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结果正义与权力监督----致中国人权留任理事/陶业
(博讯2005年4月14日)
    我在《程序正义,不可轻蔑》(议报191期)一文中,对中国人权辞职理事所作的批评,强调了尊重程序的重要,并呼吁建立一个健康的机制。如果小规模的民主操作都搞得混水一潭,又怎么期待他们能胜任大手笔的民主运作呢?!由於人们更关心的是结果,总是喜欢在结果是否正义上矫情,而往往忽略了产生结果的程序是否正义,或干脆对程序持轻蔑态度,无疑是受到了惩罚。本文试图将此讨论略为展开一下。为了结果具有正义性,光有程序正义够不够呢?通常,只有程序具有正义性时结果才可能具有正义性,没有程序正义就没有结果正义。但是,程序正义并非一定导致结果正义,程序正义是结果正义的充分条件不是充要条件。为什么程序正义不一定产生结果正义呢?人们对某一知识的虚妄可能造成错误的判断;某个群体性的情感,可能对结论产生误导;错综复杂的背景缩小了结果适应的范畴;交叉的程序使结果面对差异,等等。当然,专制者假装玩程序,还常常伴随着“请君入瓮”圈套,不过这不在本文讨论之列。对中国人权最具争议的问题之一是人道救援基金的发放。让我们来讨论一下对$10万美金的年度人道救援基金的几个可能的分配方案结果(仅仅是为了讨论而虚构):(1)平均分配给全球的所有中国政治异见者;(2)平均分配给身在大陆的所有政治异见者;(3)平均分配给在大陆身陷牢狱的所有政治异见者家属;(4)平均分配给身陷牢狱并有家室之累的政治异见者家属;(5)平均分配给六四难属;(6)实行受援者必须满足有关条件,才能获得分配权利的原则;(7)实行秘密操作或暗箱操作原则,以受援者的安全的名义。假设程序是正义的,那么,怎样的结果才算正义呢?结果(1)根据平等的原则,似乎应该是最正义的了,见人一份;但是,对直接处在专制下的大陆政治异见者不正义,因为身在国外的人有着相对自由和宽松的政治环境,而国内没有,因此国内的人更需要帮助;结果(2)似乎对大陆的政治异见者算是正义了,但是,对身陷牢狱的政治异见者家属不正义,因为监狱外的人有相对的人身自由,因而可能找到或多或少的经济来源,监狱内的人则完全不可能;结果(3)对身陷牢狱的政治异见者可算正义了,但是,相对单身“犯人”而言,对有家室的“犯人”不正义,对有高堂,有子女的人不正义,因为他们入狱之前曾是家庭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他们的被捕,使他们的家庭陷於绝境;结果(4)对其他政治异见者不正义,因为身陷牢狱并有家室之累的政治异见者毕竟是少数,因而对多数政治异见者而言这不公正;结果(5)对所有政治异见者不公正,前提是救援基金指定的授援对象是困难的政治异见者,而不是弱势群体,这个结果因误差而不准确,因而不正义。结果(6)使受援者的人格受到了侮辱和侵犯,其结果因对人的不尊重而不正义;结果(7)由於操作的不公开,因而对结果是否正义不可知,人们无从知道自己是否得到了正义的对待,无从认识实施者是否有偏袒,专断,越权和渎职的嫌疑,因而导致结果不正义。从这里我们至少得到如下几点认识,结果正义要考虑(1)平等分配的原则,(2)按需分配的原则,(3)多数的原则,(4)准确分配的原则,(5)尊重的原则,和(6)公开的原则。并且我们注意到对结果(4)的重新考量使得我们难以避免地又回到了结果(1)。这说明对上述原则的综合考量要得到正义的结果并非易事,不仅要慎之又慎,更要反复检验。上述原则同样适用与程序正义。如果程序更贴近上述原则,则结果就更贴近正义。刘青一案,从网上揭露的情况看,他可能违反了上述某条或若干条,因而他可能就是结果不正义的直接推行者。从引发网上公愤的程度看,中国人权在人道救援基金的发放中所发生的结果不正义并非个案。因为如果仅仅是个案,说明普遍的结果符合正义原则;而善良的人们对普遍正义的情况下所产生的个别不正义一般会给予谅解。如果他是被普遍正义和公正对待的群体中的一员,他完全可能原谅对他个人的疏忽所造成的不正义。而刘青一案,公愤一触即发,已非个案。个案不被谅解的特例是对人的不尊重,如果侮辱了人格,即便是个案,人们也一定会给予谴责。为什么?因为人的尊严是一切正义的基础。至於暗箱操作,恐怕任何时候都不会得到人们的同情。诸如人道救援基金,不是秘密经费,完全属“阳光项目”,没有任何理由搞暗箱操作,没有必要为项目蒙上神秘的面纱。但刘青还是如此这般地搞了,是耽心唾骂?是有阴暗面?还是潜伏着不正义?人道救援基金是中国人权一笔不可多得的资源。这笔资源如何分配,是理事会的责任,由程序的正义性决定;这笔资源分配得如何,是总部的责任,由结果的正义性决定。由於分配的执行权在刘青手上,结果的正义性则完全取决于刘青对权力的使用。当结果非正义时,怎么办?(一)回到程序上来,由理事会纠正由於程序非正义造成的结果非正义;(二)对实施资源分配的权力实行监督,具体地说,就是对刘青的权力实施监督,还是理事会的责任。辞职理事们已经走人了,无可推卸,今后这就是留任理事们的责任了。刘青有多大的权力,竟然须要监督?私人企业的权力毋须监督,因为它只关系到业主私人利益的得失。但凡有公共权力的地方就必须有对权力的公共监督。任何公益事业,大到一个政府,小到一个团体,只要事关他人利益,其权力都必须受到监督。在法律层面,受法律制约;在管理层面,则受事业团体内部监督。不监督,就会有腐败发生,就可能对资源作非正义分配。舆论监督往往滞后,等舆论暴光时,腐败已经不可收拾。防微杜渐,一定靠内部的机制。中国人权的现状是对刘青没有有效的监督。一种可能是理事会瘫痪,或形同虚设;另一种可能是刘青独裁,凌驾于理事会之上。或二者兼有之。任何一种现象的出现都是中国人权事业的耻辱。中国人权难道被刘青“承包”了,成了他刘青发家致富的自留地了?就连查账都是“自己人”,为什么不请CPA专业会计?多年不请CPA查账,可见管理的混乱,岂止是非专业化。中国人权的理事会,充其量也就是个花架子,对自己的职责搞不清也干不了,一到要动真格的时候就傻了眼。口说这里有偏差,拔脚那里就走人,忘记自己是干什么的。书呆子们总是在那里空谈理念,道义,价值,这些东西写写文章可以,中看不中用,不解决问题。搞民主,别来花拳秀腿那一套;手不提四两,就别挑千斤的担子;心理脆弱,就别老仰着理想主义的脖子;如果有洁癖,最好是象鲁宾逊找个没人烟的地方呆着去。要来真格的,就请君把机制建起来,把程序建起来,把监督建起来,有胆有识地面对污浊。留任理事们的角色扮演得怎么样呢?十三年来,你们对刘青行使权力作过满意程度的评估码?你们对刘青的权力冲动作过理性判断吗?你们对刘青的越权行为作过矫正吗?你们对刘青的权力膨胀作过扼制吗?凭你们的经历和胆识,该不会面对刘青而不知所措吧?是你们犹豫了?胆怯了?手软了?个人利益搀和其中了?还是有金钱关系了?从刘青那儿拿到项目了?如果没有勾当又该作何解释!你们究竟是刘青的制约者呢?还是刘青的追随者?你们究竟是刘青的监督者呢?还是刘青的同谋(结果非正义的同谋)?你们总不该是弄臣或垂帘者吧?望君三思!人们等着你们拿出监督刘青的方案来,如果你们不想弹劾他的话。

    陶业(美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