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东海一枭:非健康的批评
(博讯2005年2月23日)
    
    
     民主人士和民运组织先天欠缺专制者那种钳制舆论统一思想的神功。民主人士之间,民运组织内部及各组织之间,民运与非民运人士之间,互相批评、被枇评和反批评,互相之间吵吵闹闹争争骂骂,是一种常态。所以,倡导健康的批评,在批评、被批评和反批评时保持一种正常健康的态度,就显得特别重要。 (博讯 boxun.com)

    
    民主人士,作为社会的“贤者”,时代的先进者,原该在言论、思想、行为和道德品质等各方面精益求精,善益求善,严于律已,率先垂范,同时大肚能容,雅量高致,经得起别人批评并且欢迎别人的批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但有从批评者的角度看,有些所谓的批评却很不正常,十分无聊,有的还明显充满恶意,于民运的团结和发展有弊无利。
    
    一是妄测动机:写文章说真话是为了出名,发签名信呼吁书是作秀,为农民工拆迁户打官司是为了名利双收,反对中共专制是因为官场失意,追求民主自由是为了出国为了当民运领袖,甚至,坐牢也是一种苦肉计,为了积累政治资本抢夺民运资源…,不论干什么,这种人都能从中发掘出负面动机阴暗目的来。
    
    殊不知动机这玩艺玄乎多变错踪复杂,有时连其本人也说不准,外人测之难免缪之千里。如问我挺身而出大搞“三反”(反腐败反特权反专制)活动,高举“三真”(用真名说真话做真人)旗帜,动机何在,究竟是为了祖国?为了父老乡亲子孙后代?为了个人尊严?为了出名?因为好玩?是心血来潮一时兴起还是处心积虑早有预谋?殊难全面回答。看得破忍不过,反正我就这么站出来了。但有的人说我喜欢作秀,想出名想疯了,贪图稿费等等,真是以小人之心度人了。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虚名或稿酬,值得付出那么多吗,凭我原有的条件,我完全可以在另一条世俗的成功之路上走得更好。
    
    二是求全责备。我在《将“作秀”进行到底!》中说过了的,要求层层加码,标准节节升高。假名说真话,说你怯懦,真名说真话,说你空谈;国内幸未“出事”,说你“掌握好了分寸和火候”,海外人士,说你不敢闯关回国坐牢…,不到十全十美、至贤至圣不止,不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休。而批评者往往严于责人宽于律己,倘躲在海外十分安全的地带连个真名都不敢露,就更有些下流了。
    
    三是高标道德,将公德与私德混在一起。这种人不是针对自由独知民主志士的观点、思想进行商榷、争鸣,也不是以事实为根据对其道德品质进行实事求是的批评,而是在道德上放大抓小,拿着显微镜和放大镜,捕风捉影,道听途说,寻找着志士们个人生活中的暇庇,予以无限放大。
    
    或因个别、部分民运言论失当、举措有误、私德不佳或性格缺陷,便无限上纲,将所有民运团体,民运领袖,民运志士一棍子打死。甚至无中生有,无事生非,臆测妄断,造谣诬蔑,辱骂恶攻,人身攻击,无所不用其极。
    
    诸如此类的“批评” 严重毒化人际关系和风气,严重影响民运队伍的团结,皆属于非健康的批评,轻是无聊,重则无耻。例如民主志士安魂曲先生的许多文字,就是非不健康的批评”的典型。
    
    枭眼看来,不论什么人,不论国内国外、体制内体制外,不论草根精英、前辈后生,不论作用贡献大小、参与程度深浅时间先后,不论以什幺方式参与,只要为民主事业做过一些工作,作出了一定的牺牲,就是值得我敬重和感谢的。民主事业不是某几个人的专业,也不是某几个人垄断得了的。民运之道大如青天,与其测别人动机骂别人作秀,笑别人效果不佳贡献太少,何如亲自上阵,施妙策做实事一试身手?
    
    2005、2、22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东海一枭:只要同归,何妨殊途—对学渊先生批评的回应
  • 纪念苏珊·桑塔格:批评家的重点所在 (图)
  • 王希哲:坚决否定“民族自决”提纲 (批评高寒)
  • 王希哲关于黄花岗杂志本期《黄花岗千古,王炳章万难》的批评意见
  • 晨海:萨达姆又在中国热一回,也许是最后一回?----国内人民再次公开批评中共媒体的虚伪
  • 徐沛:批评与自我批评— 献给网民
  • 高寒:旗帜鲜明地批评偏安心态,力促台湾与民运结盟
  • 海壁:对郑义台湾观点的批评
  • 楚远:我为什么要批评中国——答“正宗匿名”先生
  • 赵达功: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 老笨牛:发扬光大党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传统
  • 丘瑞忠:演讲行政中立 被告知别批评执政的民进党
  • 清水君:再答云云网友----谢谢建议,但也给你一点批评意见
  • 就我批评北岛引起的纠纷答读者 - 蒋品超
  • 张三一言:“国难当头不要批评政府”,就是送给专制政权一个免死牌
  • 中国大陆基督徒批评在美华人拍摄的“传教片”《神州》内容浮滥
  • 唐柏桥给新闻界的信:多维总是故意四处寻找批评贬低美国的文章
  • 读者给博讯的批评
  • 人民网文章批评大陆信访办形同虚设
  • 中共党报批评「一把手有绝对真理」
  • 记者无国界批评中国政府
  • 北京批评美向台派现役军官
  • 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批评少数领导纵容子女谋利
  • 中国外长李肇星批评俄罗斯向达赖发出入境签证
  • 全国30项大型建筑质量有问题 6项工程被批评
  • 批评言论深圳遭封杀 妞妞之父诚意备受质疑
  • 丁子霖谈她批评希拉克的公开信
  • 中国反驳美国会对华人权的批评
  • 金正日以中国杂志批评北韩体制为由取消访华计划
  • 批评北韩 北京著名外交期刊「战略与管理」杂志停刊
  • 美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批评中国
  • 中国《新闻周刊》文章批评赵燕借民族名义为私
  • 学术批评网公开北大博招黑幕
  • 迪里夏提批评北京对新疆政策
  • 西方大报批评中共大肆隐瞒六四真相
  • 中国武警轰毙北韩偷渡客遭批评
  • 湖南嘉禾政府批评媒体报道 称要严惩“作乱者”
  • 中国官方人权组织批评美国人权报告
  • 读者批评博讯「中国高校第一冤案」 的说法不实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