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冀晋峪:中共统战与邯郸罢教事件
(博讯2005年4月02日)
    

    中华是重史民族,保留史实是史学家义不容辞的责任。然而,写近、现代史,就避不开揭中共疮疤;还历史本来面目,就要不惧中共法西斯黑手党红色恐怖,就要批驳中共歪曲篡改历史的勾当,说出历史真相。基于这样的认识,我犹豫再三之后,还是决心记录如下历史事实,供读者和史家一飨。

     45 年,抗日战争结束。本是万民欢庆、百废待兴之时,然而中共已是迫不及待为与国民党争天下而虎视眈眈、磨刀霍霍了。为了占得打内战的优势和本钱,中共施展了最诡诈毒辣的一招——土改。中共通过土改,愚弄广大农民,挑起所谓阶级仇恨,使广大贫下中农抢掠霸占地富土地财产,侮斗残杀地富分子,民众就此走上了欺天悖祖、彻底颠覆中华传统美德的道路。贫下中农也由土改上了中共贼船,甘心为虎作伥,当共产炮灰。共产邪毒进入这些共产炮灰后,共产兽性大发,使他们地地道道成了不惧抛头颅洒热血的共产邪教的邪兵。土改是中共得天下至关重要的一步。至于贫下中农以后变成了一无所有的贱民,则是后话了。 (博讯 boxun.com)

    在土改中,邯郸的大批中小学教师遭到了灭顶之灾,因为他们大多数都是地富。过去的中小学教师地位高、工资高、工作稳定,所以很多教师成了地富,不少还兼工商业主。(注:教师职位是很多留学生欲得而不能的,教师界在地方上的影响也是无可匹敌的。)

    我祖父因在大学得“史地”第一名,受到光绪皇帝接见并殿赐“洋举人”的荣誉。祖父又在邯郸创建掌管现代中小学,从而在邯政界教育界是众望所归、举足轻重的人物。抗日时期也曾任敌伪省参议员。故而,中共宋任穷、解学恭对祖父屡来函表“久仰”,共商抗日大计。太行的敌工负责人之一李开湘(总后副政委,55年少将)更是尽力慇勤,互有来往照应。我父亲也很快成了重要的敌工干部。44年,李又亲自批准我父母的婚姻,这是出于统战考虑:一方是邯绅士之首,一方是邯郸 “三德”之一(外祖父是最早期法律毕业生,长年在邯中学教外语,其名尾是“德”字)。李是下令逼我父亲成婚的,以示组织的特殊“关怀照顾”,算是为我祖父、外祖父开后门。那时的中共统战人员们对祖父和其他教师们或如学生敬师一样百般恭维,或似神交已久般相见恨晚。这些对官场应酬并不陌生的绅士们实在没想到中共日后的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翻脸无情,乱棒打杀。

    邯郸教师界在抗日时为中共贡献良多,大批热血青年是在他们支持下加入中共抗战的。教育界在地方的影响力无可匹敌,故中共势力常在教育界人员帮助下得到日伪的“手下留情”及顽伪的“弃暗投明”。

    抗战后,地方绅士们大约还天真地期待共产党知恩图报,论功行赏,共商国事,教育兴国呢。谁成想,等待他们的是“斗地主分田地”。土改中,这些教师的土地财产被分不说,个人及家人受尽各种侮辱残害,有些教师因此致残致死。

    有鉴于此,邯郸各地中小学教师联合起来,罢教抗议“土改”暴行。其影响传到了“蒋管区”及共军中教师的亲属和学生中,也传到了蒋军人员中,这相当程度动摇了民心,自己军心及蒋军中亲共之心。这一下中共慌了手脚,采取补救措施,花言巧语,威胁利诱,劝教师们复课。然而大家土改的伤口还在淌血,对中共寡情薄义愤愤不平,对中共的说翻脸就翻脸也心有余悸,故都不同意复课。教师们提出赔礼赔偿,退还部分财产、保障教师人格权益,教育界由冀卓吾掌管的要求。教师们提出口号:冀卓吾不出来,我们决不出来!这是教师们对祖父寄予厚望,希望以祖父的名望地位达到替教师申冤和保障教师权益的目的。

    土改那年,由于当地负责人是祖父的学生,为了保护他生命无虞,故而通知农会,冀归属城市搞教育,冀不参加土改,也不分配房产地产。由此,祖父才免受土改的斗争之辱和皮肉之苦。同时,在当地土改负责人干预下只把数百亩城郊良田分掉了,五个很大的院舍留给了子女,城里的工商产留了下来。祖父这一门虽然侥幸,但他却有兄弟死于土改。

    我祖父听闻各地土改发生残酷事件,惊魂阵阵,暗自庆幸;对中共手下留情,心存感激;自己也尽力以共产历史观来理解土改,根本看不透中共的欺天愚民之举。待中共领导登门拜访,许以他负责邯郸教育一把手之职,许以对遭土改迫害的教师予以赔礼补偿,保障权益,祖父慨然应允出山,帮助中共结束这次罢教行动,平息不利中共夺江山的影响。祖父长期与中共合作。此次虽为中共立了大功,于己却是添了抹不去的污点,其子孙以后在中共统治下遭受种种虐待,应说也有祖父遗留的罪孽吧。

    中共历史书从来是提蒋管区的罢课罢教事件,从未提过中共统治下亦有罢教事件。邯郸罢教事件是特殊时期特定地点发生的独特事件,是教育界对中共的公开怒吼和公开对抗,是具有慷慨悲歌传统的燕赵人民反抗中共值得讴歌、不可湮没的一页。

    中共在当时战争情况下不得不掩盖法西斯黑手党面目,暂时做了些让步,以狡诈欺哄度过了难关。至于邯郸的大多教师们,遭受了土改沉重打击,虽做了反抗,但终究未认识到中共罪恶本质、狼子野心和毒辣狡诈手段。他们对中共抱着天真的幻想,把日后的保障放在我祖父当“一把手”、当“中保”上,放在他和中共官员的“交情”上,这实在是一厢情愿乱投医,岂不知世事变迁,我祖父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我祖父充其量只能当中共的花瓶了。另一件可惨可悲的事是,邯郸大批教师都是地富,其子孙多在农村,谁也没想到中共掌权大陆后,搞起“城乡差别”,农村人就此成了“贱民”,而地富子孙成了贱民中的贱民,这些教师在农村的后代多被剥夺了受初中教育的权利。我祖父创建并掌管邯郸现代教育几十年,最后,他在农村的后代竟被剥夺了受初中教育的权利,中共的天理良心何在?!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冷水:统战术就是古代纵横家的学说
  • 孙丰: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 遍插茱萸少一人——冷嘲中共统战天下姓“林”者
  • 常安:中共统战海外中文传媒脚步加快
  • 常安:中共统战海外中文传媒脚步加快
  • 宋美龄的去世使得大陆失去了最后一根统战稻草
  • 中共统战起家 为何不统民主派 - 明报社论
  • 中共的新统战伎俩可以休矣
  • 林思云:关于中共的统战工作
  • 林保华: 中共施统战伎俩,彭定康变座上宾
  • 黄丽满主导民主党派换届 惹组织部插手统战部传闻
  • 统战部部长阎明复关于西藏的备忘录(1987年)
  • 台湾大选敏感时刻中国出现网路统战活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