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学渊:既不必畏日,也不必反日
(博讯2005年4月08日)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最近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建议日本担任新的常任理事国,引起中国民众的普遍不满。日前网上作家文扬在一篇题为《今天,我们都是水木清华人!》的文章中号召:“每个人都发声,每个人都签名,一只手为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签上自己堂堂中国人的名字,另一只手为自己发声和签名的自由权利而签上自己堂堂大写的人的名字!”今天,就有海外民运人士王丹、王军涛等致函安南,表达反对的意见。

     联合国的格局是二次大战的后果,美英法俄中五大国当家做主,是那个时代的要求。今天是否有增加常任理事国的必要?我没有全局的见识;但我以为让日本当常任理事国,它未必会做什么坏事。然而,日本政府对二次大战的罪行,非但不认错,有时还会振振有词,亚洲受害国人民是不会接受安南的提议的。 (博讯 boxun.com)

     事实上,英法俄中四国都不想改变现状,美国即便有此“扩军”的想法,也是不成熟的。譬如上任的新官有无否决权?就是一个很不好办的问题。我以为,美国不过是卖个顺嘴人情,说说而已;至于安南,我则怀疑他可能还有经济问题。然而,当初美国质疑安南的儿子腐败的时候,中国站出来力挺,好像是帮助了一个黑人,就会得到了世界革命人民的支持;而这位非洲政客非但不领情,还拿日本来刺激我们中国人。

     目前的局面是,英法俄三国都不是世界的霸主,它们都没有美国的派头,而以日、德两国的经济力,又不好意思对它们说“不”,因此都等着中国使用否决权,而且三国都知道中国一定会这样做。这个道理很简单:如果日本当了常任理事国,中国政府就会进一步失去它的合法性,乃至全体成为曹汝霖。但是,中国政府似乎很为难,它要发动群众来反对,如果安南知难而退了,就省得它投票当恶人。

     五十多年来,中国政府拆了那么多烂污,从来也没有请示过老百姓;但内外有别,它在联合国就很少使用否决权了。这固然是“高高挂起”,但更象是唐人街里“金钱挂帅”的中国人,不参与美国政治不说,还把垃圾倒得满街都是。而今天民间对日的政治脉搏,政府也摸得很清楚,只消投个票,就可领个功;百姓会叫好,安南、小泉们还会朝你“一鞠躬,二鞠躬……”,堂堂皇皇地做人,又怕个什么东西呢?原来是“常任理事国”成了“常任弃权国”,就象贾桂站惯了不会坐似的,要投“大东洋国”否决票,反而觉得不自在了。

     安南提出这个建议,无疑是对中国人民的不尊重。但试问中国政府:安南说这番话前,知会了你们没有?中国身为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又有许多官员在联合国任职,乃至要职,难道就对安南毫无制约吗?等到安南把如此敏感的话题说出了口,使问题变得非常棘手,那些官吏是否犯有渎职罪?安南自说自话,我想也是中国政府长期放任的结果。

     事情其实很好办,对安南这个人,没有什么可客气的,只须正着颜色告诉他:“我是当家的董事国,你不过是个掌柜的,以后说什么话先要告诉我,否则我炒你的鱿鱼。”文扬先生说:“每个人都发声,每个人都签名,……为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签上自己堂堂中国人的名字……”就大可不必了,这不但是倒置了主仆的关系,而且要去发动群众,弄不好就会是一场“抵制日货”的“打砸抢”运动,那就有违“稳定高于一切”的伟大思路了。

     中国政府对安南的一个小小建议,就如此失措,实际上是一种畏日情绪。民智开发,治国有方的日本,想当个常任理事国,本来也没有什么错;它祖上有“前科”,我们中华民族不答应,把它否决了就完了,不必小题大做,引火烧身。日本是一个严肃有为的民族,也是一个知道厉害的国家,当初被美国打败,从此就服了美国。如果中国使用否决权,换来的也只会是被尊重。

     然而,中国之被世界社会真正地尊重,还在于政府尊重自己的人民,解放中华民族的心灵。

     二〇〇五年四月六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学渊:评伯恩斯坦的公开信
  • 朱学渊:藏民族和尼泊尔人中的中国北方诸族成分
  • 朱学渊: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
  • 朱学渊:“中国人权”的“庐山会议”
  • 朱学渊讥评:金正日之子可能接班
  • 朱学渊:举棋不定,看胡锦涛的政治前景
  • 朱学渊:温辉先生期待胡锦涛的黑格尔之梦,必碎
  • 朱学渊:胡锦涛露出凶相
  • 朱学渊:胡锦涛“有信仰又有悟性”,还是志大才疏?
  • 朱学渊:胡锦涛“有信仰又有悟性”,还是志大才疏?
  • 王一梁、朱学渊谈中共抓人
  • 朱学渊:王光美宴请毛泽东家人的政治信息
  • 朱学渊:一堆糊涂虫说林彪
  • 朱学渊:共产党准备放弃台湾的气球
  • 朱学渊:“美国之音”上的“夜壶言论”
  • 朱学渊:“尊毛复古”是“在政治上帮倒忙”
  • 朱学渊:一群仙鹤飞过/有感章诒和女士的回忆
  • 朱学渊:回归“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为左海伦新书发感
  • 朱学渊:“高瞻案”之我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