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红冰: 召唤中国文化复兴运动
(博讯2005年4月11日)
    
    引言
     (博讯 boxun.com)

    人类的命运,本质上是心灵的历史;人类的历史,本质上是文化的过程。
    
    心灵之光黯淡的时刻,文化的星群陨落的时刻,也是人类的命运和历史最艰难的时刻。中国正处于这样的艰难时分。
    
    属于中国的心灵,曾经丰饶繁富,华彩绝伦;属于中国的文化,曾经美如花海,灿若朝霞──由属于中国的心灵和文化孕育出的古中华民族人格,曾经以其流光溢彩的精神魅力,高踞于东方文明之巅,骄傲地向太阳讲述人的尊严和价值。
    
    现在,心灵之美已经枯萎,文化之美已经凋残。中国的历史正在丧失了心灵和文化之魂的漫漫长夜中,搂抱着丑陋的物欲,走向人性的灾难;中国的命运正承载着道德良知泯灭的民族人格, 走向社会的全面堕落。
    
    当代中国面临的最深刻危机就是民族人格的腐烂。因为,这是属于人本身的危机,而人是历史与文明的主体。腐烂的民族人格所能产生的,只有否定高贵命运的未来。
    
    中国的民族人格从未如今日这般堕落,中国的民族危机也从未如今日这般深刻。唯有以中国文化复兴的名义,在专制铁幕的黑暗中,点燃自由的圣火,重建精神的家园,才能使我们的心灵得到救赎, 才能引领我们走出绝境。
    
    一、文化之死
    
    思想停止的地方,人的历史便异化为对文化的否定。中国现代史已经并还在继续证明着这一点。
    
    人的生命由人性和兽性共同构成:人性来自于心灵;兽性来自于本能。人类社会灾难的最后根源在于人的兽性。兽性的洪滔冲破人性的堤坝,就形成社会灾难的汪洋。但是,人只有在为自己铸造出虚假但高尚的理想主义的名义之后,才会心安理得、肆无忌惮地发泄兽性,并从兽性的发泄中,获得血腥的快感。而且虚假的理想主义越趋进极致,兽性的发泄便越疯狂。马克思主义就是为兽性的发泄提供高尚理想主义的理论;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以站在罪恶之巅傲视整个人类的文明史。
    
    仇恨与暴力是兽性的双项基因,也是马克思主义──这个死神使者的双翼;炫耀物欲诱惑的共产主义,是马克思为仇恨和暴力缝制的正义之旗;卑俗的唯物主义宿命论则视生命为心灵之外的存在,从而可以使兽性的发泄免受道德良知的审判;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激发起对专制权力的贪欲,专制权力乃是人的贪欲能够达到的极致,因为独裁者可以通过专制权力的铁手,把整个社会攫取为自己的私产。
    
    马克思主义──身披理想主义金袍的兽性,和中国民族意识最阴郁的欲望── 对专制权力的贪欲,一见钟情,在二十世纪结成铁血同盟。马克思主义为中国共产党官僚集团的专制权力作绝对价值的加冕,而专制权力则用染血的刺刀,护卫马克思主义走上思想之圣的王座。由此,神州大地,万里山河,便沦为思想的地狱。
    
    在这个思想地狱中,兽性戴着神圣真理的王冠,昂视阔步,自由的心灵却被放逐,走上没有精神星光的苦役犯之路。自由的心灵被放逐,文化之河便干涸了。因为,自由的心灵乃是文化审美激情唯一的源泉。
    
    在这个思想地狱中,只允许一次思想的日出;马克思主义及其变种之后,不允许再有思想的朝霞──以专制权力的名义不允许。于是,创造性思维,进取的意志都在思想专制的黑牢中枯萎。随之而凋残的,乃是中国文化之魂。因为,只有沐浴于创造性思维和进取意志的海雨天风中,文化才能获得属于万里波涛的盎然生机。
    
    暴政以白骨为石、以血肉为浆所筑起的思想之圣的王座,同时也必定是文化的墓碑。一个民族进行思想的权利一旦被彻底剥夺,曾经属于这个民族的文化就必然如漫天黄叶飘落。思想止步的地方,愚昧便开始了文化沙漠间的狂舞。由于思想的干枯,中华民族曾经翠绿如梦的精神家园,如今却已经是千里废墟,万里荒野。
    
    普遍的奴性是暴政存在的前提,而为了奴役社会,首先必须奴役文化。在这个思想地狱中,妖娆万端地向中共暴政献媚,并跪拜在马克思主义脚下,乃是一切文化现象生存的首要条件。然而,中华五千年文化自有一颗高贵的心,他不可能成为中共暴政和马克思主义的奴仆。中国文化那一颗骄傲的头颅,早已被暴政斩下。五十六年来,中华沃野间奔涌激荡的血的波涛,乃是太阳为哀悼中华文化之死而流出的殷红的泪。
    
    文化死去的地方,历史就死去了。
    
    大国文化常有太阳之梦,小国文化亦有星光之梦;大国文化常有辉煌之魂,小国文化亦有清俊之魂。魂牵梦萦之际,精神价值便成为历史之王。丧失精神价值的历史,是死物的过程;物欲中腐烂的民族,怎能有值得供奉在太阳之巅的文化之梦。当一个国家只能靠炫耀物性的强大赢得尊敬时,它的国魂早已黯然失色。
    
    中华民族作为高贵的文化现象湮灭了,作为人性堕落的象征正在向历史讲述耻辱。中国早已是无梦之邦;中国早已是无魂之国。
    
    
    二、绝望
    
    人格,这是历史和命运的生命根据。没有美丽、高贵的人格,就不会有伟大的历史,光荣的命运。无论对于个人,还是对于民族,都向来如此。
    
    文化的天职乃是铸造人格;人格之美,乃是文化所能达到的精神价值的极致。文化的太阳熄灭了,美丽、高贵的人格也就失去了可能。
    
    现代中国面临的最深刻的挑战,在于文化之魂已经在思想地狱中死去;现代中国面临的最深刻的危机,在于民族人格已经由于文化之魂的凋残而腐烂。
    
    举目四望,人海苍茫,能寻找到的,却只有绝望──对现代中国民族人格的绝望。因为,腐烂的人格所否定的,正是生命本身;人格腐烂了,还到哪里去寻找希望!
    
    透过重重泪影作艰难的审视,从现代中国民族人格中能看到的,唯有奴性、兽性、物欲性、虚假性、卑鄙性。这怎能不令人悲恸欲狂。
    
    文化之星陨落的心灵,是不可能迎来晨光的漫漫长夜;不被精神之光照亮的心灵,比墓地还要阴暗。现代中国民族人格的心灵,正处于这种状态。由此,被放逐于文化意境和精神价值之外的中国人,只能按照物欲的逻辑,展开他们生命的过程,而物欲的生存便成为生命的“真理”。在极权专制之下,为了实践这项“真理”,为了保持卑微的生存,首先必须使生命奴性化。忘却生命的尊严,抛弃心灵的高贵,远离正义与良知,垂下堂堂男儿敢于直视太阳的眼睛,只剩下对暴政的奴颜婢膝,只剩下对物欲的巧取豪夺──这便是当代中国男人的经典形象。
    
    奴性必然与人格的虚假相连。生命一旦以物性生存为真理,欢笑或悲泣便不再是真实心灵的律动,而只是利害权衡的结果;生命一旦沦为暴政的奴仆,人就丧失了表达真实情感的可能,因为,一切真实的情感,都是“自由”的情人,而暴政是自由的扼杀者。扼杀了自由,就扼杀了真实的情感。
    
    丧失了真实的人性,泯灭了道德的追求,没有真实的欢乐和悲哀,阳光下的眼泪都可能虚假,甚至连殷红怵目的血都会不真实。虚假到如此程度的民族人格──生命本身变成了谎言──又怎能不卑鄙至极!妒忌、仇恨、怨毒、恶意、欺天瞒地、叛卖良知、背信弃义等等,所有这些人性之恶的因素,都在奴性化、谎言化的现代中国民族人格中,找到了恶性发育的沃土。
    
    最卑鄙的,必然是最兽性的──现代中国民族人格正在创造这句箴言。最近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中国历史,承载了太多狰狞可怖的死亡,也承载了太多对死亡的冷漠;承载了太多惨痛的社会悲剧,也承载了太多对悲剧的遗忘;承载了太多应受天谴的罪恶,也承载了太多对罪恶的赞叹。历史将把苦难的命运归因于万恶之源──中共暴政。但是,历史也必将冷峻地责问,怎样堕落的民族,才能长久容忍了如此邪恶的政权?!一个容忍了兽性的民族,他的人格间难道不也布满兽性的污迹?!
    
    构成中共暴政的千万贪官污吏群体,是腐烂的人格之冠。他们以肮脏的国家权力的名义,教唆整个民族堕落。最为可悲的是,属于贪官污吏的生命特征,竟然会污染了他们的政治反对者。
    
    那一个个心胸狭隘、贪婪自私、沽名钓誉、诡诈阴险、尖酸刻薄、鼠肚鸡肠、猥琐不洁的人格,不知是否明白,当他们宣称自己为“民运人士”,或者追求民主者时,已经侮辱了“民主”。这些本来只配和蛆虫一起在粪池里欢欣鼓舞的肮脏人格,他们妒恨几乎所有神圣、纯洁的存在,他们也弄脏了几乎所有高尚的概念──从“自由”到“人权”,甚至包括沐浴过圣血的“六. 四”。
    
    中共暴政黑暗如磐,而它的许多政治反对者的人格却又不配成为晨光。思想至此,“绝望”已如铁铸的昆仑,遮断了人们投向希望的目光。
    
    将生命自由出卖给奴性,将心灵出卖给物欲,将人性出卖给兽性,将真实的情感出卖给虚假,──一个民族堕落至此,已经没有资格获得命运的救赎,唯有等待雷电之火的天遣。然而,天遣却迟迟不肯降临。那似乎是因为,雷电之火都无法使这个腐烂的民族人格得到净化。
    
    在真理的意义上,在真实人性的意义上,在高贵人格的意义上,在自由心灵的意义上,中华民族都已经死了;还活着的,只是被物欲鼓动的行尸走肉。
    
    在绝望中诅咒,是因为心中燃烧着对中国炽烈的爱,炽烈得能点燃万年的冰雪;在诅咒中讲述绝望,是因为心中有暴风雪在喧嚣,是因为属于暴风雪的心灵,要撕裂绝望的铁幕,召唤自由人性的朝霞。
    
    中国的铁血男儿,我向你们呼吁:我们必须放弃绝望的权利──不是为了还活着的卑鄙者,而是为了已经死去的高贵者。
    
    三、复兴
    
    庸人卑微地屈从命运,英雄则以创造命运为天职。登上绝望之巅,无视横亘万里的艰难,向苍天索要与金色的太阳同在的希望──这是现代中国最需要的英雄意志。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是引导堕落的民族人格走出绝望的唯一希望;在极权政治造成的心灵黑暗中,点燃自由精神的圣火,也就意味着点燃了希望。
    
    民主政治是关于公平的学说;现代法治是关于正义的学说,但是,民主的公平和法的正义,只能救赎那些良知尚未完全泯灭的人群。要创造伟大的命运,必须首先创造圣洁的人格。因此,重铸高贵、美丽、自由的民族人格,将是中国文化复兴运动追求的绝对价值。中国是否能挣脱丑陋民族人格的宿命,骄傲地走上太阳之巅;中国是否能依照自由人性的逻辑,为人类作出不可取代的贡献,归根结蒂,取决于中国是否还有潜力创造出英俊秀丽、国色天香的一代风流。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要拯救腐烂于物欲中的生命,在心灵的废墟间,重建精神的家园。在这个意义上,文化复兴运动就是心灵复兴运动,就是精神复兴运动。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呼唤兽性向人性的回归,呼喊谎言化的生命向真实情感的回归,呼唤道德良知重返那无数颗布满肮脏血锈的心。在这个意义上,文化复兴运动就是道德复兴运动。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要对跪倒在奴性中的生命,讲述生命的尊严;要以生命的神圣感,召唤奴性化的人们对自由的向往。自由的心灵才是生命美的源泉。因此,在这个意义上,中国文化复兴运动就是生命尊严的复兴运动,就是生命美的复兴运动。
    
    纵观人类的文明进程,凡具有创造历史的雄心壮志的文化运动,都不是对过去回归,都不是复古,而是超越过去,超越宿命的创造。创造历史者不会把自己讬付给昨日的暮色,而只将热恋的目光送给未来的地平线。中国文化复兴运动也是如此。他没有兴趣回到历史遗迹间,搂抱枯骨起舞,即使那枯骨曾经是风华绝代的文化象征;他只愿成为一位拓荒者,在无边的荒野上,播种属于晨光的希望。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对古中华文化自有永不凋残的绻恋,但是,只作一个文化遗嘱的执行人,会使中国文化复兴运动蒙受羞辱;只有创造今日的辉煌,去悼念属于古老岁月的荣耀,中国文化复兴运动才会得到历史的尊重。
    
    中国经历了,而且仍然在经历着最深刻的人性悲剧和最深重的专制苦难。但是,人性的悲剧、专制的苦难同时也是富饶的金矿,只要点燃心灵之火,就可以把那金矿,熔铸成自由激情的王冠。最深刻的人性悲剧间,最深重的专制苦难里,定然凝结着对自由最深情的苦恋,就象深黑的燧石中,定然凝结着晶蓝炫目的火焰。那对自由与深情的苦恋,一旦由于审美激情的附丽,而成为精神价值,她便会风华绝代,千古不朽。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就是要以自由的名义,再铸中国文化之魂;就是要让坚硬的苦难,升华为自由的哲理和人性的优美;就是要让中国未来的命运,成为值得刻在太阳上的自由心灵的史诗。
    
    人的命运就是心灵的命运,人的历史就是心灵的历史。再铸文化之魂,是一项属于民族整体的心灵的事业,他要起步于对心灵的拯救。
    
    以虔诚之心,忏悔现代中国人格的每一项罪恶,每一丝兽性,每一分卑鄙;以漫漫长夜中的反思,审视现代中国的重重苦难,要审视每一滴血,每一滴泪,每一根白骨。忏悔是诀别罪恶的前提;反思是诀别苦难的前提。全民族的忏悔和反思,乃是一场痛苦而伟大的心灵的运动。文化复兴的关键就在于,通过哲学、文学、法学、艺术、音乐等所有的文化形式,使忏悔和反思升华为不朽的精神价值。这精神价值中激荡着的,毫无疑问是未来中国的文化之魂。
    
    中国的命运正处于艰难时分,所有的文化形式都只有在自由人性与兽性决战的心灵的战场上,成为凯旋的英雄,才能赢得千古风流;从罪恶和苦难的万顷海浪间升起的精神价值的星座,将成为生命审美激情的永恒座标。
    
    即使中国文化的命运之火真的熄灭了,我们也要重新点燃太阳,哪怕必须用我们的心作火种──只因为我们是堂堂中华男儿,只因为我们已经放弃了绝望的权利。
    
    四、让知识走上祭坛
    
    在兽性泛滥、道德沦丧的时代,知识份子会勇敢地召唤良知,申张人性;在愚昧弥漫、暴力横行的时代,知识份子会蔑视暴力,引领人们走出愚昧,走进智慧;在正义凋残、强权如焰的时代,知识份子会不停地讲述关于正义的真理,哪怕关于真理的讲述,会让他踏上苦役犯的命运之路;在暴政的黑牢囚禁自由的时代,知识份子的心灵就是自由的祭坛,知识份子飘洒的血就是对自由的美丽的献祭。
    
    由此,知识份子赢得了绚丽的荣耀和历史的尊敬,被称为民族的智慧之镜,被称为社会的良心,被称为真理的使者,被称为美德的象征,被称为自由的意志,被称为时代的英雄。令人悲叹如狂的是,从整体上讲,所有这一切荣耀,都与中国知识份子无关。
    
    古中华文人墨客中不乏高风亮节、傲视权贵、清俊飘逸、风流倜傥、自由狂放之士。但是,自宋代儒学被奉为国学之后,知识份子群体便将自己的命运同极权政治紧密地联结在一起。在这个命运联合体中,专制政治是主宰,知识份子是附庸;独裁权力是主人,知识份子是奴仆。
    
    在所有人性可能的堕落中,最可悲的便是知识份子沦为权力的奴隶。然而,对于中国,这还不是悲剧的终结。毛泽东的虐杀和放逐给知识份子以痛苦,江泽民用污秽的物欲和世俗的荣耀形成的诱惑,却使知识份子坠入万劫不复的罪恶和耻辱之中。
    
    正是在江泽民荼毒生灵,戕害国运的时期,腐败的权力、肮脏的金钱和堕落的知识,为一己之私,结成黑帮同盟。这个同盟是犯下群体灭绝罪的犯罪集团;这个同盟是利用国家恐怖主义卫护的权力,抢劫国家和公民个人财产的犯罪集团;这个同盟是以腐烂的物欲,教唆整个社会堕落的流氓集团──这个同盟还是许多,但唯独不是道德与良知,正义与民主,自由与高贵。现代中国知识份子却正为这个人类历史上最肮脏的政治联盟,作声嘶力竭的辩护,辩护费便是专制政治轻蔑地扔给他们的几块权力的骨头,便是奸商恶贾鄙夷地抛给他们的几许肮脏的金钱。
    
    知识竟然可以背叛道德良知,自由还有什么希望!知识竟然只能听懂物欲的召唤,高贵的民族命运又怎么可能!现代中国知识份子的千般丑态、万种恶行,会令蓝天都羞愧得用滚滚乌云遮掩自己的容颜;现代中国知识份子心灵的污秽,即便用太平洋的万顷波涛,也难以使之净化──知识份子在以知识的名义贬低人的概念。
    
    值此自由的心灵最艰难的时刻,我愿向中国知识份子中那些孤独的高贵者呼吁──承担起先行者必须承担的全部苦难,走上中国文化的祭坛,并让我们英俊秀丽的生命,燃烧为自由精神的圣火;我们的孤独,将成为不朽的荣耀,我们的苦难,将成为献给文化复兴的永不凋残的花环。
    
    值此中国文人的荣耀受到历史最严酷拷问的时刻,我愿向良心未泯的知识份子呼吁──把你们以往的生命置于忏悔的烈焰上烧灼吧,忏悔之火将净化你们生命的罪恶和丑陋,并使你们的心灵得到救赎。忏悔会刻骨铭心地痛苦,但那是为了挽回知识的荣誉,必须付出的代价。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是属于全体中国人的心灵拯救运动,但他首先要由知识界的圣徒们,用自己的血染红第一缕晨风。经过圣血洗礼的浩荡晨风,才会引导中国的命运,走进神圣的精神意境。
    
    中国知识份子呵,如果继续在物欲和伪善中腐烂,你们能得到的只是转瞬即逝的虚荣浮华,你们永远失去的则是生命的自由、高贵和美丽。尽管我相信生命美的极致在于瞬间的灿烂,但我仍然希望从中国知识份子心中,召唤出对高于物欲的永恒价值的追求。追求永恒者,他短暂的生命才能高贵,他的死亡才是关于美丽凋残的哲理。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需要由圣洁的心灵作祭品。既然如此,就让我们的心灵如初雪一样圣洁吧──我以苍天和大地的名义,向中国的知识份子如此呼唤。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权谋文化与复杂的中国人
  • 党文化的一部份:劳教和酷刑/古德平
  • 刘宗正:文化大革命
  • 党文化的一部分:流氓和掠夺/古德平
  • 郭庆海:青年的冤死与文化的恶习
  • 朱大可:20年中国文化撒娇史
  • 文化中华之哀/一东大帅
  • 《文化比法律更有尊严》质疑
  • 文化殖民,抑或是意识形态奴役?
  • 龙应台:什么是文化?
  • 党文化的一部分:诬陷和株连/古德平
  • 党文化的一部分:恐怖和奴化/古德平
  • 党文化的一部分:谎言和欺骗/古德平
  • 许纪霖:文化比法律更有尊严
  • 党文化的一部分:暴力和稳定/古德平
  • 被“文化殖民”的农村 (图)
  • 中国文化中的流亡意识
  • 司马泰:中国菜 中国制造 中国神传文化
  • 中国知识分子摆脱党文化束缚的觉醒/张伟国
  • 苏州拟建民间文化保护体系
  • 中国境内著名藏人网站——藏人文化网被强行关闭
  • 少林寺的“传统与现代文化”
  • 东海一枭的震旦文化网被封
  • 知识改变不了命运 给民工文化泼点冷水
  • 李长春鼓吹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能力 强调舆论导向
  • 调查发现:中国传统文化在学生中缺失严重
  • 国家文化网发表孟伟哉声明(图)
  • 排队看脱衣舞 谁来丰富农民的文化生活
  • 未成年在押人八成小学文化 给一千万就愿杀爸妈
  • 哈佛教授建议:中国不能克隆美国汽车消费文化
  • 网友强烈谴责中共鼓吹汉奸奴才文化
  • 文化产业成国民经济支柱 经济总量与房地产业相当
  • 刘云山称要引导社会舆论“提高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能力”
  • 十大恶俗文化全排名
  • 世界文化遗产山西平遥古城南城门突然坍塌(图)
  • 达赖:文化得保存留在中国就有益
  • 中共镇压浙大 强制没收反日文化衫
  • 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成立
  • 恐龙: 我从“文化大革命”得到了什么 ?
  • 只有真正的全盘西化,才能真正的发扬光大中华文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