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反日多面評/張三一言
请看博讯热点:反日示威

(博讯2005年4月17日)
    一、緣起

    遠因是日本侵華的積怨。

     潛在的近因是中共免除了日本對華賠償。基於罪責在中共,責共成本高風險大,故潛藏著,等待機會泄發。 (博讯 boxun.com)

    明的近因有三。一是,民間保釣(魚島)從中共壓制到事實合法,反日之風隨之日盛。二是,日本入常,但中共態度曖昧,模棱兩可,群眾有氣無處出。三是,右派觀點入侵教科書,否定侵華罪責。

    以上是民間原因。党方原因則緣起於他為了所達到的目的。

    潛在內部原因:民怨極深,社會矛盾尖銳,臨於暴發;為確保黨權,就要轉移、疏導和控制民意。為了轉移視線,樹立一個敵人最為方便,且是歷經運用效果顯著的方法;日本正好是首選敵人。拿他當箭把,只是慣技重施而已。

    公開原因,大體與民間原因(除了對中共不滿部分)重迭。反日,正可消解民間一口氣,可緩和民眾對黨不滿的情緒。

    實質的原因:《安保條約》日美結盟,把安保區域不僅“安保”日本,還包括朝鮮半島、最不可容忍的是把“安保”擴大到臺灣和北太平洋地區。這當然冒犯了中國利益,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是民主世界對中共專制獨裁政權的圍堵和施壓;這一“安保”已經確定了中共失去吞併臺灣的可能,也確保臺灣是“一個中國”中的民主部分這個法理和既成事實。對中共來說,最可怕的是這個在一個中國中的民主必然取代他的專制獨裁。對這個問題,中共是清醒的,也是最為害怕又無法改變的事。這就是為甚麼篡改教科書、參拜靖國神社、釣魚臺爭議早已存在且在民間出現過幾次反對浪潮中共都加以壓制,而這次則加以鼓勵的理由所在。

    二、實情

    [一] “黨發”反日遊行示威

    這次抗日運動是民眾“自發”的還是“黨發”的?

    事實一:

    中宣部向新聞工作者下達了兩點指示:其中第二點是新聞單位員工可以參加示威。瞭解“國情”的人都知道,這是指示(或是動員)傳媒工作者參加在黨指導下的反日運動。這是有檔案根據的事實。

    事實二:

    我曾查看憤青們在遊行示威前夕的議論。他們有一個共同心態是非常忌憚公安人員的阻止,互相提醒要小心提防,表露出不滿情緒。這些“被發”之外的自發者,完全沒有組織準備,全是烏合之眾。和整整有序的萬人遊行相比照,可以從側面推導出這些憤青並非這一次遊行主體;主體是由黨團組織操控的學生或“脫衣軍警”。

    事實三:

    下麵是民間通過互聯網透露出來的訊息。

    有人以深圳為例指出,脫下軍裝的軍警人員是這次遊行隊伍是為的主體。這還待進一步的證明。

    我們且看下麵一位參加遊行親身經歷。

    「此時已經是2:20了,我…到建國門…再等待和海龍的隊伍匯合。人們可以在境界區隨便穿行,員警也不阻攔。我於是就問了一個員警‘你們為什麼不攔著大家呢?’員警說‘攔著幹什麼?你要是過去就過去吧,一會還能出來。’我故意說‘我不,我怕你們一會用水槍刺我’,員警說‘不可能,我們不會。’我發現他們其實並不討厭我們。4:00我回到大使館門前,這時候路邊已經停了20多輛大公共汽車,還有消防車,還在播放關於擾亂社會治安的廣播,大使館門前已經有7排密密麻麻的防爆員警戒嚴了。零星的傳來口號。忽然人們開始騷動起來,原來海龍的部隊終於來了,路邊的人們衝破警戒線,來到路中間和大部隊匯合,人們馬上沸騰了,各種口號接踵而來。憤怒的人們在使館門口焚燒了日本國旗,人們用手中的瓶子和路邊的石塊開始扔砸大使館,每當聽到‘嘩啦’玻璃破碎的聲音人們就會鼓掌慶祝。員警不斷用喇叭,疏散人群,讓大家流動起來,為了讓後面遊行的隊伍能近來,還不斷重複:‘同學們,辛苦了,請上路邊的公共汽車,送大家回學校。’…」(獨立評論:小膽刁民《中關村海龍抵制日貨遊行記》)由警員招呼,用警車接送的遊行,到底是“自發”的,還是“被灌輸的自發”、“被批准的自發”、“被控制的自發”?稍為正常的人都會得出正確的結論。

    在中國民間申請遊行示威,都要把你的口號、路線,向上申報的,而且100%不准。可這次遊行全無主辦人、申辦手續的報導。與過去所有真正由民眾自行發起的示威事前被阻擋恐嚇,事後被抓捕懲治的情況恰好相反,公安一反常態,為民開路,笑面相迎。現場佈置了很多員警、急救車、急通訊車等,都是做了充分準備的,這套東西沒有一個強力部門的協調,是不可能的。這些準備不是用來對付遊行示威民眾,而是用來指導遊行隊伍的。中國的反日遊行得到了官方的操控、支持和許可是無可質疑的事。

    [二] 黨控反日全程

    這次遊行的特點是,要甚麼地方有行動就在甚麼地方有“民眾自發運動”。兩天後要叫停,“民眾自發運動”就無蹤無影了。

    如果這次反日遊行真的是“民眾自發運動”,而且黨又能容忍他們遊行;按理起碼也得有相應的“媒體自發報導”。可是,中宣部向新聞工作者下達了指示:不可私發報道威。禁私發,又不“公發”,結果是所有黨辦媒體對各地反日遊行的一片沈默。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不止一次強調,內地連續出現的反日浪潮,是民眾自發的。新華社報導也說“聚集的人都是自發而來的”、“是民間自發舉行”。這些話對中國人來說陌生且刺耳。幾十年來在中國生活經驗告訴我們:在中共政權下,不可能發生民眾自發行為;那是反革命顛覆活動的大罪行。另一方面“發動和操控全民作假”則是黨的絕技。尼克森到廣州訪問時,黨“指導”全市人民集體作假。預告市民,當日市場擺滿菜肉,當尼克森到時,人們必須顯得自然輕鬆地買肉買菜,尼走後必須把肉交回給市場,否則紀律處分。並作如下預防指示:若只買了菜沒有肉而遇上尼克森,被問及為甚麼沒有肉時,就說多吃肉了想吃點清淡蔬菜。現在這種造假活動,不但沒有間斷地用來騙外國人,連自己的上司也屬必騙之列。中央頭目要到地方視察,鮮有不受地方擺佈欺騙的;要看到實情,難矣。

    在這種造假技能冠天下的國度裏,要製造和操控諸如這次反日遊行秀,簡直是駕輕就熟,全無難度。這次反日遊行無可質疑是由黨全程操控下進行的。

    三、性質

    民眾有意見、有氣(不管它是非對錯)要用和平遊行示威來表達,是應有的權利。民間基於還原歷史真相,討回公道,要求犯了罪行的政權反省和道歉是符合正義的。但是由於這次示威遊行中共在背後操控,以謀取政治利益,損害了其正義性。這次遊行表現出很多不正常的地方。遊行和網上言論表現出來的民族自大、優越感,針對日本商店和日本人的暴力行為,消滅或者驅逐其他民族為訴求,是非正義的。若拿中韓兩國反日表現作對比,我們可以發現,韓國人民反日主旨是爭取真正的權利和尊嚴,而我們的主旨是打倒或消減對方。我們反日的正義性比韓國人相差得太大了。

    如上所述,這次遊行是基於民眾的愛國心、基於關心自身權利,還是奴性作祟,作馴服工具,順應黨的意願而為。很值得深入探討。

    保釣無疑是民族正氣的表現。可惜的是,現今五十多年來由中共一手割讓給鄰國的土地比釣魚島價值高得多,比釣魚島面積大千萬倍,引起人們的憤怒情緒則沒有釣魚島的千萬分之一,甚至等於零。共產黨殺中國人比日本多,但怨怒聲比對日的少得不成比例。前兩年,印尼人奸殺我族人可算是我華族歷史上受到的嚴重屈辱事件之一,可是,一則因為殺些華人無損中共專權,二則為了與蘇加若這個的獨夫維持同志加兄弟的友良好關係,於是輕輕一句“尊重別國內政”了事。那些共奴憤青們也就鴉雀無聲了。日本篡改歷史當然該批,請問,掌權後的共產黨所寫的歷史有幾句是真的?中共明目張膽篡改歷史,人類史上古今中外無出其右者。單是一張開國大典畫就因時因勢因權變而數度公開改變;其他的,上安源的是毛澤東而不是劉少奇;1989年天安門的和平示威是暴亂;大躍進沒有餓死人;美國入侵朝鮮半島挑起的朝鮮戰爭;國軍沒有抗日;日本投降是蘇軍進入東北所決定與原子彈無關。中共對自己歷史的篡改比日本卻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對中共胡作非為的抗議聲與對日本修改教科書比,真是牛髀(比)與蚊髀(比)。

    這裏面可以見到:統治者害國殃民是可以遮掩得密密實實的,民眾是可以被統治者愚弄和驅使的。今天被奴化的人只願做不用付出代價的愛國秀、憤青狀,要付出代價去爭取自己的自由民主人權,“千萬別搞我!”唯權是從成了這些人的內在文化、行動指南。堅決而強烈反對沒有可能成為現實的“當外國奴隸”;心安理得地做現實中已經做著的“當自己人的奴隸”。不管真的假的,歷史的現實的,只要是“外國人虧待中國人”就憤起千鈞棒打個稀巴爛;對自己人殺自己人,強辯說是為了正義,為了人民,理所當然,起碼也覺得那是不得不為之的必要之惡,總之是安之若素。

    這種性格多多少少己經成為我們民族的特徵,這是我們民族的悲哀。這樣的民族離正義很遠。

    四、效果

    共產黨操控遊行的掌握如下分寸。

    一是要外國人知道中共政府有可用之民氣。

    二是要消泄一下某些大城市反日情緒。

    三是,因為在目前需要上街遊行的事情很多,貧富分化、反獨裁專制、爭取民權、反對非法拆遷,總之有多少上訪理由就有多少上街遊行示威的理由,反日只是其中一個並沒有多少實際迫切性的理由。既然不那麼緊迫的反日也可遊行,那麼民間生死攸關的問題哪有不可遊行示威之理?在各種危機界臨沸點局勢下,趁機仿效反日遊行,出自民間內心的真正的抗議運動和引發社會動盪,可能性極大。所以,最為重要的是杜絕“遊行示威”這種意識、形式、擴散和失控。這就必須控制到如下火候:民眾必須相信黨的“民間自發”之“說”,但是,又必須心知肚明但口不得宣,是“黨組織發動”之“實”。

    事實上轟轟烈烈的抗議行動,畢竟沒有一浪接一浪在各大城市出現,運動全在放收有序操縱自如中結束。證明黨的操控能力還是足夠的。反日遊行是以黨組織操控的為主力,加上臨時呼籲遊離民眾參加,讓它在外表看起來是民眾參與的假像。這是無需懷疑的。

    2005-4-12

    首刊民主由國 www.chinamz.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