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锐:永别了,紫阳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5年1月29日)
    香港明报1月29日发表毛泽东前秘书李锐撰文悼赵紫阳文章。全文如下:

    相见真难半月前,坐着吸氧喜交谈。

     忽闻噩耗我无泪,正气千秋天地间。 (博讯 boxun.com)

    去年 12月29日下午,下了一个大决心,我和老伴到北京医院去看望赵紫阳同志。 9月间知道他身体已很衰弱,特给中央领导人写了一封信,说不要再软禁了,至少应给他会见朋友的自由,还提到遵守宪法的问题。到达 911病房时,门外有4位便衣卫士,以种种藉口阻拦,磨了半个多小时,老伴让他们电话请示,最后得到允许进房了。

    紫阳正坐在床上,前面小桌上放□报纸,还有个小电视机,鼻子插了输氧管。我首先代表一些老同志、老朋友向他问好,希望他多加保养。我们已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他的面庞显得消瘦,气色尚好。他说, 24小时吸氧,饮食等还可以。我劝他不要看报纸,保护好视力。他同我老伴说,他的夫人双目害黄斑病已经失明,神志也不大清楚了。他不想久住医院,希望回到家中。我同他谈到宗凤鸣、杨继绳两人的书已经在香港出版。(宗是他的同乡老友,交往最密切,书名《理想.信念.追求》,封面有副题:“我的人生回顾与反思兼和赵紫阳谈话的一些回忆”。序言中说道:“对‘六四’事件的镇压,是邓小平晚年的历史悲剧;对胡耀邦、赵紫阳两个改革领导人的撤换,是邓小平的最大失误。中国的改革开放走上了曲折的和更为艰难的道路。”关于“六四”事件,根据赵的谈话,前前后后有较详细叙述。书中说,“赵紫阳不但在经济上全力推进改革开放,而且在政治上也突破了邓小平的僵硬立场,成为中共内部推进民主政治的代表人物。”“六四”事件,赵决不“认错认罪”,这在党的历史上是“破了例”的。“这需要有非凡的勇气。”“认为是正义的,赵紫阳则不怕丢乌纱帽,为真理而不要宝座,为正义甘受囹圄而不惧。他自己是作了坐牢准备的

    赵说,他知道这两本书,很关心两位作者现在的处境。我告诉他,两位所在单位领导都找他们谈过话,受到责难,他们都正常生活。病房中还有其他人,我们也不便久谈,就告辞了。

    今年 1月8日,应邀参加社会活动,我先到海南, 15日到广州。 17日一早去早餐时,宾馆同住的熟人就告诉我:赵紫阳于今日清晨去世,外电已有报道,这太意外了。早餐后回到房中,任仲夷、吴南生、林若、杜瑞芝等几位老同志先后来到,他们同紫阳都曾在广东一起工作过,任老同赵80年代也有过交往。由于我到医院看望赵的事,外电已有报道,我就将情形向他们汇报了,并谈到,这两本书的出版,对赵是一种安慰。这天下午5点来钟,我同老伴来到省委大院一栋楼房的一层不大的房间中,这里布置了一个悼念灵堂,墙上挂□大幅赵的晚年彩色照片,满面笑容,上悬大幅横联“沉痛悼念赵紫阳同志”。我俩行三鞠躬后,又同其他几位一起行了三鞠躬。

    我是 21日回到北京的。临行前,我看到近几日的香港《明报》,关于赵紫阳去世前后的情形有许多报道,刊登好些大幅彩色照片,都在最显要的位置。 1月12日刊有通版大标题:“外交部指赵紫阳患病住院”。文中写有我到医院看望赵的情形,谈到宗、杨两本书,“赵说,那我就放心了。” 15、 16、 17三天,都有赵的病情等报道,田纪云曾到医院探望。 18日第一版整版报道“赵紫阳逝世”,大幅照片占四分之一版,大标题为“赵紫阳自由了”。其他两个版共刊有许家屯、丁子霖、严家祺、罗孚、王丹以及徐四民等香港各方面人士 16个人的悼念文章,查良镛“两度悲痛落泪”(刊有照片)。赵的女儿通过手机说:“他今天早上平静地离去,最后获得了自由。我诚挚地感谢所有人的关心和祝愿。” 19日两个版刊登“家中设灵花圈满道”等报道,“鲍彤夫妇被阻赴吊唁”等。 20日的第一版全版刊“中央将办告别礼,八宝山送赵紫阳”的报道,半个版面的“全球独家照片”,“摄于昏迷前一天”,正是我到医院看望时的神态。第二版整版报道香港“民主派默哀演成立会流会”,半版大幅照片即 24位民主派议员为赵默哀一分钟的情形。

    在回北京的飞机上,回想起这几天的情形,哼了前面四句诗,表达我的心情,并为此写了上面这些说明,作为我对紫阳同志的悼念吧。至于我同他的交往,有些是重大事件的交往,以后再追叙。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丁东:《大哉李锐》编后记
  • 田纪云李锐将出席赵紫阳遗体告别
  • 毛秘书李锐前往吊唁 慷慨激昂评赵紫阳
  • 李锐探望赵紫阳需上级批准
  • 传李锐去年底曾探望赵紫阳
  • 焦国标、余杰、李锐、茅于轼、王怡及姚立法等六人列入禁止报道名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