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东家:中共的最后精神旗帜——毛泽东
(博讯2005年4月11日)
    1978年邓复出后,邓在理论上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在党内继续深入开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意在割断毛思想对党内的影响;另一方面授意在党外建立了一小块以大字报为形式的群众论坛——北京西单民主墙,意在形式上“以(毛大字报的)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而实质上通过群众的口说出自己不能说出的话,既否定文革,否定毛。

    当时的形势确实是按邓的设计发展的,检验真理的讨论使中共党内教条主义暂时低了头;在西单民主墙上,“否定文革,否定毛”的大字报也如期出现,当然也出现了邓不想看到的一些内容,然而,这关系不大,“为我所用”是中共的拿手把戏,故也是邓的拿手把戏。

     “否定文革,否定毛”的政治意图随后在中共高层进行了交换及讨论。“否定文革”所遇到的阻力不大,因为文革确实在中共党内不得人心。但是,邓的“否定毛”则在中共党内遇到了巨大的阻力。以邓在当时的影响,如邓要一意孤行,“否定毛”并非没有可能,但是邓最后搞明白了,“毛是搬不倒的,搬倒毛泽东这面旗子的同时,也就搬倒了邓自己”,因为在政治上,邓所要做与毛所为没有什么两样。这些都是当时的标准内部说法。 (博讯 boxun.com)

    中共党内高层皆知,邓恨毛入骨的情节和有仇必报的个性,没能搬倒毛是邓一生最大的遗憾。邓很快调整了政策,推倒了西单墙,逮捕了包括魏京生在内的民运人士,在党内开展了思想整肃,恢复了同毛一样的狰狞面目。

    “搬倒毛泽东这面旗子的同时,也就搬倒了邓自己”也就是说,邓还要依靠这个党,而毛是这个党唯一的精神支柱,是这个党的旗帜,现在仍然如此。胡刚上台第一步就参拜西板坡,其意义就在于此。从高文谦驳复“司马公”的文章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共御用文人司马公不遗余力地捍卫着毛和周,其实高文谦文中的多数陈述早已成为中共内部高层的不争事实了,现在司马公却出来极力抵赖,其意义也可见一斑。这些都可以进一步说明了毛泽东这面旗子对于中共的重要性。

    人类的罪恶在毛身上如此的集中是惊人的,已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中共现在再难以公开把毛作为偶像吹捧了,但是中共无论如何仍不能抛弃他,就是这样一个道理。毛仍然是中共的旗帜,毛在政治上的所做所为正是中共现在的做所为,其本质上没有什么两样。换句话说,放下毛的旗帜之日,也就是中共改弦易辙之时。

    否定毛泽东不仅是中国人民的感情需要,更重要的是中国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实现社会良性运行和长治久安的需要。如果有人说,对一个死人没有什么不可以宽恕的,更没有必要对一个死人纠缠不休的话,我们就要说,我们可以宽恕一个已经忏悔的负罪灵魂,但我们不能宽恕一个拒绝忏悔的负罪灵魂。


东家:中共的最后精神旗帜——毛泽东(续)

    在上文 “中共的最后精神旗帜——毛泽东”中已对“旗帜”的含义作了初步陈述,侧重于感性。在这里,除了进一步解释“旗帜”的意义,还要简要且一般性地讨论“精神”的含义及其作用机制,并且侧重于理性。

    毛之后,中共对毛体系内部各客体间所产生的互驳已无法自圆,从而削弱了其进行思想控制的有效性。因而中共开始试图寻找一个毛思想的替代品,这样,邓思想曾被提了出来。然而,邓思想是不成体系的,邓的改革开放思想充其量是一个谋略,政策,严格地说不能归类为一种思想的体系或形态,所以它无法作为精神和旗号。今天,中共打出了“三个代表”的旗子同样也存在这一问题。它虽是面旗子,但缺失了精神。毛思想的精神来源于历史的特定环境且具有欺骗性,今天对国人仍有不同程度的效用。而“三个代表”所表达的信息是在全球政治经济科技都进入现代化的时代而出现的极其不和谐的原始现象,表现出赤裸裸的蛮横---我就是代表你!如果说,在毛的旗子下聚集的是中国的农民的话(毛最终以对敌发展战略为由出卖了他们),而在“三个代表”的旗子下聚集的便是恶霸和劣绅了。在这样一个旗号下的政权只会加深社会的矛盾和危机,并且是很难会有长治久安的。所以,马列的毛思想仍然是中共的本纲以及精神上的旗号,并且无替代品,这一点中共十分清楚,事实也证明如此。

    中国文化缺少理性内涵,不鼓励人们去做独立和自由的思考,因而也很少有人去做自由思考。上有皇天,下有祖宗,古有圣贤,上天已安排的如此完美,启容尔等造次?尊祖敬古则名正言顺。国人就从来不喜欢标新立异,离经叛道之举,中国的传统文化(抑或主流文化/统治阶级文化)限制了国人思维,经道之说是统治阶级塞给人民的精神窒梏。中共政治在主体上较多地反映在文化和历史的范畴而非政治学范畴,从这一视角研究会有较大的优势,故其名为政治文化,中共官场的运作固然也无法跳出这一种文化模式。如果说,政策是经的话,那末思想就应该是道了;如果中共可以容忍离经之举,则不可以容忍叛道之嫌。因为没有了道,也就没有了便于统治臣民的精神窒梏,对于一个统治者不能事必躬亲且而庞大的专制社会来说,这可是非常危险的。中共指导思想的精神之说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经道之说是一种高度的契合,是一种对传统文化的卑下利用和发展。

    旗号对中共的重要性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中共不是一个具有和平心态的现代政党,这是其强制性的性态所决定的。毛认为中共首先是一个战斗队,不论在党内或党外,它一直充满了火药味,现在仍然如此。如果你可以理解在战场上军旗对战士的意义(上过战场的人会有体会),你也就可以理解中共的精神旗帜对以绝对服从为标准的中共党员的意义。由于无辜的广大民众同时地被强迫地捆绑在这台战车上,他们也很自然并且不同程度地表现出类似的心态。如果说,毛的思想作为统治集团的精神源泉为专制集权提供了意念上的基础,那么它作为统治集团的旗帜象征则为这个集团提供了目标上的向导,毛的旗帜就是中共的方向旗帜。中共的旗帜在不同的时期和不同的政局有着不同的内容和目标外延并有着且明确的方向。譬如四要三不要,反右倾翻案,四个坚持,三个代表……

    中共的经与道就是马列的毛思想,邓的改革开放思想和确保稳定的政策,当然现在又有了江的“三个代表”思想,它们是中共的精神窒梏的内核。文章的开始已对这些思想,政策做了简单的比较和分类,结论是毛思想仍然是中共的本纲和精神旗号,并且无法替代。然而,随着中共腐败的加剧和时代的变迁,中共这一精神内核已发生了性态转移。对于统治工具的普通党员和被统治者的普通民众来说,如果毛的思想过去曾是精神意念上的教条,现在则更多的是权物意念上的象征,不过由于其正宗而名正,故对于权物之欲乃而言顺了。今天,它仍然存在着脆弱的集聚力,就象一个脆弱的精神支撑着一个多病的躯体,现在的中共显得是如此的惶恐,对于任何一个风吹草动都会显得惊慌失措。

    对于中共而言,搬倒毛泽东这面旗子将意味着什么是不言而喻的。因此,中共会竭尽全力地捍卫这面在风雨飘摇中残破的旗子。可以看到,中共对所有涉及毛的问题的态度和策略是‘不歌颂,不评价,避免争论,坚决捍卫,适当宣传’的一种低调的守势。从这一态势中我们不难看出毛精神地位的脆弱和中共凭借这一精神旗号实行思想管控所产生的统治危机。中共也许可以出于权宜之计而承认“六四”为“过失”,然而它决不会轻易地放下毛泽东这面旗子。因为这面旗子在向它的臣民昭示着中共的合法性,证明着中共所为的名正言顺。毛做过的事情中共可以做,毛没有做过的事情中共也可以做。那就是因为在这面旗子上写着的不是良知和真理,而是贪欲与罪恶。

    为了我们共同挚爱的祖国,请加入这一辩论的行列吧!无论您持何种观点,您都会受到欢迎。因为辩论的最终胜利不属于您和我,而是属于真理,属于我们的祖国;它最终仍然属于您和我。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