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綦彦臣:狮子的“一党专制”逻辑
(博讯2005年3月11日)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博讯 boxun.com)

    《伊索寓言》(网上英文版)有一段关于狮子分猎物的故事,今日读来特有新意,才有了这么个题目。
    
    狮子伙同狐狸、豺、狼猎得一头鹿后,命令三个家伙把猎物分成四份。狮子说:“第一份是我的,皆因为我为百兽之王;第二份是我的,概因我有分配的仲裁权;第三份也是我的,则由于我在捕猎时贡献最大;第四份吗,看看你们谁敢置爪?!”豺狼(二人)傻了眼,只有狐狸略带忿恨地咕哝了一句:“按功劳你该得大头儿,但你不能全占了呀!”
    
    以后的情况,凭推理就可知道了--不会再有兽(人)与狮子这个“一党专制”的独裁者合作了。人(或兽)们可以称他为王,但要真正地听他的,恐怕就是说梦话了。
    
    “一党专制”的另一个故事,就是《水浒传》的王伦悲剧。王伦独占一方后,不想接纳任何新来的人,林冲求他时,得纳“投名状”;到了晁盖一行人来时,王伦更不容纳--决不开放党禁,也不吸收加入,一句话:“你给我滚蛋!”--流亡可以,在我这里建立“非法组织”不行。况且他一行人来时,就是“非法组织”了呢!但王伦从来没考虑,自己是怎样从“非法组织”到占山为王的,且到他为王时仍是地道的“非法组织”!
    
    结果,本来可以造就的合作局面,却成了一场血腥的权力更迭。
    
    中国的独裁史全由《水浒》说透了!
    
    如果把王伦的事放在宋代的真背景中讨论,还真地有发生概率。宋代有一本武学课本,列为《武经》七书之一,叫《六韬》。该书系战国时人托名吕尚(即姜子牙)之作。至于宋代何以把它列为武学课本,原因不详。但有一点可以明白,《六韬》的开篇讲的就是合作的道理,并把合作看成自然之理。告诫统治者们:与天下分享利益的,得天下;独霸天下利益的,失去天下。
    
    模拟王伦与后来的宋江合作抉择,王伦的“合作学”学得太差劲了,因不善合死于火并;宋江学得好,能够与各种人合作,或是送以金银或是纳头便拜…
    
    毕竟《水浒》是虚构的读本!
    
    毕竟狮子的分配原理在中国的现实中屡屡应验!!
    
    中国第一个最强大的统一王朝,做梦也没想到会亡在几个戍卒手里(――至于“亡于胡”的谶言纯属江湖术士的胡说八道,全没一点历史逻辑观。)而在以后的日子,这样的“历史戏剧”屡屡发生。
    
    撇开王朝的更迭不说,但说强势者的统一欲望,每每在复演狮子“一党专制”的理论。狮子“一党专制”的分配理论扩展开来,就是“天下固然是我的,没有任何借口!”
    
    曹操(一个狮子的化身)说,“我持此槊,平黄巾、灭袁绍、定中原、征乌桓,何人可比?”于是,他要把孙权的那份儿拿过来,设想中还要把刘备的那份拿过来。结果,忿怒的狐狸终于忍无可忍,给他放了一把火儿。
    
    一把火烧没了阿瞒的统一梦。
    
    在阿瞒以后的苻坚仍不接受教训,这只强大的狮子说:“我有百万军队,投鞭断流,怎容东南一隅(东晋)不归王化?”
    
    狐狸连咕哝都没咕哝,硬着头皮就和狮子干了起来。8千军队打败93万雄兵。
    
    这两个战例被写入经典,是军事史上以少胜多的辉煌战例。但是,很少有人从合用主义理论上去认识问题,很少有人从狮子的分配方案上去反省问题。再强的势力也需合作,毕竟你还没强大到无所不能;再强大的势力也要尊重弱者的利益,毕竟历史上几乎百分之百的吞并都自食其恶果!
    
    苏联东欧“联盟解体,国旗增多”再清楚不过地说明了这一点。
    
    聪明的政治家和有战略眼光的政治集团总会考虑弱者的利益,才能真地免遭颠覆之虞。
    
    但,可悲的是从《水浒传》问世以来还没有哪一位中国政治家能悟透《水浒传》写得是什么,更不屑说让他们明白《伊索寓言》里“狮子分配理论”的含义了!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汉心:专制,败坏了社会创造力
  • 任不寐:两会:枪口下的专制演出
  • 赵达功:《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 章笑拳 :鞠躬讴歌自由民主 尽瘁鞭笞独裁专制(图)
  • 清理清理自己脑袋里的专制意识再说
  • 扬清:愚昧思想不灭,专制政体难破
  • 何永全:看中国专制皇朝的优秀之处
  • “教化”就是专制政权对民众的奴化/丘岳首
  • 江苏荣:摆脱专制独裁制度走向人类社会民主
  • 朴石:考试--共产专制下知识分子新的“入彀”
  • 考试、考试——共产专制下中国知识分子新的“入彀” 樸石
  • 悼紫阳,向专制说不!
  • 慕容文成: 浅谈共产专制,民主和台独
  • 观世山人:独裁专制政权的代言人阿米蒂奇的离任是一件好事
  • 哪家专制?谁人民主?宪法头条,一目了然(图)
  • 阮杰:专制是分裂的根源民主化才是出路
  • 观世山人:“中国特色”不应该是堕落为最后一个独裁专制国家的托辞
  • 杜义龙:荒唐的专制理论何时休?
  • 原野:中国民主化转型期如何防止军人专制
  • 西藏流亡政府官员声称中国政府没有权力对西藏实行专制
  • 一党专制需要替罪羊 “问责”成中国政治新亮点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向专制集团追索土地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