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如果义和团知道刀枪能入
(博讯2005年4月13日)
    
    群众的爱国热情的持久是需要底气的。
     (博讯 boxun.com)

    清末义和团运动可以说是一个生动的例证。
    
    当年义和团甚至见到洋灯、洋磁杯,“即怒不可遏,必毁之而后快。”对通洋语、讲洋话者,“分别差等,列为十毛,必杀无赦。”这种排外情绪就像马克思所说的那样:“爱国主义火焰因加上迷信的圣油而燃烧得更旺了。”
    
    可是,载漪、载濂等人以为“义民可恃,其术甚神,可以报仇雪耻”。用今天的主流话语来说,就是他们是相信人民群众的力量的。
    
    而光绪皇帝在6月17日的御前会议上却认为:“乱民皆乌合,能以血肉相搏耶?且人心徒空言耳,奈何一民命为儿戏?”(《光绪传》第490-491页)
    
    两种观点截然相反。我们是不是因此就可以说光绪皇帝是个软骨头的卖国贼,敌视人民群众中蕴藏的无穷力量呢?
    
    到1900年六月初,北京的义和团人数达10万左右。到底这些要“扶清灭洋”的人牺牲了多少呢?!这是值得每一个负责任的政治家认真反思的问题。
    
    事实上,北京失陷前两天,“义和团外乡之人,连夜逃遁,在京之人,改装易服。一日一夜之间,数十万团民踪迹全无,比来时尤觉迅速也。”但是在没有遇到劲敌时,它却是压制国内不同声音和迫害异己的中坚力量。如果一个国家不但不能警惕这种合群的自大,反而为了某种政治目的还在爱国的名义下加以利用,实在是没有比这更害国的了。
    
    倒是被义和团视为“二毛子”的聂士成,虽然愤恨义和团“倡灭洋以酿祸启衅”,但在八里台与外敌苦战,腹裂肠出,英勇殉国!
    
    我们不妨从义和团与敌人对抗的实际情形来设想一下,如果义和团知道自己的肉体刀枪能入的话,还会那么情绪高昂?
    
    如果不考虑这种实际情况,激昂的爱国热情就会在碰壁之后,旋即变成屈辱的投降忍辱。民气一泄,要鼓起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1842年《南京条约》将广州列为五口通商口岸之一。但广州人就是不让英国人进城,攻击妥协的官员,耆英处死杀了外国游人的乡民,就被骂为卖国媚外的洋奴,前后闹了10多年,1847年英国和耆英约定两年后开放广州城,到了1849年英国要求遵约时,遭到继任两广总督徐广缙的拒绝,而且广州还出动了10万人包围和驱赶英国人。而道光皇帝以为徐广缙有功,封他为一等子爵,而“从此以后,广州人便得意洋洋,自以为‘我十万有勇知方之众’,‘洋鬼子’还不容易对付!”这才是真正的夜郎自大!直到1857年英国打进广州才告结束,并占领了三年多时间。据此有人认为,屈服的是统治者,而不是人民。这是故意无视历史事实。那么,第二次鸦片战争,这些一度“众志成城”的“广东人民”又都到哪里去了呢?事实是,民团对于一千个“夷兵”,“畏敌火器,未能力战”!
    
    就连林则徐同样明白这样的道理。魏源《道光洋艘征抚记》中记载了广东人痛骂义律的檄文,其中说:“尔自谓船炮无敌,何不于林制府任内攻犯广东?”他们哪里知道,道光二十二年九月,林则徐在去伊犁途中的一封私函里说,中国军队器不良,技不熟,如果还是这样的话,“既远调百万貔貅,恐只供临敌之一哄。”他请朋友不要把信给人看。这位自称“苟利国家生死以,敢因祸福避趋之”的人,却很爱惜羽毛,生怕遭来非议!而且不但当时的人,就是后世依然有不少人认为,鸦片战争的失败,是由于“剿夷”不力。如果朝廷重用林则徐,采取坚决抵抗的政策就会改变颓势,扭转乾坤。
    
    这足以说明,在一个动不动就把不同意见指责为卖国言论的环境里,所谓的爱国却常常是在害国。
      
     摘自:搜狐文化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只有宪政爱国主义,才能救中国
  • 莫要把爱国建立在无知的基础上
  • 反共就是不爱国?/羽林翼
  • “有奶便是娘”,无条件爱国论可以休也/流星雨整理
  • 安替:听说他们爱国爱到夏商周
  • 汉心:“爱国心”是如何丢失的
  • 汉心:“爱国心”是如何丢失的
  • 沛洪:强烈建议爱国人士拒绝访问雅虎,使用雅虎邮件
  • 寒树:爱国与好色
  • 流星雨:爱国教授杨振宁理应受到祖国的款待
  • 爱国教授杨政宁理应受到祖国的款待
  • 贪官爱国论
  • 横眉:要爱中共,不要爱国!
  • 吴学灿:没有爱国贼 只有爱党贼
  • 如果国家背叛了你——从小山智丽说到爱国(图)
  • “粉红色”的爱国热情
  • 中华网谈兵论坛见闻及精神病院的爱国管理法
  • 西北狼:那个突然自称爱国的阮次山
  • 老狐狸:一些爱国青年其实是拥护腐败共产党的青年
  • 朱熔基称学生爱国 李鹏欲陷赵紫阳自由化罪名不果——还原《江泽民传》被删部份 (六)
  • 大陆爱国网民对港民主大加挞伐
  • 中国广告大打奥运爱国牌
  • 爱国华人声讨蒋医生
  • 大陆淡化东山岛军演 台湾秘密试射爱国者飞弹
  • 汪达林5月31日计划穿着印有“民主自由”“爱国文化衫”上京
  • 新华社发文:保证爱国者的港人治理香港,全面否定香港50万人游行的诉求
  • 日学者称爱国主义教育沦为中共维护政权的工具
  • 西大事件反映出”可疑的爱国主义”
  • 现在的事件已不再是单纯的爱国行为: 西安大学游行
  • 西北大学事件:警察殴打爱国学生,有学生仍被扣押
  • 基督教三自爱国委员会主席称中国不存在地下教会
  • 「神五」掀爱国大狂欢
  • 中华爱国民主党--清水君:我目前安全,享有[被跟踪型自由]
  • 中华爱国民主党清水君:我目前安全,享有[被跟踪型自由]
  • 中华爱国民主党发言人清水君的紧急声明!
  • 周育田:请营救我们的清水君和更多的爱国英雄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中华爱国民主党: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征集意见稿)
  • 清水君:致所有爱国同胞书
  • 说几句义和团 --- 它也是爱国的
  • 李寒秋:进口的流氓与国产的流氓──兼谈爱国与排外
  • 王川:真假爱国
  • 爱国的荒唐事:吕加平上网议论国事,儿子建网站被无端拘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