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安替:那部爱情小说刻骨铭心的读法
(博讯2005年2月23日)
     安替:红学劫难——那部爱情小说刻骨铭心的读法
    
     (博讯 boxun.com)

    我一直对红学是有偏见的,觉得一群大男人对着一本女人看的小说研究了一辈子,还争论得不可开交,真是匪夷所思。在我看来,那个贾宝玉(或者作者本人)本来就是一个性倒错外加偶尔同性恋,有什么好研究的。有这个考据功夫,好好研究研究上古汉语甚至汉藏原始语言,那才是中国学术的突破。说起来真丢人,国学到了近现代,还要靠外国人和几个留洋的中国学生们才能发扬光大(例如高本汉的音韵研究以及胡适引进的“以科学方法整理国故”),而且1949年之后,竟然没有任何革命性进展,真让人唏嘘不已。
    
    由此更加理解胡适的伟大。他从美利坚返国,觉得从西方方法论的“法眼”看中国,简直是到处是没有开采的学术矿产,他随便玩玩,就立刻引起了一个学科的革命,简直像公开抢钱一样。比如蔡元培他们认为《红楼梦》里面全是谜语,是影射清朝什么家族,胡适一看,这不是扯淡吗?没有证据,如何断语?于是从相关文本中找证据。从现代学术看来,下面就很easy了,至少比瑞典人高本汉从佛经借字、方言加上《切韵》《诗经》拟出古汉语发音要小菜的多。于是就开始了俞平伯为代表的新红学。
    
    胡适点燃一个领域的革命火把,就换地方继续点火,当然也有他的朋友和学生在他点火的地方继续耕耘。不多时,胡适就成为学术界当之无愧的总盟主。他的“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独立严谨学术思想也就成为学术界的“胡适共识”。在抗战以前,中国学术共同体已经具备雏形。
    
    但华夏民族命运不济,胡适在1949后年成为了战犯和敌人。马克思主义取代“胡适共识”在学术思想界的地位,就势在必行。《红学:1954》这本书详尽介绍了毛泽东是如何通过对俞平伯红楼梦研究的批判运动,来达到对“胡适共识”的清洗目的的。不但他留在大陆的朋友和学生都被迫写文章狠批胡适对自己的影响,连胡适的儿子也登报谴责父亲(后自杀),让他感叹,这不是没有说话的自由,而是没有不说话的自由。
    
    最近我看了一系列1949年之后的“年代” 故事:从1949大公报转型、1951年武训传、1954年的红学批评、胡风反党集团,到1957引蛇出洞,基本主题都很相似:我抛弃一切选择了她,结果她毫不犹豫害惨了我。看完之后,我只有一句话,早知现在,何必当初?胡适不愧为大师,既然当年能为中国学术界建立新范式,对政治的洞察也超越常人,看穿国共两党的本质,毅然决然离开北平,留下无数看不透的朋友、学生受尽磨难。
    
    《红学:1954》是红研所副所长孙玉明先生的作品,大小也算一个领导。但此书的客观、公正、详实给红学的这场浩劫留下了一个很优秀的记录。看来随着党试图从意识形态合法性转向发展合法性的过程中,“胡适共识”又“死灰复燃”,逐步“侵占”了中国学者的心,历史类出版物也有了一点小阳春。唯一遗憾的是,作者没有太多介绍目前红学最新的进展,让我这个对红学有偏见的人依然没有机会迷途知返。(所以我也看了余英时的《红楼梦的两个世界》作为知识补充。)
    
    如今,台湾台独日益严重,那边的人越来越不把中国文化当回事情了(可笑的自傲),文化传承的任务只得交回大陆。这倒是胡适绝对没有想到的未来。所以我奉劝网上天天口水爱国的愤怒青年们,有种的好好读书,在自己祖宗的家业上作出比高本汉、史景迁等老外更出色的成就,随便什么领域,哪怕这本专谈男女之间小情调的《红楼梦》也行。
    
    ——————————————————————————————
    书名:《红学:1954》 作者:孙玉明
    出版单位:北京图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3年11月 定价:35元
    参考书籍:余英时《红楼梦的两个世界》,上海社科,2002年2月,24元
    
    
    For 商务周刊(2/22/2005 14:33)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