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中国人要摒弃亲者痛仇者快的行为
(博讯2005年4月12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老闻评新闻(68)

     最近由于日本政府在坚持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中国领土钓鱼岛(还有韩国的一个岛)的归属、历史教科书修改(不承认对华侵略和南京大屠杀)、以及居然要想成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常任理事国等一系列问题上,无视其它国家的感受,态度强硬嚣张。引起周边国家的不安,更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在这样的事实背景下,中国国内个别几个城市,发生了一些民众自发示威抗议的游行,甚至还有一些过激的打(人)、砸(店)行为。成为国际注目的焦点。 (博讯 boxun.com)

    笔者毫无保留地谴责日本前一段时间里所表现出的的种种不齿行为,对中国民众的由此产生的愤怒表示完全的理解和道义上的支持,更对日、德两国的“入常”要公开说:德国YES日本NO!

    但是笔者也要极为明确的表示反对、甚至厌恶、谴责那些丢人现眼、让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蒙羞的、类似文革中“红卫兵”的行动。认为其后果除了给政府制造节外生枝的麻烦外(像文革中的毛泽东利用红卫兵,给他很不满意的当时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制造麻烦;或赵紫阳支持北京学生跟邓小平为首的老一代领导人过不去的企图和做法一样)无论在国际或国内,最后都只能产生“事与愿违”的结果!

    其实,把产生这类行为的责任,一古脑地都推给那两个时代中少不更事的学生,非但不公平,也是文过饰非而没道理的。因为这种类似的行为,完全可以上推到两千多年前的“火烧阿房宫事件”,再到“义和团杀洋人”,再到五四时的“火烧赵家楼”。到文革中的“东交郊民巷砸外国使馆事件”,再到近几年来发生的一系列类似的外交事件。连在一起只能得出“一脉相传”的结论!

    正如治病一样,如果不先设法找到病因加以“根治”,就不可能把病彻底治好,时不时更要“旧病复发”。那么中国人的历史“顽疾”的“病根”到底在哪里呢?

    这个“病根”就在“会读书而不会用书”的中国读书人身上。他们不仅不能从知其所以然的层次上理解和解释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反而学“歪嘴和尚念经”般地、从自己功利的天性自私角度,把这种功能的确强大的文化,从负面发挥到极致,在多数时代(毛时代的矫枉过正除外),统治者出于自身政权利益的需要,鼓吹“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倾斜政策,这时包括读书人后来的“接班学生”在内的中国人,当然要“有样学样”地把自己的社会变成现在这种“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样子,任由或左或右,时左时右的各种形形色色的“激进帮”从中搅和,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想和谐、稳定都难!

    那么,中国还有出路吗?当然有。那就是在彻底检讨历史教训的基础上,扬长避短地主动打一场精神战争!

    请看四年前发表并引起强坛著名网友批评(可以说是一次尝试实践考验“精神战争”实力的正面遭遇战),的老文:

    要把五四当作教训来纪念

     八十二年前,中国大地上发生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以北京大专院校的学生为主的民众,因为 不满当时北洋军阀政府在巴黎和会上,屈服于列强的压力,要在侵犯中国主权和利益的条约上签字, 发起罢课和游行示威,过程中受到军警的拦阻,学生进而烧毁了个别官员的住宅,还殴打了官员,演变成一场暴力。只是当时中国才由王朝转制成为共和新政,失去了当祖制“跟屁虫”的依据,也没有现成西方“民主”经验可跟,使那些刚剪了辫子的官员成了进退维谷的“菜鸟”,最後只好以息事宁人的方式让步,开了“以奖效尤”的头,从此成了那个国家群众运动的经典模式、民主招牌菜。官方把它说成是“反帝(国主义)反封建”的觉醒,在野人士说它是“要民主、争自由”的开端,而笔者认为它只是又一面可供“跟屁虫”选择去跟的“大旗”!

    八十多年来,一批又一批的政治人物或阴谋 野心家利用这面大旗,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跟著这面大旗,多次演出过轰轰烈烈、激动人心的大戏, 甚至促成了朝代的更替(如四十年代的“反饥饿、要民主”的游行示威)或政治路线的变化(如“六 四事件”)。但是到头来,那个国家和民族却仍然没有摆脱历史的宿命,今天那里呈现出的种种有代表性的迹象(如腐败、无能、国际羞辱等),几乎全部可以和八十年前作出对应的联想,甚至连民众 的情绪反应都差不多(当然,没有比用物质的进步来反驳更无聊的了,大陆不是有不少当叫花子要饭致富的吗?更不用说还有靠变买或典当来充阔的那号人了)。以至于让人有足够充分的理由,对这段历史作出不那麽神圣的评价!

    人是目前已知的唯一一种有思想的生物,而所谓“思想”者,应该是指对自己感官接受到的信息的理 性处理能力,包括抽象比较、认识归纳和判断决策等精神思维活动,这是人和只有“条件反射”能力 的动物之间,根本和原则的区别。毛泽东有一篇较著名的论述“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文中明确指出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实践中总结出来。这是极为科学和正确的结论,可以被古今中外已经发生的 一切正反事实(包括他自己的成功和失败)所证明。由此可以联想到孔子的伟大,因为他在两千多年前就知道坚持“述而不著”的原则以及提出“礼失求诸于野”的建议,这两条都有“从实践中总结或 寻找真理”的含义,和毛泽东的所见“略同”。拿他来和现在那些动不动就要把这个理论、那个权威的名字搬出来吓唬人的读书人“跟屁虫”相比,就难怪中国找不到出路了,後者不正是跟了“纸上谈兵”失败典故的“屁”吗?而人类物质文明的高速发展过程,则又是这种观点的正面事例,因为在自然科学领域里,人们已经养成只服从事实而不服从权威的习惯,而每一个理论要想被人承认的唯一途 径,就是用实践的事实去证明。这种被事实证明了的理论,反过来又可以指导、启发他人向更高更深 的实践去探索、尝试,“叠罗汉”般的结果,当然就会不断进步发展了。 但是在社会科学领域,由于研究的主体对象是由各个不同的“人”所组成,其变数之多,是任何自然科学所无法比拟的(比如“电学”中,任何一种主体如电子、质子,都可以当成是个个一样的,只有共性没有个性),因此尽管两者在理论和实践的相辅相成关系上并无区别,却很难以研究自然科学的 方式来总结出正确的理论,可以认为,迄今为止,人类还没有能总结出一个能够正确解释自己社会、指导其运作的理论,这可能也是为什麽今天的世界总还不时令人产生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的原因,因 为我们根本就没有正确的理论可依。

    我们可以把社会发生的国家兴亡、朝代更替、政治动荡等一切有主动人为影响的事件,都看成是一种社会实践,其策划、发起人一定有某种理论为依据。其结果,又会被自己或他人加以归纳、总结、比较,来验证、评估、修改原来的理论或发现、创造新的社会理论。只是正因为还没有正确的社会理论,所以每一次实践的结果,即使获得当时的成功,也一定同时伴有“後遗症”的隐患,为後人发动又一个同样没有把握的实践埋下“种子”。而总结的人因为利益关系的牵制、原有不正确观点的影响以及知识能力和传统研究方法的局限,至今没有得出一个可以真正“自圆其说”的理论。只知道反复用一种错误理论去克服另一种错误,人类的全部历史,就由这种不断反复的“愚蠢”所铸成。

    中国发生的那次“五四运动”,是一个上述事例的典型。当时一部分年轻人接触了一些西方文化,拿人家的长处和自己的短处一比,发现差距很大,再加上在国际上受到欺侮,就把气撒在政府官员头上,继而更迁怒于自己的民族文化(让人联想起现在有的孩子埋怨自己没有“好爸爸”一样),完全没有去弄清民族和文化的互为因果关系,更没有去想想,为什麽这同样的文化,也曾经给自己民族带来过辉煌。

    遗憾的是,这些年轻人发动的实践成功了。这样的成功又鼓舞了一部分人借苏联的社会主义走上暴力革命之路,并利用同样的方式让国民党吃足了苦头,最後又成功了。从此“五四精神”也被封为一件谁见了都要让三分的“黄马褂”、一面对“跟屁虫”有吸引力的大旗。但是,对那个国家和民 族的效果又如何呢?和八十年前相比,他们更民主自由、更少封建迷信、更没有贪污腐败、更不受人欺负了吗?没有。那麽,一个对国家和民族毫无正面建树的事件,有什麽值得国人反复吹嘘骄傲的呢?!

    笔者认为,“五四运动”最值得接受的教训,就是在中国要警惕和防止朝野政客或阴谋野心家,利用年轻人来达到目的行为,因为这是他们最容易达到目的的选择,却又是对国家和民族有害无益的方式。

    道理其实是很明显的,社会本来已经就是一个复杂到只能用系统工程理论证明其无法解决的“系统工 程”,而中国又是有最复杂文化和最多人口变数的国家,根本不是年轻人的知识和经验所能胜任,所需要的素质更和年轻人具有的长处背道而驰(详细理由分析,见“青年人努力的方向”),这也是为什麽中国同时代的青年(有的甚至是同学),一旦出得国外从事科技业务,大多事业有成,甚至拿到诺贝尔科学奖,而留下来的却总是不堪回首空白了头。原因无它,就是因为自动或被迫地把最有作为的大好时光,浪费到“关心政治”上去了。这方面还有一个更有说服力的例子,我们今天在赞扬毛泽东的雄才大略、远见卓识,一致誉他为世纪伟人时,却根本没有想到过,正是这同一个人,恰恰在他年轻的时候(1920年),公开发表过和他後半生致力的民族统一、振兴大业完全相反的观点,主张“中国分裂、各省独立自治”,他当时振振有词地说「中国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好的,到现在算是大明白了,……各省自决自治,为改建真中国唯一的法子,好多人业己明白了。」笔者完全无意以此来嘲笑或否定他的伟大。只是想进一步说明上面的观点,因为一个如此天才、杰出、 伟大的人物,在其年轻时尚且照样会产生如此荒唐的想法,更不用说一般人了。设想一下,要是当初就有一个什麽“政治伯乐”相中了他,把他推为“大总统”,那中国会成为什麽样子?李登辉“千古 罪人”之名,岂不是早就被他抢得头牌了!这也完全符合他自己後来总结出来的理论的反推:没有足够的实践,就没有正确的思想。

    令人吃惊的是,今天中国的政坛,不仅没有接受上述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更要反其道而行之,去开始 鼓吹推行领导“年轻化”的政策!这除了可以理解为是对过去那种“老人政治”的矫枉过正外,没有真正治国的科学道理可言,因为没有任何理论能够将治国能力和年龄拉到一起来的,连美国人也找不到,所以才会既选出七十高龄的里根总统、又选出四十来岁的肯尼迪或克林顿总统。要是再根据上面事实的分析推论,其後果是可想而知的。好在中国人经得起折腾,等着瞧吧(其实现在已经开始呈现後果了),愿此文起码能作将来的教训!

    (注:对本文在大陆强国论坛上贴出后,得到的批评和笔者的回应,以及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同名文字的链接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clx/clx68.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如何打精神战争
  • 潘一丁:“精神战争”三原则
  • 潘一丁:绝对真话:今天是愚人节
  • 潘一丁:谁才害怕真正的“言论自由”?
  • 潘一丁:“精神战争”和目前论坛的本质区别
  • 潘一丁:论“精神战争”
  • 潘一丁:我们的确在自食其果
  • 潘一丁:中国人不要“自废武功”
  • 潘一丁:正确的“新思维”从哪里来?(为“两会”的召开而重新发表)
  • 潘一丁:“和谐社会”只能靠“精神战争”打出来
  • 论经济/潘一丁
  • 潘一丁:起来,不愿做跟屁虫的人们
  • 潘一丁:集巨人和侏儒于一身的毛泽东--另类纪念毛泽东诞辰111周年
  • 潘一丁:人大为什么不与时俱进地和美国接轨
  • 潘一丁:尤先科的“中毒”和陈水扁的“中枪”
  • 潘一丁:还没有走出丛林的联合国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65)--乌克兰危机是国际性的窝里斗
  • 潘一丁:学术腐败是对错误社会理论的惩罚
  • 潘一丁:美式“民主选举”和大众皇帝的“自我拍卖”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