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红冰《自由在落日中》《文殇》评介/伊影
(博讯2005年2月11日)
    袁红兵,笔名袁红冰。一九五二年四月十二日出生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 一九六八年,“文化大革命”开始, 袁红冰成为一名知识青年流浪汉。在此期间, 中国共产党政府以整肃“民族分裂主义”的名义开始迫害蒙古人民。曾经狂放地驰骋在内蒙古高原上的美丽而骄傲的种族,顷刻之间淹没在血海之中。蒙古人民的惨痛经历深深地震撼了袁红冰少年敏感的心。于是,19岁时,袁红冰站在阴山山脉的主峰上,向着内蒙的苍天和大地发誓,一定要把蒙古人民的苦难写出来,一定要让那些美丽、自由、高贵的生命在自己的小说中得到复活。从此,袁红冰踏上了艰难的秘密写作之路,从未休歇。

    在不允许自由精神展现的专制铁幕下,在二十多年的写作过程中,袁红冰备尝艰辛,并终于在1993年初,完成了《自由在落日中》这部巨著的写作。

     1994年3月,当时在北京大学法律系担任教师的袁红冰,因长期从事追求民主,维护人权的活动被中国的秘密警察逮捕。《自由在落日中》的手稿和软盘也全部被秘密警察搜走。 (博讯 boxun.com)

    当局将袁红冰秘密押送到贵州――这个自古以来就是流放政治犯的偏远省份。袁红冰意识到书稿落入秘密警察手中之后,痛苦如狂。《自由在落日中》承载着袁红冰少年时对死于暴政的蒙古人的承诺,凝结着袁红冰翠绿的生命。二十多年的精神追求毁于一旦,人何以堪!情何以堪!

    经过几天比死更艰难的心灵的挣扎,袁红冰战胜了痛苦,他决心重新创作出《自由在落日中》。六个月后,当局释放了袁红冰,但将他终生流放贵州。从走出监狱的第一天起,袁红冰便开始了《自由在落日中》的再创作。一年之后,袁红冰以坚如岩石的意志,克服了重重困难,又一次在秘密状态中,重新完成了《自由在落日中》。这部被毁后重新写出的《自由在落日中》的命运本身就是一部传奇,它象征着自由的人性对专制铁幕的胜利。

    《自由在落日中》讲述的故事,是在蒙古族人苦难悲惨的命运背景上展开的。二十年前,秀美绝伦的蒙古族女子木丹,在无可再逃的绝境中,为了不使情人嘎达梅林落入汉族追兵的手中,亲手割下了情人的头颅,纵身跃入额尔古纳河的滚滚银涛中。二十年后,一批蒙古青年男女的故事再次围绕着额尔古纳河展开,为抗拒中共暴政的迫害,追求长风般的自由,他们重绘悲壮的历史。通过描写容颜英俊、意志坚硬的蒙古青年格拉,眼睛里有金色阳光神韵的蒙古少女色斯娜,汉族女子音乐家白红雪之间的对美丽爱情的不渝追求,以及他们在暴政之下对命运的选择;通过描写蒙古英雄特古斯将军的民族气节;通过描写借清查“内蒙古人民革命党”――这个早已从历史中消失的组织――的名义,中共暴政对蒙古人民犯下的种族灭绝罪行,这本书的精神价值并不在于讲述苦难,而在于展现蒙古青年男女用血泪书写的,充满诗意的爱情;蒙古铁血男儿在暴政前维护民族尊严的坚硬意志;圣洁的蒙古美女那辽远如风的自由的情怀;以豪迈、奔放、勇敢、骄傲的蒙古民族个性展示出的对自由人性的追求;渴望以燃烧的红唇亲吻美丽死亡的英雄之梦;内蒙高原上的落日、雪原、草浪、波涛、风暴、雷电、高山、白桦林,等等美妙绝伦的自然景色――所有这些蕴涵着蒙古文化魅力的因素,才是《自由在落日中》的精神价值和艺术价值所在。

    一个年老的活佛苦苦追寻蒙古英雄人格之魂的历程,是这本书的主要线索之一。深邃的佛学哲理、优美迷人的佛教文化,以及作者创立的英雄人格哲学,都通过这位活佛心灵的命运呈现出来。这些用诗意雕刻出的哲理之上,燃烧着生命意义的启示,燃烧着自由人性的圣火。

    《自由在落日中》是一部用诗的语言写出的长篇小说。文字之华美,达到了中文运用的至高境界。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情节,一幕幕波澜壮阔的场景,都通过这诗的语言,获得了艺术的魅力。

    中共暴政对文化灭绝政策下,蒙古民族的文化之魂已经受到致命的摧残。《自由在落日中》是迄今为止,唯一一部揭露中共暴政对蒙古族人所犯下的种族灭绝罪行的巨著,而《自由在落日中》的最重要的人文价值之一就是,这本书为保存蒙古民族的文化,提供了一个充满文学艺术魅力的生命形式。《自由在落日中》就是蒙古民族追求自由命运的史诗。


《文殇》评介

    伊影

    在自传体小说《文殇》中,中国著名自由主义法学家、诗人哲学家、政治活动者――袁红冰描写了他出生于内蒙, 扬名于北京, 流放于贵州的传奇经历。

    在少年时代,袁红冰曾经是被学生和教师歧视的“反动学生”, 在“文化大革命”中当过知识青年流浪汉, 浪迹于内蒙古青铜色高原, 目睹共产党如何摧残内蒙古人民。蒙古人民的惨痛经历深深地震撼了他少年敏感的心。于是,19岁时,袁红冰站在阴山山脉的主峰上,向着内蒙的苍天和大地发誓,一定要把蒙古人民的苦难写出来,一定要让那些美丽、自由、高贵的生命在自己的小说中得到复活。从此,袁红冰开始了秘密创作《自由在落日中》的艰难之路,从未停歇。

    从农村返城后,袁红冰成为化肥厂的工人, 组织数次工人运动。一九七八年,他考入中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法律系, 随后参与北京大学人民代表竞选。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后, 他在高校中倡导自创的”新英雄主义”人格哲学, 在讲台上点燃自由精神的圣火, 被学生誉为“北京大学精神导师”,名噪一时。为在邓小平之后必然爆发的危机中震撼专制政治的核心, 使独裁统治的危机转化为民主运动全面崛起的契机, 他专注地为进入共产党政治核心创造机会。为此,袁红冰与数十位中国当时的高层领导有过深刻的接触,这其中,包括当时的中国国家副主席王震、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长子胡德平等。

    1989年春胡耀邦逝世后, 袁红冰带领学生和青年教师发起悼念活动, 并成立“北京大学教师后援团”支援学生追求自由民主的活动。共产党血腥镇压“六四”运动后,袁红冰被列为北京大学“头号清查对象”,被迫停止授课的权利。在白色的政治恐怖之下,袁红冰向共产党暴政发起剑光眩目的挑战,他成为1989-1994年间中国民主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一九九二年,袁红冰主编、出版轰动一时的《历史的潮流》;一九九二年六月十四日,发起、召开,并主持有百名持不同政见知识分子参加的“奥林匹克饭店会议”,抨击极左思潮;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他发起、召开由国家官员和自由知识分子参加的“大钟寺饭店聚餐会”,试图为“六.四”事件翻案。

    在从事政治活动的同时,袁红冰于一九九三年终于完成了《自由在落日中》的创作。之后,在现代中国精神已经丧失了理解自由人性的能力的苍茫时分,袁红冰开始发起、组建涉及十余个省区的《中国劳动者权益保障同盟》――这个必然被中国共产党当局镇压的自由工会性组织,以此来宣示自由人格的英雄魅力。

    一九九四年三月,中国国家安全部在北京以“企图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罪名将袁红冰秘密逮捕,当天立即押送到偏远的贵州省。同时, 秘密警察将袁红冰秘密躲藏在内蒙与北京的《自由在落日中》手稿和软盘非法搜获。在袁红冰的生命视野中,超越专制政治文化史的东方人文精神的辉煌崛起,乃是中国自由民主命运走上历史峰巅的前提;乃是人类以更加深沉的目光审视自由意志永无穷尽的丰饶内涵的前提。二十多年的精神追求毁于一旦,情以何堪!人以何堪!

    半年后,当局以“终生流放贵州”为条件,释放了袁红冰。为获得重新写出《自由在落日中》的基本人身自由,袁红冰别无选择地接受了这一条件。这是一次高于生死的抉择,因为,抉择所指向的,是超越袁红冰个人命运的人文价值。

    从获释放的第一天起,袁红冰开始重新创作《自由在落日中》。一年后,《自由在落日中》重新完成。

    以袁红冰的生命活动为线索,《文殇》立体性地刻画了袁红冰丰饶的生命经历中接触到的中国各阶层的人物数百名――从农民、工人、 乞丐、 知识青年, 到八十年代活跃在北京大学的中青年教师, 到中国最著名的知识分子, 中国高层领导人, 以及监狱里的犯人、看守。这些的人物的言行, 对于全面了解从“文化大革命”到九十年代中期中国真实的社会状况,有着无可比拟的社会学价值。

    《文殇》同时客观地记录了上半个世纪中国民主运动,弥补了一九八四至一九九四年之间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空白,因而具有宝贵的史料价值。

    全书的另一特点在于对中国共产党政权五十年的统治从本质上进行了全面而深刻的分析与批判。袁红冰对中国法律、政治的深刻理解使得本书成为对研究中国政治极具参考价值的政治学著作。

    作为诗人哲学家,袁红冰用雄烈而真实的笔触在《文殇》中记录的,是一个属于荒蛮而辽阔的高原的灵魂, 一个充满了狂风和雷电的灵魂, 终生同不允许精神自由展现的专制政治, 作无可回避的百年之战的个人经历。在那决战之中, 迸溅的是袁红冰为中华民族的自由百死不悔的信念之火, 是袁红冰为重铸优美动人的中华人性的审美激情之血, 那火焰会令万年时间的重叠都黯然失色, 那血迹炽烈得可以将金色的太阳都烧焦。这正是《文殇》长存的艺术魅力所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