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如此盛世:矿难如麻,人命如草/林保华
(博讯2005年3月05日)
    (争鸣杂志)

     去年三月从纽约去台北参观总统选举,随身携带刚买到的北京出版的二○○三年四月号“当代”杂志,在飞机上看。放在第一篇的报告文学“矿难如麻”,一看就放不下手,有一股好好写一篇推荐文章的冲动。但是那次的总统选举留下不少的后遗症,吸引我的注意力,使我不得不搁下这个打算。到中国出现一次又一次的矿难事故,想把它再拿出来写时,由于身边一大堆杂志,不知道放到哪里了。最近辽宁阜新发生矿难事故,我就趁清理旧杂志的机会,终于把它找出来,没有想到一幌就快一年了,期间又有官方数字的六千名中国矿工死难!

     草菅人命的矿难 (博讯 boxun.com)

     今年中国的春节联欢晚会以“盛世”联欢为主题,然而人命事故变本加厉,特别是二月十四日发生了辽宁阜新孙家湾煤矿的爆炸,造成数百人死亡,是中共建政以来最多死亡人数的矿难。这是盛世,还是死世?

     我不禁怀疑,在中国这样专制腐败的社会里,舆论监督有用吗?因为这篇报告文学出来后,在我看来是非常难得的一篇,但是在中国社会、中国文坛,居然毫无反应,希望这是我的孤陋寡闻。中共领导人在乎这些舆论吗?现在就算很忙,我也要把这篇文章再浏览一遍,把推荐文章简略写出来,供人们更多了解中国的矿难,更多的中国社会现实,更多关注生活在中国底层的中国矿工及其他民众。我们只要还存有一点做人的良心,就不应该忘掉他们的存在。关注中国的人权,不应该只关注那些名人,还有更多的老百姓需要关注,任重而道远。

     “当代”杂志的目录对这篇报告文学是这样介绍的:

     “比‘非典’更可怕的死亡,比死亡更可怕的腐败,比腐败更可怕的麻木。

     “作者长江,是中央电视台著名栏目《新闻调查》的著名记者,在‘新闻调查’之后,还抑制不住创作冲动,是因为还有很多痛苦,需要文字倾诉,还有很多愤怒,需要文字发泄,还有很多背景,需要文字揭露,还有很多思考,需要文字记录。

     “读《矿难如麻》,我心乱如麻。”

     作为同行,我非常了解这个“冲动”、“痛苦”、“倾诉”、“愤怒”、“发泄”、“揭露”、“思考”与“记录”。对身在中国大地的作者,我更理解她的痛苦,一切有良知的人的痛苦,还好他们没有麻木,所以中国还有希望。

     中国有一句成语,叫做“快刀斩乱麻”。共产党捞钱是快,因为他们爱钱如命,但那是他们自己的命;至于爱老百姓的命,可是难啊。所以每年大小矿难几千件,中共都有办法将每年的死亡人数控制在六千人上下,至少二十一世纪以来就在这个数字徘徊,就如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有一段时间可以控制在“七上八下”内。如果看到这篇报告文学中的古古怪怪事情,对此也就不会感到惊奇了。但是这些年来死亡人数没有“改善”,甚至恶化。因为如果有进步,他们肯定会大吹大擂宣扬他们的政绩,因此甚至可以有理由怀疑,因为每年死亡人数越来越多,显示中共草菅人命的情况还在恶化。

     作者长江采访的是二○○二年五月四日和六月二十二日连续发生的两宗矿难,都是私营企业。一个是富源煤矿,一个是繁峙金矿,都在山西,一个黑金,一个黄金,但是给矿工带来的都是灾难。这两个矿难之间,在六月二十日还发生死亡人数达到一一五人的黑龙江鸡西矿难。富源与繁峙两个灾难是中型灾难,虽然死亡十人以上已经列为“大事故”,他们的死亡人数数十人,没有上百,但是可以举一反三,可以由小见大。作者跟踪采访近一年,并且四下山西,当然,她的采访也受到一些人的阻拦。如果把文章中的一些情况与后来发生的更大的矿难比较,例如最近的孙家湾矿难,不但有“重复”的感觉,说明中共的不长进,甚至还会有更深的体会,那就是表现还更加恶劣。

     富源矿难的怪事

     通过作者的笔下,对富源矿灾,我了解到以下怪事: 一,古怪的“地理位置”。富源矿井,井口设在临汾市的乡宁县,井下资源属运城的河津市,因此即可相互抢,也可大家都不管。矿井在山西,但是发生事故后的不挂牌而可以被称为善后处理中心却在黄河对岸的陕西省韩城市,显然也是便于隐瞒真相和推卸责任。

     二,自发的“代理人”。在韩城的事故处理中心,出现不少代理人,代矿主对受难家属开展游说和分化工作,就赔偿金额讨价还价,目的都在“私了”。这些代理人是事故矿井附近其他矿主,他们发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精神,自发出来用最快速度将事件摆平,避免事态扩大而殃及池鱼。

     三,可疑现象的发生。事故发生前四、五天,井下作业面已经见水,甚至出现大水坑,但是还要下井。爆炸事故早上十点二十分发生,十点半洞口冒烟,下午五、六点钟救火队才来,而且是从韩城来的。为何不是山西省来的?是不是陕西管不着,山西也乐得“不知情”?虽然矿主立刻被抓,但是“自发”的事故善后处理中心的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疑是幕后还有大老板。而原来主管富源煤矿审批权的河津煤炭局局长在被“双规”后第二天夜里跳楼自杀。于是不少线索中断了。而那天下矿井的出工记录完全失踪,因此到底死了多少人永远是个谜。还有传说被救出来的伤残者被活活打死,因为赔偿死人远远好过养伤残者一辈子。

     到底政府扮演甚么角色?矿难发生后四、五天,省、市才有动静。作者说:“听说山西省一位副省长已经往下发了话,派公安一定要查清这些年来在河津一共有多少起‘矿难’被矿方人为的隐瞒了下来?到底有多少家矿山出了事没有在当地解决而是‘移师’韩城启动‘地下善后处理程序’?”当然,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连死了多少人都没有准确数字,只是说二十几个。

     富源在山西东南黄河边,繁峙则在山西东北,雁门关附近,距离抗战初期陈锡联奇袭阳明堡机场的地方也不远。

     繁峙矿难的背后

     繁峙矿难发生在义兴寨金矿的一个矿井,其中可以看到的怪事更加触目惊心:

     一,运尸专业户。在改革开放后河南发展卖血“产业”,山西则出现运尸专业户。他们有一条龙配套服务,包括运尸、藏尸、埋尸、焚尸。运一个三百到五百元,埋一个五百,烧一个八百到一千。他们为各个大小洞口出现的灾变服务。一个叫王小二的运尸专业户那天晚上就召之即来,他们来了十四个人。三十七个尸体分三个地方掩埋,所谓“埋”,浮土只厚三公分,一场雨腐烂尸身暴露;来不及掩埋的就火烧,而焚尸的野地离开公路只有十公尺,烧不尽的尸骨就留在野地里。大家已经见怪不怪。

     二,矿井的“二次破坏”。事故原因可能因为电线短路起火引爆井下刚刚存放两千五百公斤的炸药库。事故发生后第二天下午,不管井下还有没有人,矿主组织人将矿井洞口掩埋,害怕记者采访和政府调查。专家还不排斥矿主可能故意进行第二次爆炸,以便“毁尸灭迹”。

     三,政府的直接参与:

     第一,这是向政府承包的企业。繁峙是资源富县,财政穷县,秩序乱县。政府找私人来承包,他们只管收钱,别的一概不管。据说国家规定私营企业不准承包国有矿山,但是当地政府居然这样做了。这个矿井每年给县政府的“黄金开发服务中心”承包费六十万,给省义兴寨金矿五十万,但是公安、税务、环保、水利、土地等等还经常上山来收费,而且只收费不管理,因此矿主就私开滥采。本来开采八个洞,后来不知怎地变成三十三个洞。

     第二,矿主为了取得承包权所给的贿赂:矿长十万,县长二十万,黄金服务中心主任五万,管理站站长二万。

     和陈家山、孙家湾矿难比较

     上述两个矿难是私营企业,孙家湾则是国营企业,还有去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发生爆炸、死亡人数达一六六人的陕西铜川矿务局陈家山煤矿也是国营企业。两者比较,至少可以看出以下几点:

     一,繁峙是政府出面承包,阜新是国家煤矿集团出面承包,政府官员与企业官员都坐享其成,过着寄生阶级的日子。而承包者再外发,一包再包,层层盘剥。虽然因为资源短缺,煤炭价格上涨,但只益了那些官员,工人的安全一点没有保障。陈家山情况不详,估计也差不多。

     二,富源煤矿在出现渗水时还要矿工下井,去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发生爆炸的陈家山煤矿二十二日矿井下的工作层面已经起火,但是从来没有停工。国营比私营还不要命,该矿生产队为了增加产量,二十八日星期天也不让矿工休息,强调不下井工作的矿工全部要受罚,拒绝工作的甚至要停职停工。而孙家湾煤矿不但拖欠两个月工资,而且过年不许休息,否则不但不发拖欠的工资,还要扣四百元工资。因为世界性的能源和原材料价格上涨,企业利润增加很多,但是工人则更加要卖命。国营企业如此对待自己的“领导阶级”,可见中共是多么的虚伪无耻。

     三,富源矿难,“代理人”与死难家属“私了”的协议是每个死难者一次性赔偿一万八,但是如果进行抗争,“代理人”认为家属年龄小,家庭困难而发“恻隐”之心,就可以破例发两万多,最多有两万八者。但是孙家湾因为有国企后台,不必“私了”,那些承包单位要矿工立“生死状”,只赔两万。人命这样低贱,那些吃人的企业怎肯为了矿工的安全而在有事故苗子时停止工人下井,又怎肯花钱增加安全设备?

     四,孙家湾矿难,政府反应远比那两个私营企业快,因为事关“国营”的声誉,而且地处辽宁,人流多。政府的第一个措施是控制媒体,一律按照新华社发稿,如此就可以掩盖那些肮脏内幕;二是公安严密封锁,不许闲杂人进入,“国家机密”就可以不被泄露。然而现在是甚么时代?电话可以全部切断吗?金盾工程能够阻止全部人上网吗?难道那里的居民可以全部被灭口吗?也难怪有消息说死难人数不止两百多,所以当局才要如此严密封锁。

     民主与专政的根本区别

     中国的矿难,已经不是“处理”当事人,甚至罢免几个人的问题,更不是领导人“震怒”发批示或流几滴眼泪就可以“软硬兼施”解决的问题。根本问题是中共把人权放在甚么地位的问题。人权就是人权,不必偷天换日搞个甚么“以民为本”来欺骗国人世人。中共官员们眼睛要放在“人权”上面,而不是GDP上面,才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然而中共的“政绩”考核现在还放在GDP的贡献上(当然还有听话的最重要标准),“数字出官员,官员出数字”,GDP的饼做大了,官员的私囊也跟着肥硕了,哪里会理人民的死活?这也是“党性”压过“人性”的老问题。只要中共不改变观念,只关心自己的特权统治和利益,不推行政治改革,矿难和贪污腐败只会像孪生兄弟那样不可能减少。中国矿难死亡人数与每百万吨产量的比例是美国的一百倍,固然有生产力水平的不同,然而如果不是民主制度和一党专政的根本区别,会有这样大的差距吗?可叹胡锦涛还要向北韩学习,希望中国死更多人吗?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