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焦国标“落水”了吗?--剖析“极右语境”的自我克隆术/冼岩
(博讯2005年4月10日)
     [冼岩投稿]

    在围绕“焦国标现象”所展开的大讨论中,一些“好心人”提出:焦国标现在正落难,“被端掉了饭碗”,此时批评他,无异于“落井下石”,不厚道。

     这种论调相信许多人不会感到陌生:凡异议人士有所言论出现,对其批评的人总是被视为“落井下石”,因为异议者可能遭到政府的压力。于是一来,异议者由此获得了可免于舆论批评的特权;不管他们说些什么,不管他们的言论会产生何种公共影响,对他们只能赞颂、同情,不能批评、指责。于是,那些极端言论也与极端的异议人士一道,被供上了只容仰视的神坛,受到追捧,成为“英雄”示范,公共舆论和社会情绪中的极端一面由此愈演愈烈,这就是“极右语境”能够不断扩展的自我克隆术,这也是导致中国社会结构趋于刚性、温和理性的政治改良难以启动的一大祸端。 (博讯 boxun.com)

    这种唯恐“落井下石”的道德心态并非源于同情不幸者的人性美德,而是自由主义在中国多年观念灌输、辛勤启蒙的结果,因为它的同情仅仅指向一个特定方向,那就是针对政府的异议者。没有人认为,赖昌星逃到国外,就不能骂了;更不会有人因为秦桧每天都跪在那儿太累,就产生了同情。贪官纵然已经被削职,仍然要受到追究;仅仅只有异议人士,不管他们的言论会产生多大的负面效应,仍然受到被自由主义左右的心态语境的偏爱和庇护,容不得其他人动他一根毫毛。这样的心态语境,不滋长出“极右势力”才怪!

    这种对“极右”的庇护在此次焦国标事件中达到了顶点。焦国标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不过是校方“打算把他从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调到古代文献研究中心,焦国标不接受”;这比之美国媒体开除在伊拉克战前采访萨达姆的著名记者,温和多了;焦国标离开中国,是应“美国民主基金会的邀请,到美国进行为期半年的短期学术研究”;至于“校方不同意他到美国,但他还是决定接受邀请,因此学校最后给他[自动离职]处分”--换了任何一个老板,有可能作其它处理吗?

    可见,焦国标的离中趋美,是他自己作出的选择。他终于可以离开他心目中的“专制屠场”中国,到被他赞叹不已的伟大自由圣地美国去了,人们应该对他表示祝贺。这么一来,他原来以为只有在“来生”才能实现的“当美国兵”的愿望,今生就可以兑现了;他“今生今世最大的愿望和苦恼”:怎样才能在“见利忘义,卖身投靠”的路上走得更远?怎样才能“堕落成为民族罪人”?--从此已无须“苦恼”,用不着“愿望”,可以直接付诸实施了。对于“词典里没有大节小节,只有民主与专制”的焦国标来说,人生如此,夫复何求?要知道在此之前,他还以为自己“连给美国政府提鞋后跟都不配”呢!那些口口声声为焦国标抱屈的人,恐怕就象郭飞熊先生一样,误读了焦国标--以为他会“感到后悔”,哪知道人家其实是“自豪八百辈子”--他只怕又“心里不禁刮起十二级的蔑视和嘲弄的台风”了:我“落井”了吗?难道美国是地狱吗?我正美着呢,“你给我爬一边儿去吧”。

    公共言论的道德律,应该是既要对当事者负责,更要对公众负责。不能因为某人被“不公正对待”,就对其负面言论视如不见,让其享有免于批评的特权,否则,这只会使此人由受难者蜕变成为施暴者。公共舆论应该同样鼓励同情其遭遇和批评其言论的声音,如果只容忍一种声音,必然会导致“言论专制”的效果,不管这种专制是源于暴力强制,还是源于社会心理。

    有位管见先生说我“抓住一切机会攻击自由主义”,这话太抬举我了。我纵然再努力“多产”,也不可能“抓住一切机会”。或许是由于在“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普世”语境下,自由主义遭到的批评越来越少,受到的赞誉越来越多,因此才觉得少许的不谐之音越来越刺耳吧。如果自由主义还是原来那种开放性的思想体系,它就需要批评的声音;如果管见先生是他自己所标榜的自由主义者中之一员,他就应该感激我对自由主义的批评。

    在前两篇文章中公开表示支持焦国标、为焦国标辩护的张三一言先生,在最近的《谁将是失语者?──评冼岩的「自由民主精英失语」论》一文中,却表示他自己反对“在张扬人权的目标下,美军有直捣北京的权利”,同时还说“在美军攻打伊拉克时,我第一时间在中文论坛上公开表示坚决反对”--既然如此,你还支持焦国标、为他辩护什么呢?焦国标赞成的伊拉克战争以及“在张扬人权的目标下,美军有直捣北京的权利”(见焦国标《致美国兵》、《我为我的<致美国兵>自豪八百辈子》),你都“坚决反对”;我和郭飞熊批评焦国标的正是针对这个,你又是怎么掺和进来的呢?恐怕是连争论的焦点都没有搞清楚,一看到有人“攻击自由主义”,就迫不及待地拍马冲过来了吧?

    这或许就是张三一言文中所说的“自由民主人士之间争论是正常现象”--莫非自由民主之外人士与自由民主人士发生争论就不正常了,就要誓死捍卫?

    看看“自由民主”被这些所谓的“自由民主人士”惯成了一种什么东西?这就是在“自由主义思想在当代中国民间成为主流”的语境下,能够孕育出“极右势力迅猛膨胀”的重要原因。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