,共享了这个谎言,才能形成一个同质性的极权主义政体。对一个民族的集体记忆加以控制是政治的一个基本特征,尤其是一个极权主义的前提。这种政体就像是一个非常大男子主义的人,娶了历史这个妻子以后,按照自己的喜好,修改妻子的好友名单,控制其交友范围,把她关在家里爱如何打扮就如何打扮。
    
    这样的做法有两种目的,第一是扩大同质性,培养奴隶性公民。把共同体内的成员培养成一种“计算机程序”,统治者启动一下,思想和行动就按照既定程序运行,不偏不差。象工厂流水线中生产出来的产品一样。第二是抹杀一切肯定过去的意见。通过进步史观的论证,他们必须把自己打扮成进步的先知,领导整个民族的进步,而且他必须把现代化的其他进步力量和历史上功勋抹黑,妖魔化之后,就在比较中凸显自己是天意所归。不顾一切地抹黑他人,目的在于抬高自己,教科书中抹煞国民党政府主力抗日的事实,就在于涂抹美化自己的领袖地位。罢黜百家,独尊自己。
    
    官方把自己修订的历史强加于人,作为对现在自己正当性的论证,同时从历史中给出自己将为这个民族带来光辉的预言。读一读《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这一点做法就路人皆知了。
    
    从实际上的政治利益来说,中共的崛起,得益于抗日战争,得益于日军对华战争,使中共得以坐受渔翁之利,既消耗了国民党,又壮大了自己。毛泽东说中共之所以能得天下,最要感激日本的对华侵略,所以自己一古脑儿放弃了战争赔偿。毛泽东在1961年接见日本人黑田寿男时竟然说:“就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才武装起来进行斗争,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创造了条件。所以日本军阀、垄断资本干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谢的话,我宁愿感谢日本军阀。”如果仅仅是未经人民同意越俎代庖也就不说了,问题是如此为了一己之私而如此对日本入侵中国感激涕淋,已经是卖国贼的嘴脸了。
    
    毛泽东在抗日战争中真是太政治了,一方面空喊口号把自己打扮成民族代言人骗取知识青年,一方面游而不击,连彭德怀打个百团大战动一点点真格就被毛泽东批评不懂政治。这样把本来民众眼中的“共产共妻”不良形象抹了,知识青年也把延安崇拜成圣地,在抗日的旗帜下,大规模扩充自己的实力,为国共决战作准备。如此把自己党的小利益至于民族大义之上,实现最大化,真是人神共愤。
    
    如此置民族大义于不顾的历史真相,要是和日本一起翻出来,与教科书中长期形成的“真相”之间的落差,就像万丈高楼上失足一样,会把他们的信徒搞的天旋地转,活不成只得自杀;普通民众看到了震惊万分,泥胎神像原来丑陋无比,整个神庙就轰然到地。粘满了厚厚一层自吹自擂的历史,在意识形态崩溃以后,就露出丑陋。
    
    我们在大学中看盗版的《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就大为吃惊,原来自诩很高的神灵也如此荒淫,就道德而言比我们还差,超越人性底线以下。那一时刻起,毛泽东就成了鄙夷和嘲笑的对象。如果说发现领袖与我们一样,都会吃喝拉撒,那就和我们一样是人,是平等的,还可以从魅力型统治下降到法理型统治。但是一旦发现比我们还不如,领袖是最脏的,在人性以下,连法理型统治都保不住了,那就是彻底的颠覆,彻底的打破。这就是苏联共产党为什么在苏共秘密档案解除禁令公开以后迅速完蛋的原因。
    
    --------------------------
    原载《议报》第195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个法国博士生关于日本修改历史教科书的调查报告
  • 现代化与中国的历史教科书问题/袁伟时
  • 任诠:谈香港高中历史教科书增加六四内容
  • -芯: 与日本历史教科书相媲美的美国历史教科书
  • 中国教科书篡改历史比日本更严重
  • 王怡:“中国教科书诉讼第一案”与受教育权
  • 北京人抗议日本批准有争议教科书(图)
  • 京召日本大使严正交涉日本篡改教科书
  • 历史仍是政治工具 中国教科书扭曲近代史
  • 文革时期中小学教科书摘选
  • 中共教科书改口:太空看不见长城
  • 错误百出 教科书误人子弟
  • 台商子弟教科书 “中华民国”被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