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反日潮:民意与政治游戏的距离(图)
请看博讯热点:反日示威

(博讯2005年4月16日)
    
中国反日潮:民意与政治游戏的距离

    康若晔撰文/北京-上个周末,包括北京在内的各地反日大游行,被喻为是六四后中国境内最大规模的抗议行动,紧接周末又将来临,随著日本外相町村信孝访问中国,预料中国各地反日行动将再度掀起高潮。 然而,时隔一个星期,这两个在本质上完全相同的活动,却可能因为政治需求的现实,面临掌控力度完全不同的际遇。

    对于大部份的爱国者来说,上周六的北京无疑是令人兴奋的。没有申请的集会游行,不但被准许上路,连临时更改路线直奔日本大使馆及官邸都轻松成行,数万青年人面临重重警力的”包围”,却能肆无忌惮举标语、喊口号,公安及军人们不时还能微笑以对,面对记者的访问,没有人来阻挠,人人畅所欲言,除了标语上”杀光日本猪”显得触目惊心,以及后来脱序的砸玻璃、丢水瓶行为,整体来说,游行象是个被特许的集体情绪宣泄,从意义上来说,终于有那么一天,人们拥有了自由上街表达意见的权利。

    这次人们上街的理由表面上很简单:”小日本欺人太甚!”历史教科书争议、日本争取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融合二次战后新仇旧恨,抑郁已久的民族情感在国富民强支撑下被激起,于是一发不可收拾。这是一个民族与另一个民族间复杂的恩怨情仇,大部份上街游行反日的人们,根本不分、也不管是日本右翼势力对现今形势造成影响,或许可说是盲目的,人们反对的是全日本。

    所以有中国人开的日本料理店被砸、所以有在中国代工的日系电子产品被迫下架、所以有日本留学生莫名奇妙被打、所以有日本人在中国不敢开口说话。这些行为都不是理性的呼吁与思辩可以化解的,就如同台独议题一样,是众口铄金、大是大非的民族情感问题。

    游行还另一个可能连游行者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因素,那就是游行本身的诱惑及需求。中国一方面经济发展迅速,使更多人迈向小康生活,另一方面却也面临各式各样令人痛心疾首的社会问题,然而,在执政者稳定压倒一切的心态下,这样的声音只能活在耳语中、流失在无数上访成功与失败的机率里,没有正式诉请宣泄的管道,连见诸报端的案件都少之又少。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可能,参加反日游行的人们,其实也在宣泄平日生活中心头的怨气,因为难得有个抗议行动,是政府默许的,还不光明正大上街去?

    民心望治,在望穿秋水之余,总还能转而期待至少不让别的国家来欺负人。然而,对执政者来说,却必须从更高更广角度来处理,这就形成了民意与政治的落差。

    中日关系今天会走到这一步,都是源于内部压力:日相小泉纯一郎最近因邮政民营化问题,遭到反小泉团体全力躂伐、民意支持度大跌,不得不成为右翼势力的禁脔。中国内部问题层出不穷,藉由历史问题为民族情绪找到缺口,无形中转移焦点。

    然而当面临外交现实,双方心知肚明彼此都没有撕破脸的本钱,经济上的相互需求、台湾问题上的相互牵制、和平崛起的指标意义,中日两国现阶段都还需要靠彼此的体温才能稳步向前。谈判前的纷扰,只是为了增加谈判时的筹码罢了。

    所以,中方对民间发起的反日游行采取了放任态度,日方,则不惜以开放纷扰四十多年的东海油田探勘做为反击。

    十七日在北京召开的外长会议,或可视为双方在台面上正式交手的第一步。虽然双方肯定将”广泛交换意见”,但日本的”入常”,与中国要求日本对历史问题有所交待,预料将是双方攻防重点。至于攻防的开端,则可能以东海油田争议作为开场白。

    至于当天民间各地可能举行更大规模反日游行,则不排除将会遭到”适度控管”──家里大人谈事情,怎能容忍孩子在旁吵闹乱套了呢?和一星期前目的性开放的反日游行相比,北京对本周游行态度势将转趋谨慎。已经有媒体报导,北京出租车司机被公司要求不得参加游行,另外,党员、记者、老师也被通知不得参加。大批军警届时是否会对游行路线、参加者行动加以限制,值得观注。

    很多时候,当民意与政治游戏冲突时,牺牲的永远是民意,可叹的是,参加游行的人们对此倒也心知肚明;一位北京研究生如此评论:咱们可怜的民族主义被政府无情利用了。即便如此,人们还是坚持著自己表达意见的自由,或许这就是民意比政治可爱之处。只是,当民意累积却始终找不到出口时,下一次的宣泄,便未必是政治所能掌控了。

    (亞洲時報)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