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文化比法律更有尊严》质疑
(博讯2005年3月16日)
    当爆竹成为公害——《文化比法律更有尊严》质疑
    
       春节已过,关于禁放爆竹的话题却并未停止。近读许纪霖先生《文化比法律更有尊严》一文【注】,感到有必要说两句。 (博讯 boxun.com)

    
      许先生主张“将国家和市场的意志驱逐出生活世界,将春节的主宰权还给文化,还给传统,还给每一个普通的老百姓”,立论甚高,或大有深意,不便置喙。但他专门拿“禁放”说事,认为“比春节晚会更荒谬的,是那个禁放烟花爆竹的地方性法规”,笔者却很难苟同。
    
      许先生质问道:燃放烟花爆竹“有着上千年的民俗文化传统的事儿,禁它干什么?”为证明“禁放”的“荒谬”,他还“借助”了“文化人类学的解释”和一位洋“大师”的例证。说巴厘岛斗鸡游戏“虽然被行政权力以迷信和赌博为由严格禁止,却屡禁不止”,因为它“有其非常独特的、不可替代的社会文化功能”,“强化了宗族的集体认同感和对自我的理解”。笔者真是太愚钝了,实在看不出“中国人的放鞭炮,何尝不是这样!”妇女裹小脚传统也有“上千年”,它是否因曾具“非常独特的、不可替代的社会文化功能”而有必要恢复?其实,爆竹在历史上也是禁过的,比如光绪年间天津就曾颁令“禁止燃放”“起花”、“两响二踢脚”和“两响手花”,其理由是:“城市人口稠密”“易致火患”“尤易伤人”。民俗的“社会文化功能”因时因地而异,岂能千年不变?居然还“不可替代”!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不就是个节日“乐子”,何必拔到吓人的高度。
    
      许先生以巴厘岛斗鸡为据,断言“在深厚的文化传统面前,浅薄的法律总是败下阵来”。的确,近年有不少“禁放”法规“败下阵来”。按照许先生的描述,“法律禁归禁,百姓放归放”,甚至“首都北京照样遍地炸响,满城开花,百姓与查禁人员玩起了游击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累得警察叔叔直淌急汗”。住在北京禁放区的人都知道,许先生的话有夸张之嫌。但即便如是,也不能证明“禁放”是错误的。未禁住自有原因,但并不等于不该禁,学人焉能以成败论是非!目前社会上赌博者越来越多,我们能因禁止不力就全面开禁吗?法律要考虑到“民俗文化传统”,但首先要考虑的恐怕还是现实生活。关键在于是否有益于社会的和谐发展。
    
      关于“禁放”,我们必须搞清楚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理由。事实胜于雄辩,请看网上随机查到的某城情况:“当时……‘万炮齐发’爆炸声震撼整个端州城。风景优美、空气清新的城区顿时笼罩在经久不散的浓重硝烟之中,广大市民和游客都处于高度噪声和硝烟污染之中,感到呼吸困难,……某工厂的厂长被火箭烟花射中左眼,后到医院做了摘除眼球手术……”令人不解的是,许先生居然说“爆竹引起火灾”“烟火会伤人”“需要移风易俗”“大都市要有现代风范”,都只是“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火灾、伤人等危害在许先生看来,大概都无所谓罢。而我以为,当爆竹成为现代城市的公害时,就有禁止之必要。
    
      二是范围。考虑到传统习俗的影响,其实许多城市并非全面“禁放”,而是“限放”。许先生笼而统之地说:“包括北京在内的其他300多个城市,却严禁百姓点爆竹!”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其他城市如何姑且不论,今年的北京,如果谁愿意燃放,完全可以到五环路以外的“非禁放区”去开心。人口密集地区“禁放”,与全部地区“禁放”,并不是一回事。另外许先生说上海等地可以“自由”燃放,亦与事实有出入。按照上海的规定,南京路、淮海路、四川北路、中山东一路、中山东二路、新华路等皆属“禁放”的“路段和区域”,并不“自由”,而且也不可能“自由”。许先生是做学问的,这些事想必分得清。不宜歪曲事实以就其说。
    
      三是感受。许先生说已经“解禁”的“上海等地的市民还算福气,可以自由放鞭炮”。福气是一种感受,冷暖自知,许先生一定是调查过了,可惜没有公布数据及来源。按照许先生的意思,未“解禁”城市的居民都没“福气”。笔者没有调查,不敢乱说。但作为一位北京市民,我认为“禁放”才是福气。今年的资料没有查到,以2004年为例,北京因燃放烟花爆竹共造成5人死亡,致伤307人,其中禁放区75人,占24.4%;非禁放区232人,占75.6%。这一事实恰好证明“禁放”的正确性和不遵守“禁放”令的危害。对这些因“自由放鞭炮”而被炸死炸伤的人们来说,“福气”一事,真不知从何说起?
    
      四是权利。许先生说“禁放”是“剥夺百姓们希望的权利”,但这也只是一部分百姓的“权利”。先禁后放(限放)的“上海等地”之一的青岛,去年有一项调查,赞成全面解禁者仅占11%(赞成继续禁放者占24%,赞成限制燃放者占65%)。问题倒不在于人数的多少,关键是那些不想受到爆竹威胁的百姓尤其是需要安静的老人病人,怎么办?总不能以牺牲一部分人的安静与平安,来满足另一部分人的痛快罢!他们不想受到噪音污染,不想被炸的“权利”,难道就应该被“剥夺”吗?而从被炸伤亡者的角度来看,那些主张“解禁”者的“权利”,的确也不应伸张。
    
      五是利益。许先生认为,目前“商业和国家的一统逻辑潜移默化地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通过市场、媒体和法律的力量重新规划民俗文化。民俗文化原来的自然性、自发性和自主性消失了,代之以被金钱和权力主宰的同质性节目”。这话说得有些道理,但也正好提醒我们:“解禁”背后谁最得益!毋庸置疑,最得益者绝不是逞一时之欢而又冒着炸伤炸死危险的少年小子们(他们的爹妈正在家里着急呢);最得益者是卖爆竹的商家,以及那些四处游说鼓吹的文人墨客。不是有所谓“‘禁放’压抑了消费,不利于经济增长”之说吗?“禁归禁”,“放归放”,正是这些人作的祟!而对于那些游说的文人,我想奉劝一句:媚俗之道不可取!
    
      最后需要说的是,许先生还有更高深的理论(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的确是门大学问):“任何法律法规,只是一种人为法,它自身不具有充足的合法性,只有符合更高的立法原则时,才会为人们所尊重。而合理的文化传统,就是更高的立法原则渊源之一种。”如果确是“合理的文化传统”,作为“更高的立法原则渊源”,自然是有道理的,我们这些主张“禁放”的老百姓也只好做些牺牲了。但许先生说的“合理的文化传统”,其实就是求之于神:“腾空跃起的烟火,寄托了人们在新年中可望不可即的所有梦想:避邪趋吉、岁岁平安、发财升学、结婚生子——这些美丽而又缥缈的心愿不仅富人需要它,而且对穷人来说更为重要:人活在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贫穷,而是失去了希望。在无可捉摸的命运之中,中国的老百姓惟有在新春这个日子里,借助烟花爆竹这一媒介,向冥冥中的超越之物获得沟通,希望得到天意的眷顾。”
    
      读了这段话,我真怀疑它出自于一位当代学人之口。目前传统节日的淡化与乏味,以及法律与文化的冲突等,当有更深层次的原因,的确值得探讨。但历史上有益今天则未必,“民俗文化传统”并不具有天然合理性,企图靠恢复传统来解决现实问题,无疑病急乱投医;戏不够,神来凑,则更属荒唐!当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只要不妨害他人,有人愿意“借助烟花爆竹”,与“冥冥中的超越之物”沟通,以“得到天意的眷顾”,那是他的“权利”。只是不知道许先生今年新春燃放了没有?
    
    
    作者:田畔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文化殖民,抑或是意识形态奴役?
  • 龙应台:什么是文化?
  • 党文化的一部分:诬陷和株连/古德平
  • 党文化的一部分:恐怖和奴化/古德平
  • 党文化的一部分:谎言和欺骗/古德平
  • 许纪霖:文化比法律更有尊严
  • 党文化的一部分:暴力和稳定/古德平
  • 被“文化殖民”的农村 (图)
  • 中国文化中的流亡意识
  • 司马泰:中国菜 中国制造 中国神传文化
  • 中国知识分子摆脱党文化束缚的觉醒/张伟国
  • 文化安全的迷雾
  • 杨莉藜:文化安全的迷雾
  • 黄翔:惊闻《震旦文化网》站被封
  • 陈琛:甲申文化逆流——尊孔及其他
  • 张伟国:知识分子摆脱党文化束缚的觉醒
  • 朱学勤:2004——传统文化思潮激起波澜
  • 从科学家到交际花 杨振宁的文化反叛
  • 寒山:新加坡《联合早报》强奸中国传统文化
  • 东海一枭的震旦文化网被封
  • 知识改变不了命运 给民工文化泼点冷水
  • 李长春鼓吹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能力 强调舆论导向
  • 调查发现:中国传统文化在学生中缺失严重
  • 国家文化网发表孟伟哉声明(图)
  • 排队看脱衣舞 谁来丰富农民的文化生活
  • 未成年在押人八成小学文化 给一千万就愿杀爸妈
  • 哈佛教授建议:中国不能克隆美国汽车消费文化
  • 网友强烈谴责中共鼓吹汉奸奴才文化
  • 文化产业成国民经济支柱 经济总量与房地产业相当
  • 刘云山称要引导社会舆论“提高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能力”
  • 十大恶俗文化全排名
  • 世界文化遗产山西平遥古城南城门突然坍塌(图)
  • 达赖:文化得保存留在中国就有益
  • 中共镇压浙大 强制没收反日文化衫
  • 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成立
  • 历史文化名城遭遇铅中毒生态灾难
  • 欧洲导报:上海文化三大行业改革误着
  • 维吾尔民族组织指中国政府进行文化政治迫害
  • 恐龙: 我从“文化大革命”得到了什么 ?
  • 只有真正的全盘西化,才能真正的发扬光大中华文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