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保华:当年印尼的中共地下党点滴
(博讯2005年4月21日)
    
    -----读陈涤非校友征文有感
     (博讯 boxun.com)

    看了“九评共产党”全球有奖征文参赛作品“两代印尼华侨的不幸遭遇”,心里有很多感触,因为作者陈涤非竟是我初中的小学弟。他所提到的雅加达新华学校,我是1949年从中爪哇的梭罗到那里入读初中一。那时陈涤非应该是在新华读幼稚园或小学一年级。不过因为他的老爸是该校创办人,而且是雅加达的侨领,而我妈妈仅仅是该校的普通老师,所以他对学校情况比我了解得多。
    
    我到新华时,校长是杨新容。后来才知道他是1927年国民党清党时逃到印尼,在梭罗华侨公学当校长,我们到印尼时,我老爸接替他的职务,他到雅加达。因此我们迁居雅加达时,我就进入他的学校。新华原来只有小学,后来办初中,我在第一届。加上另外有高中部的巴城中学与中华中学,是当时雅加达著名的三大“进步学校”。新华除了杨新容是中共地下党员,应该还有几个,其中一个吴炳仁,在我就读期间因病逝世,追悼会非常隆重,当时我觉得很奇怪,以当时他的职务来看,应该是掌管学校的政治思想工作。杨校长倒的确热心教育,1954年被印尼政府驱逐回中国。1955年我回国,那年考不上大学,从上海亲戚家直接去北京。那时不懂要拿什么介绍信,北京的华侨补校不准我进校门,被迫在旅馆里住一两个星期。后来打听到杨新容在那里当校长,找了他才能入学。第二年我考上中国人民大学,估计他在政治上有为我作保,至少是“历史清楚”。文革期间,他在集美补校被斗得很厉害,文革没有结束就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感伤。
    
    我初中毕业后转到巴中读高中。回国后也知道那里许多中共地下党员,两个教导主任都是,校长倒是统战对象,一个吊儿浪当的姓钟中年地理老师和我们一起回国,居然担任广东一个县委的宣传部长,使我吃惊不小。还有一位青年教师,非常有才华,在梭罗是妈妈的学生,后来当了我的老师,与我同一年回国,考进北大,立刻成为党员,没有候补期。后来就知道几位非常积极的青年教师,都是印尼的地下党员,包括中学毕业后没有回国的留下来“培养”。这位老师后来成为梁效的一个成员,所幸有惊无险。历经劫难,我们在香港见过好几次。
    
    当时有两个刚从中国来的老师,也不知道什么神通可以进入印尼,因为我们回国时要打手印发誓此生不得再回印尼。其中一个教中国革命史的也是党员,当时用的课本是胡华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所以后来我考进人大,胡华就是我的老师,与有荣焉。虽然与胡华有几次接触,但是没有机会谈这些私人事情。1987年回北京来不及看他,88年再回去他已经病逝。生前他同情人大的学生运动,很难得。
    
    我到香港后,也听说那位钟姓老师在香港担任一家中资公司负责人,但是我们没有见过面,然而他在我的同班同学面前抱怨我为何如此反共。他已经去世。当年地下党的青年教师后来因为印尼排华差不多都回国了。七○年代后有一些又到了香港。有的觉今是而昨非,从此脱离中共,脱离政治;有的却重操旧业,从事对校友们的统战活动,被人瞧不起。九七前在香港的侨生纷纷组织校友会,不乏有政治目的,而且因为争权夺利而搞得乱七八糟。因为能够当头的,就可以作为向中共邀功的政治资本,或可拿到生意做,或享受某些特权等等。有的当年的学生会会长,因为我在报章揭露当年中共在印尼的地下活动,把我找去“个别谈话”,真是不知人间是何世。
    
    转眼已是万隆会议五十周年,也是我离开印尼回中国献身共产事业五十年了。当年我们受骗回国,不少人回流香港。由于青春已过,在香港生计困难,多找同大陆做生意的路子,不便得罪中共情有可原,但是不要做得太难看。看到某些人至今还吹捧中共,令人作呕。活到像我们这个年纪,人生已经没有多少路可以走了,还怕什么?应该给后代留个好榜样,也求个良心的安宁,不该继续向中共出卖人格和灵魂,做共产党的应声虫了。
    
    最后对陈涤非的文章有三点补充:一,费正清是老美,与费孝通、费振东完全没有关系。二,参加领导八一南昌暴动的张国基是中华中学的教导主任,因为是毛泽东的同学,所以文革期间没有受到冲击。九七前该校校友请他到香港为他99岁祝寿,邀请所有印尼侨生,我拒绝参加。三,第一任中国驻印尼大使王任叔(巴人),在印尼极左,但是印象所及,他不是57年的右派,而是59年的“右倾机会主义”,60年初我们从乡下回校,就批判他和海默、郭小川的人性论修正主义观点。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