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东海一枭:只要同归,何妨殊途—对学渊先生批评的回应
(博讯2005年2月21日)
    在拙文《呼唤大政治》前(学渊先生引用时误写作《呼唤大政治家》了),学渊先生评曰:应该呼吁制度的重建,而不是呼唤什么“大、小”“善、恶”的政治家。近年来,东海一枭先生的诸多言论,表现了他对个人的感性期望高于对制度的理性期望,这是他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的原因。胡锦涛根本没有必要对一枭先生的感性诉求作出反应,因为他的权利不是来自人民的授予,而是来自邓小平个人的决定,他个人仅须对死人邓小平负责,因此他没有任何实际责任。如果不改变授权制度,不可能有对人民负责的政治家产生。也因此,应该停止无效的感性诉求。

    学渊先生差矣。人是理性动物,亦是感性、热血动物。有时诉诸人的感性,反而更易深入人心影响世道。共产党的领导领袖尽管中了党化教育的毒,多数变成了特殊材料做成的人,但难免有例外,胡耀邦赵紫阳就是。而且“特殊化”、“冷血化”程度亦有高低深浅之异。何况,不论老枭是感性诉求还是理性期望,胡锦涛都一样“根本没有必要作出反应”,我们的呼吁、抗争、建言、批判、抨击,不论形式如何,实质上更多的是面向全社会、指向普罗大众的。

     感性诉求也好理性期望也好,各有千秋,不必互相排斥或厚此薄彼,就象匕首投枪和大戟长刀各有擅长各有妙用一样。所谓大道能容,民主之道,不宜过于狭隘,何妨各显神通。先生似不必让我“停止无效的感性诉求”。效果如何,更不易断言。海内外“对制度的理性期望”的雄文夥矣,与枭文相比,论感染力、杀伤力、影响度,论社会效果,似乎也没大到哪里去。我以为,不仅为文,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对一切言论、行为、工作、运动都应作如是观:只要同归,何妨殊途,只要大方向一致,何妨各展所长,各自为战! (博讯 boxun.com)

    况感性期望与理性期望往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殊难截然分明。枭文也并非一味诉诸感性,而是感性理性相生并存融于一炉,只不过感情色彩、文学色彩相对强些耳。如拙文《呼唤大政治》,固然呼唤大政治家:“大政治呼唤大写的人、大政治家,呼唤那种具有大胸襟、大气度、大思想、大智慧、大勇气、大仁爱、大道义、大见识、大品格、大尊严、大视野、大格局、大贡献的‘大人’,那种吾善养我浩然之气的大丈夫!大政治需要这样一批‘大人物’来推动、来建设”。因为大政治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制度是要人来创建的,民主事业的成败利钝,最终还是取决于人的因素。它需要民志士、体制外有识之士的奋斗,需要民主运动来推动,也需要体制内健康进步力量的努力。

    但我同时明确指出“专制政治与民主政治之别,就是小政治与大政治之别。如果说大政治特征是开放、活泼、宽容、透明、光明、公开、公正、平等、自由、人性、文明、正义、多蠃、创新、人本位,小政治的特色就是封闭、僵化、狭窄、阴暗、阴谋、秘密、特权、等级、禁锢、兽性、野蛮、邪恶、独吃、守旧、党本位官本位。大政治诉诸选票、政见、思想、良知、民意、舆论,光明磊落光明正大海纳百川汰劣择优,主张人权高于主权;小政治诉诸暴力和欺骗,局限于密室里、小圈子,具有排他性、逆淘汰之特点,强调主权高于人权…”,这恰恰体现了我对制度的理性期望。

    当然我明白,学渊先生的批评是充满善意的,乃“《春秋》责备贤者”之意。顺便说一下,有人以为“《春秋》责备贤者”是找好人的岔,那是误会。孔子为了尽他的历史责任而作《春秋》。孔子认为贤者应为社会的健康运行、国家的健康发展负起最大的责任来。他责备的是贤者,贤者越贤,他承受的道德期望值相对就越高。至予一般民众,则不必苛责。学渊先生或其它前辈、同道肯批评我,那是希望我干得更出色,是出于对我的爱重和厚望呀。

    2005、2、19(2/20/2005 12:12)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