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愤青为何无领袖?
请看博讯热点:反日示威

(博讯2005年4月24日)
    
    
     无论喜好如何,任何人都不能否认愤青群体的存在,不仅不能否认,而且不得不承认这个群体数量巨大,不可小窥——比如近日的反日活动吧,一声令下,无数愤青便聚沙成塔,黑压压一片人头攒动,不仅喊了口号,而且扔了西红柿、墨水瓶,砸了几辆不是自家的日本车,用猴皮筋崩了几家不是自己开的日本餐馆,甚为提气,大大的壮了我国的威风。 (博讯 boxun.com)

     但是细想起来,愤青这个群体倒也确实匪夷所思,不出几日,愤青们又仿佛化作空气,轻轻的飘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街市依旧倭车来往,日本料理照样兴旺,而广大愤青呢,仿佛又再次回到了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被海水稀释了。
     当然,愤青再偃旗息鼓,其群体也还是存在的,而存在的东西么,总是有那么一些意义的,但是我国长期以来,对愤青群体却疏于研究,以至于很多人不知道愤青是敌是友,是褒是贬,是人是物,导致面对广大愤青时,革命群众不能做出及时的判断,有的时候他们是爱国群众,有的时候是趁机打砸抢的“坏人”,有的时候眼睛是雪亮的,有的时候行为是过激的,总之,愤青犹如抽水马桶,时而污秽不堪,而一按机关,则顷刻间白璧无瑕。
     愤青之难以琢磨,还在于其没有领袖。较之所谓民运之徒,大相径庭。当然,这并不表明愤青崇尚人人平等,相反,在某些场合,愤青们的表现欲是颇为强烈的,想象力也非常丰富,所言之论,我辈即使三月不知肉味,也恐难呵成。愤青之群龙无首,更不是其崇尚民主,向往自由,恰恰相反,这一干人等乃是西方价值观的天敌,欲食其肉寝其皮啖其睛饮其血,再踏上一万之脚,让丫永世不得翻身。因此,我认为,愤青无领袖,大概与这个组织的纲领有一定的关系,但是事到如今,也从来没有人能够找到愤青的一套完整的思想体系、教义宗旨,只有“愤青”二字供研究者揣度,因此,我斗胆认为,研究愤青,首先须在“愤”和“青”上下功夫。
     首先说“愤”,正所谓庄稼一支花,全靠愤当家,无愤不是愤青,因此,若当愤青领袖,则必须要愤,不仅要愤,而且还要愤得恰倒好处,要有诸如竞选演讲的口才与风度,当然,这个风度不是彬彬有理那套虚伪的天桥把势,而是要吃了大力丸般的充沛,嚼了摇头丸般的亢奋,这样才能够恰倒好处。愤青之中,此类绝技者不少,但是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则很不容易,而且,愤青的传统是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不胜,挥之即去,党啥时需要,愤青啥时出现,啥时领导脸色发暗,印堂发绿,两眼发红了,愤青就立即烟消云散,无影无踪,昨天还在扶清灭洋,今日却又“今天天气哈哈哈”——这个心里调节能力,却不是什么人都有的。某些愤青欲练神功,却走火入魔,法不责众的时候义愤填了膺,风声过后收功不及,吃了挂烙,已经是广大愤青的前车之鉴。
     好在这样的人只是一小撮而已,大部分愤青都是识大体的好同志,有着高度的政治素质,别看游行的时候队型有点乱,口号有点杂,模样比较闲散,但出击一哄而起,撤退如鸟兽散的功夫倒还了得,好比游戏“萝卜不蹲白菜蹲”一样,愤青们知道啥时候蹦出来,啥时候蹲下去,该怒吼时就怒吼,该俯首时就俯首,火候得当、气候明晰,显然不需要什么领袖振臂一呼,倒也省却了“时事造英雄”的麻烦,因此,愤青领袖,本身就是多余。
     其次,愤青多为识时务的俊杰,虽然诸如理想、抱负经常挂在嘴边,但是一到关键时刻,“私字一闪念”自然是少不了的,愤青不是公司,不比单位,没总裁有钱,没书记有权,食之无肉,叼着咯牙,弃了白弃。倒是曾经有个愤青偶像冯锦华,在日本混不下去了,就给靖国神社门口的哼哈二兽“劫了个色”,顺便就成了英雄,当了英雄后,冯哥广受赞誉,不仅“真能做”,而且见识广,近乎于一个完人了,于是,此人便“继续革命”,募集资金去了趟钓鱼岛,让广大愤青弹冠相庆,连自己捐的钱到哪里去了都想不起来,待发觉自己上了当,也不过是在家里扎个小人,久而久之,也就淡忘了。
     因此,不难看出,当愤青领袖的人,一是不好当,二是没人乐意当,三是即使有人当,怕也心术不正,不足以服愤众,因此,领袖难出。
     再说“青”,青者,年轻也,不过,愤青中也不免有几个大爷大妈,不过“青”也可以当成心理年龄,岁数大了,但牙好胃口好,啐唾液如泉涌,当个愤青,倒也无人嫌弃。
     不过,应该指出的是,尽管愤青是正义的事业,朝阳的事业,但是有一个现象很难理解,从来都是昔日愤青晚节不保,堕入了性(理性)青中,却从来没有性青反水,加入愤青的例子,这说明,无青不成愤青,若心理日见成熟,则大都“愤青的不是,性青的干活”了,因此,作为一个愤青领袖,不仅要和美帝、日寇做斗争,还要和自己的理性做斗争。比如一定要咬定蒙古分出去无所谓,钓鱼岛丢了就万万不可;再比如,毛XX一贯是正确的,是抗日的,假如看到了有鼻子有眼的资料,说毛没怎么抗日,那也要坚定的维护真龙天子的伟大形象;再再比如,一定要认为台独乃中华民族之大敌,即便要台湾不长草,也要收复台湾,至于收复了一个不长草的台湾到底是要建成停车场还是飞机场,则不属于思考的范畴了。
     可惜的是,如今的时代,是信息极大丰富的时代,不可能所有的信息都经过过滤,总会有那么几个好事者抛出一些言论和事实,多听一句,多看一眼,都有可能使一个人的愤青生涯彻底结束,因此,不得不承认,长时间思维不变,脑袋铁板一块的,则毕竟是少数,与时俱进,乃是必然,很可惜,青春永驻不过是梦想,无论过程是否漫长痛苦,一个愤青早晚要退化变质,成为其曾经欲努力唤醒的愚昧国人。
     总之,愤青之间是不可能产生领袖的,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相互猜忌的涣散集体,而操纵这个集体并使其产生的,乃是一个强大的幕后主使,这个主使创造了它,但又否认自己的主使身份,导致了这个集体群龙无首。但当形势需要时,主使便会浮出水面,但是千万不以为这个群体是御林军、党卫队,因为谁也瞧不起这个力量,当其迸发的时刻,也许会稍微起到一点作用,但是对于垂帘听政的人来说,它所发挥的作用也不过如此,这个角色是如此地不争气,如此地上不了台面,以至于它的作用遭致了各个方面的怀疑。当然,愤青团体对于自己的力量,在大多数时间都是深信不疑的,这种自信本身就是其无能、无知的体现,这也是这个团体的重要特征之一。实际证明,愤青如同喝醉了酒的醉汉,摇摇晃晃的向着风车发起挑战,它是如此酩酊大醉,连对方是不是风车也搞不清楚,这也就不能不让人担心它会把向导也希里糊涂地刺成奶酪。
     英国有句格言,吃饱了饭的人和饿鬼永远也谈不到一块,这个道理是很有智慧的,即便愤青再不明事理,也早晚会发现自己的荒谬之处,这也是人和动物的根本区别,假如愤青不是动物,如果我们不能期望他们现在发现这一点的话,那么它们也是早晚会发现的,它们会认识到牵着它们鼻子的,乃是比风车更可恶的东西,而这个东西的所作所为,越来越不能掩盖自己的身份。
     达尔文认为,一切生物都可进化,这个伟大的观点,起码愤青是会认同的,而愤青的“领袖”呢,大概也不会反对吧。
    
    
    来源:自由中国论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草虾:千里汉奸 始于愤青
  • 当代“愤青”和“新汉奸”
  • 呐喊:愤青们思想意识根源-----邓小的“代沟”论
  • 幻灭:毕生“愤青”千家驹
  • “愤青”和将要寿终正寝的“愤青”秀
  • 呐喊:愤青---中共21世纪法西斯统治的社会基础
  • 中国愤青: 我是相信有“网特”与“枪手”的
  • 胡祈:起来,不愿再做愤青驴御用狗的文人们 (等8篇)
  • 另类 花瓶工程--神五 (与愤青的对话)
  • 愤青回忆——99年攻打成都美领馆记
  • 刘瑜:看美国的“愤青”
  • 螺杆:怨妇与爱国愤青
  • 流星雨:“倒萨”法律问题之通俗版---和众愤青对话
  • 一位“乡下愤青”对914南京中毒案的看法
  • 南星:愤青嘴脸
  • 总结中国愤青的6大悲哀!
  • 浙大第一愤青教授的质疑——教育究竟为谁服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