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章笑拳:去国将近二十年 神州依然是恶梦(图)
(博讯2005年3月16日)
    去国必然怀乡,哪怕是,对于一个微不足道的自我放逐者。然而,在一个离乡者的梦境里,乡愁的滋味,却常常有着别一样的恐怖。

    这些年,常常梦压着一个“游园惊梦”的老故事:神州老家,高楼万丈,灯红酒绿,游兴正浓;大约是青岛啤中的涝山泉水有利尿作用,突然,急冲冲要上厕所;但见,那传统的厕所里人头汹涌,几无插身之空间;好不容易等到一个“位置”,却无法立足,原来老式的公厕都属大通道式,粪坑已满,黄祸奔涌在凹凸不平的地面,我怎么也下不了脚,大呼遭殃,拔腿要跑。

    老婆推推我。啊,原来是梦境,好一个神州遗梦。我又一次地梦到了当年堂堂省会的公共厕所。据归国的朋友回来说,中国的公共厕所,除了大城市的几个对外窗口,其他的地方,依然保持着浓浓的原始风味,旧貌不改。

    另外,不止一次地,这些年来,我几乎轮流做着另外一个,几乎同一样的噩梦:重返大陆,回到了原来的机关。

    神州的情景一切照旧,我明知那里“高楼万丈遍地起”,可我为什么却一时视而不见?唯有那不学无术,给单位领导开小汽车的司机态度更加恶劣。我仍然记得他向我暗示,要我在伪造的人大地方选举中,投某本单位长官一票。在故乡,没有逢迎拍马的一套,不仅一事无成,甚至要叫你下岗。我一怒之下正欲拂袖离去,那从司机晋升到了办公室主任的小官人,却一下子露出了狰狞的嘴脸,他大喝一声:“你的护照被没收了!”

    我一时万般焦急,百无聊奈之中,禁不住为冒失的回流大为懊恼。我不得不又频繁地往返奔波于公安厅大使馆,排队轮候,为一纸出走的五星旗护照,为一张收留的外国的签证……

    这是一个恶梦,一个道道地地的恶梦!一生恶梦无多,这确是一个令人心有余悸的真恶梦!这个恶梦跟上面那个肮脏的公厕的恶梦比起来,不禁令我更加恐怖。

    梦中的我,说什么也要冲出去,哪怕它是高高的柏林墙,哪怕它有着刺人的铁丝网,哪怕它有着封锁的机关枪。我,正待挣他个鱼死网破的时候,忽然间,听得窗外传来黎明的第一声鸟啼:天亮了!天,还是加拿大的天,一望无际,兰湛湛的,真好看!地,还是加拿大的地,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手握着一册小小的枫叶旗护照,沐浴着满天际的星条旗的温磬,纵然有百结的离肠愁绪,纵然有万般的不满情怀,笑拳此刻,心亦安了。

    西元2005年3月15日

    
章笑拳:去国将近二十年 神州依然是恶梦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