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如何打精神战争
(博讯2005年4月11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在此之前,笔者已就“精神战争”、“精神战争”和目前论坛的本质区别 、“精神战争”三原则 等,跟精神战争有关的问题作了阐述。但是这绝对是一个新概念和新生事物。这种“战争”和今天正在全世界进行着的原始而野蛮的肉体战争相比,有着本质和层次等级的差别:前者是人类在没有完成阶段性进化前,以高等动物身份做的、和“猴事”类似的行为;后者则是标志着人类唯一拥有的“人性”的觉醒。开始认识、学习、适应做真正的“人事”的行为,以便准备正式整体即位的“天子们(社会人)”,开始接管、担当“统治地球”的“天降大任”。所以在阐述过战争性质、战争原则”、跟当前网路论坛的区别和“谁才害怕真正的言论自由”等一系列探讨后,根据笔者多年来在美国和大陆两地,先后所尝试进行的“兰波式”(一部当时轰动的美国大片“第一滴血”中的主角,他以个人身份和可能的条件,利用美国社会标榜的“自由”环境,展开了和围堵追杀他的“某种势力”的惊险战斗、周旋,最后取得“惨胜”)实践中取得的经验、教训、和心得体会,认识到自己只不过是随时可能自然熄灭(或被有意“扑灭”)的星星之火,没有燎原的能力或实力。何况这本来就是人人迟早要做的“人事”(除非自以为就是“高等动物”者,可以例外,但不得入内)。而今天物质文明能够提供的高科技网路资讯条件,已经像“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一样,为“精神战争”大部队的出发和正式投入战斗,准备了充分的物质技术保障,可说是万事俱备,只欠“天子们”出发亲征了。但是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更何况是一件从来没有做过的大事。所以提出几条切实可行的建议,供大家交流、参考、借鉴。

     一,过去在政治理论学习过程中,有一种提倡学“原著”的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经过一次翻译或转述,由于翻译或转述者本人的能力、学术立场和观点,都可能跟原著者有不同或分歧,几乎不可能完全忠实复现原著者真正要表达的内容,甚至在某些情况下,有被故意歪曲之嫌。现成而有代表性典型的例子,就是当年国民党把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故意宣传成“共产共妻”的土匪。而共产党自己也搞不清“各取所需”的准确精神,结果在大跃进年代,跑步进入了越来越无产可共的“大锅饭主义”。都是不能准确理解老马(他已经被西方公认为世界最伟大的伟人之一)的原意的缘故。 (博讯 boxun.com)

    现在我们要开打的“精神战争”,是在和过去错误的社会理论完全对立、甚至背道而驰的“新人类社会学”理论(以下简称“新理论”)基础上提出来的新概念,所以更需要吃透那种“新理论”和科学“认识论”提出来的立场、观点,方法。学会从从原著中知其所以然的认识层次,去掌握诸如“真理、天性、自私、幸福、人性、人权、社会、民主、自由、经济和精神战争”等、十余个最重要的概念的本质真谛,在有比较才有鉴别的条件下加以判断,分辨出确切的是非对错,从而树立起用正确理论来批判、取代现有错误的社会理论、和一定能够解决社会在这种理论教唆下,产生的所有灾难性问题的信心。更可以避免当前有些中国读书人,意识到当“跟屁虫”去全盘西化”有点此路不通(不可能通)时,又回过头来当自己先人的“跟屁虫”向后看,想从数千年积累下来的“陈芝麻拦谷子”堆中重新花力气翻找,虽然美其名曰积极“复兴”,实则骨子里是想偷懒“复辟”。这样做的结果(包括建立所谓的“东亚儒家圈”在内),不但事半功倍地要多走冤枉路,甚至有重蹈历史覆辙的危险!

    而现在的“新理论”,已经公开声称是脱胎于中国文化(甚至是用汉字写出来的)解压缩升级的版本,是足以在精神战争中“称霸”的王道(请先不要对这种当仁不让的说法“嗤之以鼻”、也不要自己先两腿发软地、以为笔者在发烧说胡话,怕激怒了西方高等动物。以免将来跌破眼镜),可以认为是专门用来与时俱进地、平衡西方“天子们”一味只想当“猴子王”,而片面发展物质文明所造成的偏差的“武功秘籍”(不服气者,尽管找上笔者门来来挑战)。

    正因为精神战争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新生事物,所以行为过程中应该特别注意尽量掌握其准确的度或分寸。否则不是不到位,演变成读书人最擅长的“文字官司”窝里斗;就是太过头而被利用引发“肉体战争”。因此“天子们”更需要亲自吃透原著要表达的正确含义(特别是有关“精神战争”的部分),避免被他人有意无意的曲解,将真理再多延伸一步变成了谬误!

    好在这种新理论的原著,都是由汉字写成(只有极少数的文章有英文译本),真想看的应该不难看懂。而且都集中在网站新里程碑里面(博讯新闻网的《潘一丁文集〉中也有一部分)而“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可以随时上网阅读调用。

    二,在自认为初步掌握了这种战争的精华要义后,不妨可以“牛刀小试”地,在格守“精神战争三原则”前提下,上网到一些常去的论坛上实践一下。对一些认为有悖于“新理论”的论点(或社会现象),可以尝试着从“知其所以然”的层次上认识其错误的本质。再以“新理论”的观点发表自己的看法。也可以直接从新里程碑网站中保留的数百篇内容广泛的杂论或其它文章中,挑一篇跟讨论内容直接有关的文字转贴(无需事前征得同意,只要注明转贴出处,以便文责由笔者自负)。亲自体会以下这种战争的“威力”,和“新理论”相对于原有社会理论的正确性。

    只是提醒所有想这么做的网友们,应该考虑到:我们的对手,正是长期沿用错误的社会理论,以及那个在只知其然的表象层次上,理解、解释出来的中古代中国文化,两者混交后所形成的习惯势力,整体已经演变成为社会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类似那些欺行霸市的“恶霸”。虽然在当前所谓的“文明社会”中,其总的表象上会显得文质彬彬、道貌岸然,但是本质上完全一样。这只要想想“红楼梦”中的贾府老爷们,或巴金小说中的冯乐山老太爷的所作所为就知道了。而在西方的文学名著中,入木三分的相关描写,更是比比皆是。要是再到今天,则去看看当前充斥屏幕上的相当一部分电视剧中的情景,更完全只能用“男盗女娼”才能准确形容了。

    所以在当前社会习惯势力这个“恶霸”的事实把持下,单打独斗地想要抵制对抗,一部分人当然就会觉得力不从心了。所以个别网友曾在邮件中说,他们转贴笔者的文字后,反应冷淡,有一种得不到支持呼应的孤立感。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有足够多的事例或者自然规律都可以证明,任何一种新生事物都和才发芽的种子一样,在开始出现时,和那些已经进入衰亡阶段的枯藤老树相比,都是显得比较弱小无力的,不要说现实社会中,普遍存在“西瓜偎大边”(或叫一窝蜂)的现象,就算偎过来,反而会把新生幼苗压断夭折的。设想一下,要是“新理论”的观点,十年前就被权力或权威机构肯定并加以宣传推广的话,那还不成为一条“争名夺利”的捷径,蜂拥而上的结果,不要说笔者本人了,就是其中的部分“真理”,也会在学术腐败的势力和权力干扰下淹没的。事实的却如此,只要看看今天社会上,已经有一部分比较高格调的平面或影视媒体(如凤凰网),以及网路论坛(如强国论坛),又在开始关心讨论起中国文化的“复兴”来。但是可以不客气的说,这些观点或言论中,正确的部分“新理论”中早已阐述过,那都嘟囔囊含糊其词、解释不清的部分,则完全可以由“新理论”来说清楚。但是却从来没有听到或看到他们提到过这种理论,好像这种已经能够“能他们所不能”的“新理论”根本不存在(他们的心态,用粗俗的话来说,就是“你算哪颗葱”)。所以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要么就是他们孤陋寡闻,忽略了一个最不应该忽略的、绝对来自于实践的社会之“野”的新思维;或者这些人自己就根本没有听进他们“祖师爷(孔夫子)”关于“礼失求诸于野”、“不耻下问”之类的正确教导(不服气可以向网站新里程碑上的任何文章提出公开挑战,笔者保证“有教无类”),他们自己反而成了小说“水浒传”中王伦的学生!

    这里要特别强调指出的是,“新理论”已经不再是襁褓中可以轻易“扪死”婴儿,而是已经在精神丛林中经过风雨、见过世面,更在精神(不是肉体)层次上,按照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和许多自认为强者、高手的网友或论坛交过手、过过招(相关文字的链接中有部分纪录可作征明),以事实确立了这种理论不可战胜的强势地位。所以现在已经可以断言,就算从肉体上把笔者“批判掉”(根据中外历史经验,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也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这种理论和相关阐述文字,已经通过网路,像“种子”般地被保存了下来,甚至相当一部分已经植入人心,只要气候环境条件适宜,随时可以发芽成长。任何形式的封锁打压,都只能公开证明这些行为者的无理或心虚无能、害怕他们的理论“靠山”来日无多。因为他们“投靠”的,是迟早要被打倒而自身难保的错误社会理论“反动派”。一旦逐渐有更多人认识到错误的社会理论,时当前全人类社会产生的种种灾难和不幸的“罪魁祸首”,自觉加入战斗,必将产生“滚雪球效应”,虽然不能指望社会的习惯势力会立即改观,却一定可以很快看到人类未来希望的曙光。

    所以网友应该根据科学“认识论”的原理,拨开表象层次上的迷雾,从知其所以然的本质层次,看清两者完全相反的发展趋势,从而对对“新理论”建立起充分而绝对的信心。这个趋势就是:一个是新理论欣欣向荣、充满将“取而代之”的生机活力;一个是漏洞百出、难以自圆其说的旧理论,只会越来越衰老无力,垂死挣扎(但可能会“狗急跳墙”地求助于权力的支撑或直接出面干涉打压)、走向没落。可以肯定,总有一天,只要再加上“一根稻草”,就会将其压垮了。而这根根“稻草”,就是逐步掌握了新理论的全世界“天子们”!

    三,如果在实践过程中发现受挫,不仅说服不了他人,自己反而有难以招架反击的尴尬之处。除了应该仔细认真检讨是否因为“武功不到家”(没有真正吃透“新理论”的精神),被人发现破绽、钻了空子而处于被动的下风。这时可以“吃一堑长一智”地、设法从“新理论”的相关文章中找到自己的不足之处,再重新来过,屡败屡战地,直到娴熟掌握、运用自如为止,完全不必泄气。当然,有人可能因此怀疑“新理论”是否也有不能“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死角(有的话愿意正面领教)?那也不要紧,更不用担心。只要的确属于精神战争的范畴(符合三原则),请把问题转到新里程碑网站笔者的邮箱([email protected]),由笔者公开作答。正所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是也!

    

    (注: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同名文字的链接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05/czl50410.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精神战争”三原则
  • 潘一丁:绝对真话:今天是愚人节
  • 潘一丁:谁才害怕真正的“言论自由”?
  • 潘一丁:“精神战争”和目前论坛的本质区别
  • 潘一丁:论“精神战争”
  • 潘一丁:我们的确在自食其果
  • 潘一丁:中国人不要“自废武功”
  • 潘一丁:正确的“新思维”从哪里来?(为“两会”的召开而重新发表)
  • 潘一丁:“和谐社会”只能靠“精神战争”打出来
  • 论经济/潘一丁
  • 潘一丁:起来,不愿做跟屁虫的人们
  • 潘一丁:集巨人和侏儒于一身的毛泽东--另类纪念毛泽东诞辰111周年
  • 潘一丁:人大为什么不与时俱进地和美国接轨
  • 潘一丁:尤先科的“中毒”和陈水扁的“中枪”
  • 潘一丁:还没有走出丛林的联合国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65)--乌克兰危机是国际性的窝里斗
  • 潘一丁:学术腐败是对错误社会理论的惩罚
  • 潘一丁:美式“民主选举”和大众皇帝的“自我拍卖”
  • 潘一丁:桔子和枳子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