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焦国标:赵紫阳一生遭遇留下新创伤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5年1月31日)
    大纪元/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1月29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公墓举行,新华社简要报导了赵紫阳的生平,只字未提赵曾担任国务院总理、党总书记、以及他在改革开放中的重大贡献,却特别指出赵在89年“犯了严重错误”。大纪元记者辛菲29日采访了现居北京的北大新闻学院副教授焦国标先生。

    焦国标先生是北京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去年因《讨伐中宣部》一文,被北大停止授课,研究生的导师资格亦被取消。去年11月初,中宣部下达正式文件,将焦国标、毛泽东前秘书李锐、作家王怡、余杰、经济学家茅于轼、农民维权人士姚立法等六名人士,列入禁止见报黑名单。

     记者:焦先生,您去参加赵紫阳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了吗? (博讯 boxun.com)

    焦先生:没有。我早上7点多出来,本来准备去八宝山那儿看一下,我也没有资格进去,因为凭票嘛。结果我都没有想到,一出我们的楼门,我们学校派出所的几个小伙子在车里坐着,他们问我到哪去,我说去看看,他们说别去了。过去从来也没这样过。

    记者:您刚听到新华社的消息时,是什么感觉呢?

    焦国标:我的感觉就是在这十几天内,已经争取得不错了,要根据当初发那个五十几个字的消息,也许连这么些个字也得不到。

    记者:那您觉得是国际社会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是吧?

    焦先生:那当然了,肯定是的。我想这个消息应该有两、三百字吧,起码比最初的五十几个字冷冰冰的要缓和了一些。

    记者:字数是多了,但大家都很失望,认为不是人们所期望的公正的评价。

    焦先生:现在可能还是没有力量去平衡所谓的保守势力吧。这十几天,肯定有不同的力量在做这件事。有的可能希望给他一个好的评价,有的可能希望给他一个不好的评价、维持89年的评价。我想,可能这两种力量都在争取自己的评价,最后停了十一、二天,得到这么一个结论,那这个结论显然是没有能够改变十几年前的评价。

    记者:您觉得这个结论会造成什么潜在的影响呢?

    焦先生:我觉得影响肯定是会有的,短期内可能也不会有什么特别具体的一些影响。但是历史是公正的,他会有他应该有的位置,现在只是各种力量还不够平衡。

    记者:很多人都说,盖棺论定未能公正,又是一个大悲剧、大冤案。

    焦先生:我想主要还是对中国社会方向的问题,对赵紫阳本人来说,对他怎么评价,就是他活着的时候也不重要了。十多年了,我相信也是看破红尘了,没什么荣辱之类的,给他褒扬又如何?我想对他个人来说没有什么大意义,更多的我觉得就是能够给中国人对民主政治、政治文明有些希望,那现在它不给这个希望,那也没办法。

    人最后还是活在历史里头,如果他是对的或者代表了文明的方向的话,那么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之后,我个人认为他身前的荣辱不重要。但对中国社会短期内,显然如果这一次对“六四”有个好的评价,可能预示着近期会有一个政治上的比较大的改变。但现在看起来是不行了。

    赵紫阳十几天没有发丧,这个事会成为一个新的话题,关于“六四”,关于赵紫阳,也就是说,“六四”的问题将来很可能还是从赵紫阳的遭遇入手,平反啊,或者给他应该有的评价,因为他毕竟是个代表性的人物,而且他的经历也很有代表性,而且这个事儿又给民众心里留下一个新的创伤,又增加了一个新的大家认为的不公平。

    记者:赵紫阳先生的家人对这样一种结果一定很悲痛。

    焦先生:应该没什么问题。他家人15年都接受了。做中国人,你不能受也得受,这就是中国人。对赵紫阳还有家人,毕竟还得活着。那好多人人都死了,那不也得受吗?

    记者:有人说,这么做其实对共产党本身是不利的,您怎么看呢?

    焦先生:很显然的,他们是能稳定一会儿是一会儿,比如,他明天能发生的事儿,那他就会选择明天发生,他如果有选择的可能性的话。而这正是中国社会目前的问题所在。就是说,以前该解决的问题没解决,那就会积压下来,还得解决。中国的那些文字自由、出版自由的问题,人家300年前都解决了的问题,我们现在还没有解决。前人失职、没有解决,那后代子孙只能遭罪。

    记者:据有关消息,邓小平临终前关于“六四”问题说“留待后人解决吧”,他自己也能意识到那件事不对。

    焦先生:他当然知道,他自己做的什么当然知道,他连骨灰都不留。

    记者:明知道不对,为什么要做呢?

    焦先生:那就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能够明天发生啊。

    记者:他们甚至不顾共产党自身的稳定,也要维持所谓的暂时的稳定。是吗?

    焦先生:杀人对共产党来说还不简单了,一辈子杀人多了。对他们来说,影响他们统治的人都不是人,都是障碍、垃圾,没有把他们看成是生命。

    另外,他们可能也有他们的考虑,他们认为那样做是对他们好的。现在不还在说,说“六四”时候的镇压是对的,还有了现在十多年的平安稳定的时期。现在不还这么说吗?他们有他们的逻辑。

    我们要说的是,如果那时不用杀人的形式,也许现在的中国比15年前更好呢?但是这个话说不出来,没有地方说。而且事实上呢,即便是因为杀了那么多人,现在这个社会很平静,经济继续维持比较发展的势头,我们从道理上讲也不能说那个时候杀人是对的,只有刽子手才会是那样的。

    记者:当今的中共领导人为什么愿意背黑锅?

    焦先生:他们知道自己错到什么程度,另外也知道自己弱到什么程度,所以他们才那么做嘛。

    记者:很多人都说,中共这么做会大大地丧失民心。

    焦先生:对赵紫阳的处理,如果是象这样牺牲了一切,牺牲了人类的公义、公正、牺牲了特别是人类的一种正常的感情、是非,以及政治上的基本信条,这种代价是否值得?

    到最后了什么都不讲的,政治道德、个人的道德,各种什么都不讲了,已经叫不择手段了,应付一会儿是一会儿,推迟一会儿是一会儿。

    记者:您觉得这件事会使中共在国际上扫颜面吗?

    焦先生:那当然了,但他们也都不讲这些。世界上的统治者,象非洲那些国家,我们可能都不知道。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谈联合国的合法性的问题。我认为联合国本身就合法性不足,因为联合国好多成员国本身不是民选政府,有的国家总统杀人、吃人肉的都有。联合国里面很多的恶棍,好多的成员国的元首是恶棍。其实这个世界上恶棍领导的国家还是不少,但是象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如果说国家领导人的人格不体面的话,那真的就是人类的悲哀。

    记者:消息说近年来,中共经常在联合国里面和一些其它的邪恶的国家联合抵制正义国家政府的提议?每到联合国会议,就要派很多人出国四处活动。

    焦先生:联合国关于民主、自由、推进人权的事业,中共都会找一帮恶棍去反对,历来都这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70年代、80年代,让这些国家都蹧蹋成什么样了。83年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84年英国退出。为什么退出?乌烟瘴气的,成了一个恶棍的俱乐部,成了一个国际政治恶棍的俱乐部,他们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里,所有的投票都是把好的东西投下去了,把新闻自由、人权事业什么的,只要是好的,他都给你投票投下去,最后变成一个花着美国的钱骂美国的俱乐部。

    记者:您提到新闻自由的问题,国内的很多人可能还是不知道赵紫阳先生这件事?

    焦先生:肯定很多人不知道嘛,因为他不看报不知道。因为当时就报纸上报了,新华社那个50几个字的消息,而且不显眼的地方。他们干坏事肯定要干到底了。

    记者:最终人民和历史是否能容忍中共这样下去呢?

    焦先生:还需要一个过程,春天来需要一天天地来,冬天的冷气需要一天天地去。

    记者:但是冬天来了,春天也就不远了。

    焦先生:是的。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焦国标:借着赵紫阳去世,诅咒一些人和事
  • 焦国标:“讨伐中宣部”的前前后后
  • 焦国标:中国新闻控制像25年前一样紧
  • 草泽:作为行为主义者的焦国标
  • 焦国标的一战成名和共党的不屑一顾及题外话
  • 焦国标,你不就是“阳光中国的阳光男孩”吗?
  • 焦国标:“做阳光中国的阳光男孩”
  • 焦国标:中国下届领导人应民选
  • 焦国标:我要做新闻自由的行为主义者
  • 焦国标给温总理的一封信
  • 纽约时报报道焦国标笔伐中宣部
  • 周良:评焦国标《讨伐中宣部》文
  • 焦国标,好样的河南人!
  • 焦国标挑战中宣部背后的利益与好处
  • 焦国标:《讨伐中宣部 》
  • 焦国标、余杰、李锐、茅于轼、王怡及姚立法等六人列入禁止报道名单
  • 焦国标:我坚信中宣部会被撤掉(图)
  • 宁鸣而死 不默而生「阳光男孩」从我做起/焦国标「讨伐中宣部」
  • 焦国标:「非民选的国家领导人是国民公敌」
  • 焦国标应邀访美 申请获北大顺利通过
  • 北京大学不准焦国标教书
  • 防引起激烈震荡 中宣部决定放焦国标一马
  • 美国之音采访笔伐中宣部的北大学者焦国标(2)
  • 采访笔伐中宣部的北大学者焦国标
  • 读《讨伐中宣部》,访焦国标教授
  • 纽约时报报道焦国标笔伐中宣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