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反“反分裂法”台北亲历记/林保华
(博讯2005年4月23日)
    林保华

     三月中旬,应邀到台北参加全侨盟分支盟负责人的工作研讨会。全侨盟是二○○二年在美国华盛顿成立的台湾海外侨民组织,全称是“全侨民主和平联盟”,以民主与和平的普世价值来团结台湾海外侨民,防止中共统战分化。但是因为台湾国内蓝绿恶斗之故,参与者虽然不分政治光谱,但多为绿营的支持者,也有小量中国大陆的侨民参与。现任总会的理事长李正三原来是纽约支盟的理事长。这个组织在全球六大洲已经在向一百个分支盟进军,我是大纽约支盟的顾问。这次会议有来自全球的四十多个负责人参加,本来同我没有关系。但是因为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反分裂国家法,所以在邀请台湾一些专家学者给与会代表讲演这个问题时,也邀我参加。

     在会议上讲演的现任官员与专家学者有外交部部长陈唐山,陆委会副主委黄伟峰,陆委会前副主委、台湾大学教授陈明通,海基会代董事长刘德勋,前民进党中国事务部主任陈忠信等。他们向与会者介绍台湾目前在国际的处境,也介绍目前的大陆政策。前香港中文大学政治行政系主任,现任教于台湾暨南大学的翁松燃教授则对反分裂法作专题剖析。我于今年一月初在纽约华侨文教中心作过“反分裂法的恐怖性、无耻性与愚蠢性”的讲演,这次与盟友谈的是“反分裂制造分裂对立,护台湾不分朝野内外”,希望蓝绿和解,一致对外。可叹这个想法太一厢情愿,因为国民党对执政的民进党一直摆起架子拒绝和解,而只关注国共和谈,因此对危害台湾国家安全的反分裂法并没有发出明显的反对声音,甚至责怪是民进党逼出来的。 (博讯 boxun.com)

     会议期间,拜会了行政院院长谢长廷和总统陈水扁。阿扁在三月十六日接见时,对十四日在北京通过的反分裂国家法做出六点回应,特别是强调了:“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国家的主权属于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台湾前途任何的改变,只有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才有权决定。”他还呼吁民众参加“三二六民主和平护台湾”的百万人大游行。阿扁的这个声明为媒体所广泛报导。会见后我们还参观了总统府,包括建筑物的历史与构造。

     因为有三二六大游行,所以我到达台北后就决定推迟回程,以便可以参加这个有历史意义的活动。因此会议一结束,到香港短暂停留,见了政界与媒体界人士和亲友,就再回到台北参加游行。

     从报章上得知,我所认识的一些媒体朋友会组织一个“名嘴团”参加游行,于是和他们联络,参加到他们的队伍。名嘴团在游行前一天开记者会,在这个记者会上就见到几位朋友,如即将出任驻德国大使的谢志伟,华视总经理江霞,电子媒体主持人周玉蔻、陈立宏、黄光芹、凌子楚,著名评论员金恒炜、林建隆,台湾史教授李筱峰,文建会副主委、诗人吴锦发,漫画、口才、文章具全的鱼夫,还有已经落籍台湾的阮铭教授等人。他们常在电子媒体发表政见,堪称名嘴。记者会上我表示自己仅仅是他们的“粉丝”(FANS)而已,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我很高兴和他们站在一起,与台湾人民一起反对反分裂国家法。

     游行分十个大队,在不同地点集合,朝总统府前进,在那里会师。我们所属的大队是第四大队,名叫“要团结大队”,也很合我的意思。因为这次游行就是要显示台湾人的团结精神。在“名嘴”团里也有蓝营的人,但是可惜邀请他们的著名主持人时,未得到回应。队伍在民生东路、建国北路口集合。我和太太在那附近吃了中饭,就到集合点找寻队伍。本来说一点半集合,两点半开始游行,实际上还不到时间队伍就移动了。第一个给我们派宣传品的是刚刚改为日报不久的台湾“大纪元时报”,接着再遇到的是派“九评共产党”袋装迷你版的小册子,相当精致。这时我也才注意到队伍中有一个很大的“九评”的书籍模型,以及其他相关的横幅标语。

     我们继续找“名嘴”团,才发现一辆小宣传车上有“名嘴”在内。队伍的大横幅标语是“台湾名嘴大团结,护卫和平站出来”。我们上了宣传车轮流发声,我用喇叭向民众再次表达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与他们站在一起反对战争与支持民主的立场和决心。不久下车与民众一起步行,有香港人用广东话向我打招呼,说他们夫妇是从香港来支持台湾的,非常难得。

     由于我们在龙头,往后看,不见龙尾。开始队伍挤在右边,左边还能行车。但是快到总统府时,大约是在仁爱路,几路队伍开始会合,整条马路就挤满人了。这时看见一队保镖从后面挤上来,显示有“大人物”要出现,不过过了好一阵,队伍出现骚动,才看见陈水扁,由于人群太挤,虽然多次接近他身边,但最后也还是“惊鸿一瞥”,拍照也只能拍到侧面,而且是他朝另一面打招呼的时候。再过一会,见到他的女婿赵建铭抱着熟睡的小儿子在队伍里。不久,我们走到国民党中央党部,队伍就无法再前进了,但是离开总统府还有好长一段路。

     这时我找到刚才那部宣传车,再上去拍照。看看周围的大横幅标语,竟是例如“‘九评’引爆退出中国共产党浪潮”、“九评是反分裂法最佳解药”、“声援全球华人退出中国共产党”、“退党浪潮正在解体中共”,还有英文的“ 500000 Quitting CCP by ‘9-Ping’"、“SAY BYE FOR CCP” 等,还有一些有关九评、退党的小标语,这些与法轮功有关的标语分散在各个角落,显见他们的活动能力。第二天看台湾的报章,虽然没有报导他们,但是只要刊出总统府前面人群的大照片,没有一个能够避开他们的这些标语。

     第二天看大纪元新闻网,也看到香港有一两百人的游行支持台湾民众,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有人做到了。或许也是当局要做给台湾看的“一国两制”,虽然有记者在场,所有媒体却没有报导。但是隔了两天左报有一篇阴阳怪气的署名文章说:“台湾有个号称百万人而实际仅二十多万人的大游行,香港也有个百余人的小游行,……台湾的大游行,据说花费八千万元(有说一亿元)新台币,香港的小游行花费多少?八千港元,还是八万港元?台湾大游行的费用,自有行政当局及执政民进党想方设法募集;香港小游行的费用,如何而来?有人说来自台币,有人说来自美金,说不定两者皆有,来者不拒。不过,既然是台、港同步,可能来自台币的成数较高。”香港这样小规模的游行要花多少钱?对有理念的人来说,这点钱完全可以自掏腰包,用美金、台币来诬蔑,不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当然,对中共来说,从成立开始就是领取俄国卢布或打家劫舍做活动经费,现在在海外组织游行集会,包括欢迎领导人到访,都要数人头派钱,所以以为其他团体组织活动也是如此,可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过上述说台湾游行人数二十多万是由台北市市长马英九所宣布。马英九说是二十七万五千人。这个数字不但不正确,而且是在长中共的威风,灭自己的志气。马英九的根据是警方四点半左右对总统府前面广场人数的统计与外地来台北停泊在台北市的旅游车数目及搭捷运(地铁)的人数。问题是那个时间,有些人已经到达广场后自行找自己的旅游车回去了,但是有些人还在十条路上没有走到总统府前(见“纽约时报”的报导),怎么可以只统计广场人数而不统计路上的人数?而外地的旅游车因为担心台北市太拥挤,有些停在台北县,队伍再走到集合点。至于台北市本地人,也有搭其他交通工具,如公共汽车、计程车,或徒步走到离开自己住家最近的集合点参加游行。马英九自己不参加保卫台湾的游行且不论,为何还要如此说,他自己最清楚。想来为了争夺国民党主席大位,为了讨好现任主席连战,而连战在热心搞“国共合作”,因此也就必须讨好中共了。这同香港的亲共人士缩小民主派的游行人数如出一辙。

     游行当中有朋友通知我结束后到国民党中央党部前面参加一个电视现场节目。那是年代电视由汪笨湖主持的“台湾心声”节目,因为周围锣鼓喧天,讲话非常辛苦,还好好几个名嘴在那里,我尽量做哑巴就是。这是台湾本土节目,有很高的收视率。看下面观众,有不少是打着不同旗帜,来自其他县市的立委支持者。所以第二天我在出席华视由周玉寇与杨宪宏主持的节目时,形容这是“农村包围城市”。

     这次在台湾,在游行前参加了大纪元在立法院组织的“反‘反分裂法’声援退出中国共产党”的研讨会,与会者除了有陈隆志教授、王涂发教授、明居正教授、张清溪教授等人外,还有来自美国的大纪元时报社长聂森和总编辑郭军,我从历史上的统一与分裂看现在。而在游行结束后第二天,也出席了群策会召开的由前总统李登辉主持的“从反分裂法的邪恶谈两岸交流新思维”论坛,聆听专家学者们的意见。但是这些意见如何转为政府的行动,还需要很大的努力。

     我回到美国时,也是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访问中国实现“国共和解”的时候。两岸关系又面临一个新的变局。国民党这种公然同中共站在一起的行为,有助于中共“解放台湾”,还是增加台湾民众对国民党这个外来政党的恶感,得看将来台湾民众怎么表态了。但是我也看到,全侨盟的负责人回到各地后,各地的台湾侨民,都纷纷行动向中共“呛声”,特别是纽约与美东地区的侨民在三二六时挺身而出抗议中共制定的反分裂法,其中有一些是本属蓝营的团体。有这样识大体,以台湾全局为重的台湾人,台湾就有希望。(动向杂志)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