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党文化的一部分:诬陷和株连/古德平
(博讯2005年3月06日)
    作者: 古德平

    诬陷并不是共产党发明的,《水浒传》里就有林教头误入白虎堂的情节.说的是林冲遭人欺骗以比刀的名义带刀误入白虎堂而被诬陷为行刺的故事。在封建社会,因一人犯法而被诛灭九族也不少见。社会在向前发展,如今共产党的诬陷术和株连术也在与时俱进,手法也锤炼到了极致,使这个古老的罪恶被党吸收为党所用从而成为了党文化的一部分而得以花样翻新并发扬光大。

     纵观中共的历史,总书记们有几个没有被打倒过,全国上下有多少冤假错案,不都是诬陷的结果吗?中共的楷模周恩来更是亲自率领一班人马把称之为叛徒的顾顺章一家来个满门抄斩,株连无辜亲属。下面是我表哥和我六姥爷两个家庭被诬陷和株连的真实故事。 (博讯 boxun.com)

    故事一

    时间回溯到1957年。我的表哥和我父亲同岁。他身材魁梧,一表人材,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表嫂贤惠又漂亮,三个水葱一样的女儿。他在离家几十里地外的一个国办中学的后勤科工作。表哥为人正直,作风正派,全校员工有口皆碑。

    那一年,正是毛泽东掀起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大鸣大放的热潮中,号召人人提意见。即是毛后来称之为阳谋的引蛇出洞的龌龊勾当。提意见也搞人人过关,想不提都不行。表哥就提了一条有关加强学校管理的一条建议。没有想到被学校党支部书记理解为是冲着他来的。这一下惹出祸了。

    只是一条建议,还够不上反革命的标准。党支部书记从此就千方百计整他,处处排挤他。表哥心里没病不怕鬼上门,坦坦荡荡,不吃那一套。结果党支部书记使出了杀手锏,终于把这位表哥推进了地狱。

    学校里有一个年轻漂亮的未婚女教师,党支部书记就拉拢她,使尽各种手段让她诬陷表哥奸污她。女教师当然不愿意去做这样的事情,这也关系到她自己的名声。党支部书记利用权力恐吓她,终于使女教师就范。

    表哥也不是白给的,你说奸污就奸污了?明天到医院检查去!表哥真是一条汉子。

    那天夜里,党支部书记以工作的名义叫开了女教师的门,把她强奸了。

    那年头还没有DNA鉴定的技术,只根据处女膜是不是完好就得出结论。医院结果一出来,表哥傻眼了。

    表嫂不相信表哥会做出这样的事,学校大部分教职员工也不相信。然而书记大权在握,有女教师的证词,又有医院鉴定的结果,即使表哥浑身是嘴如何分辨的清?

    表哥被学校开除,回家种地去了。女人毕竟不如男人想得开一些,一年后,表嫂撇下三个孩子,撇下她心爱的丈夫,撒手人寰。

    表嫂去世后,表哥又当爹又当妈,含辛茹苦拉扯大三个女儿。那些年多少人为表哥做媒,表哥都一概回绝。一是怕孩子受委屈,二是放不下他心爱的妻子。后来直到三个女儿都出嫁后才娶了现在这个表嫂,娶这个表嫂时表哥已经是65岁的人了。这是后话。

    说话到了胡耀邦执政的年代,刮起了为冤假错案平反昭雪的风。组织上找到了当年的女教师,澄清了事实,这才还了表哥一生的清白。

    故事二

    当地人都管我六姥爷叫李玉和,说他就是现代革命京剧样板戏《红灯记》里的那个主角。他确实风光过俩阵子,一阵子是在文化大革命前他在世的时候,一阵子是在他死后的许多年以后,不过那是他在另外一个世界的光荣了。

    六姥爷弟兄六个,在当地也是个旺族。弟兄六个每个人都是一层正房,前面是东西厢房。前后一字排列,形成一个深深的庭院。六姥爷住在临街的一处。

    “我家的表叔数不清”,六姥爷家住过很多八路军伤员,他的孩子都对这些伤员以表叔相称,就像《红灯记》里的李玉和的故事一样。为了安全,伤员们就住在房山外侧的隐蔽的小屋里养伤。

    解放以后,六姥爷就成了功臣。这就有了他就是李玉和原型的一说。

    等到文化大革命时,有一个外号称之为狗肉丸子的党员因为和六姥爷有过矛盾,就诬陷说当时有一个八路军伤员出去后被日本鬼子给逮住了,一定是六姥爷告的密。

    这可了不得,比天塌还要命。六姥爷就由功臣马上变成了叛徒,一下子成了历史反革命,成天批斗成天挨打,非要让他承认自己是叛徒。六姥爷到最后也没有承认,到后来给打的起不来炕。批斗时都是由儿子背着去。那罪受的不是一般人承受得了的。

    六姥爷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早年参加八路军死于抗日战争,大儿媳改了嫁。留下了一个孙女,是爷爷奶奶把她拉扯大。要说六姥爷还是个烈士家庭呢,但是共产党是翻脸不认人的,烈属也抵不了叛徒的罪。

    因为担上了叛徒的罪名,全家都跟着遭了秧。子女和亲戚都被株连。二儿子家里的孙子和孙女都是上到小学毕业就不让再上了,因为她有一个叛徒的爷爷。

    六姥爷抚养的大孙女已经是到了婚嫁的年龄,未婚夫是她的一个同学,几年前参军后在部队里提了干,到他们准备结婚的时候已经是营长的官衔了。那时他们的恋爱关系已经确立了六年。恰恰在这时爷爷却被打成了叛徒。那时部队的军官结婚是要外调的,外调后结论自然是不准许结婚。两人都傻了眼。未婚夫专程赶回家里,一对恋人哭作一团。那是六年的感情啊。只因为爷爷是历史反革命他们就被活生生拆散了。

    作为纪念,未婚夫送给她一身军装,那时军装算是最高尚的东西了。她则送了一套黑条绒制服给他,那是她一针一线为她的心上人亲手做的呀。

    后来经过了多少年,爷爷被平反了。我高高兴兴的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她,早已为他人妻为人母的她心已如一潭死水。她平静又愤愤的说:“有什么用啊”。那个用字说的特别的重。说完还是忍不住落下了泪水。这是后话。

    六姥爷有子无女,跟侄女们的关系都走的挺近的,经常到某个侄女家住上几天,逢年过节侄女们也都来看他,就像亲闺女一样。自从六姥爷变成叛徒以后,大家就都不走动了,怕被株连。六姥爷也清楚自己的身份,对侄女们的疏远也就能理解了。

    六姥爷想我妈妈心眼好,不会嫌弃她,有一年端午节后,他来到了我们家住了几天。我们家也是穷的上顿不接下顿,虽然是端午节也包不起粽子。我三婶家前一天给了我家五个粽子,我们姐弟五个每人一个,当时就都分吃了,还是没有爸爸妈妈的份。我们那时不懂事,也不知道让给爸爸妈妈吃。

    我们把粽子吃完后,妈妈想也许我们家明年就吃得起粽子了,把用过的粽子叶留下来明年还可以用。就把吃完后的粽子叶泡在盆里了。

    六姥爷在后屋里发现了盆子里有粽子叶,第二天说什么也不住了。就回了他的家。

    几年后,六姥爷背着叛徒的名声去了另一个世界。

    多少年后,赶上平反昭雪的那一阵风,六姥爷被平反了。他又恢复了以前的荣誉,在那个世界里也算是有了一个交待。

    后来六姥姥因为什么和妈妈提起了那年端午节的事。六姥爷生前曾跟六姥姥说:“大侄女也不比以前了,背着我他们吃粽子,这样的亲戚走动也没什么意思了。要是以前她不会这样,她也是怕连累呀,谁让我有个叛徒的罪名呢。以后谁家我也不去了”。我妈妈这才知道了当年六姥爷非要走的原因。

    虽然平了反,然而,他的儿子和孙子孙女们却怎么也风光不起来。上辈这个叛徒的名声,株连了整个家庭和亲属。他们的青春不再,卑鄙的诬陷和残酷的株连葬送了曾属于他们的美好的年华,也毁掉了他们的一生。

    结束语

    如果说这两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过去就不要再提起,那么当今的现实是诬陷和株连已经成为了共产党的一种文化,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最典型的就像诬陷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案。参见录像片:是自焚还是骗局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1/17092.html

    各级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对法轮功人员的监控更是形成一个株连的系统,如有上访或有活动的单位或部门,轻则负责的人员被扣工资,停发奖金,重则下岗,主管官员丢官。家里一人练功,其家庭成员的工作、出国、提干和子女上学无不层层设卡,百般刁难,倍受株连。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党文化的一部分:恐怖和奴化/古德平
  • 党文化的一部分:谎言和欺骗/古德平
  • 党文化的一部分:暴力和稳定/古德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