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从《博讯》谈到《凤凰卫视》
(博讯2005年1月25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编者按:谢谢以下详细的建议,最近会考虑主页显示内容的调整,并调整电子邮件发送程序,目前是自动按阅读次数挑选。和凤凰卫视确实无法相比,凤凰卫视是一个有13亿人大国的做后盾的媒体。)

     《博讯》与《凤凰卫视》,原本是不搭界的两种事物,也不在一个同量级上,就像拿一个从小舢板发展起来的木船,同用万吨巨轮改造成的航母巨无霸去做比较,这种比较原本是不公平的,但是《博讯》同《凤凰卫视》相比,确实有他们的可比之处,就像木船和航母都属于“船”的范围之内,《博讯》和《凤凰卫视》都是活跃于华人圈里的网络新闻媒体。我想比较一下,从《凤凰卫视》的巨大成功,联系谈谈《博讯》的现状和发展前景。 (博讯 boxun.com)

     我与《博讯》的合作,眼看就有一年的时间了,同《博讯》的合作,完全是个偶然,也是个缘分,很长时间以来,我也同其他的杂志社和网站合作过,用的是其他的笔名,写的是不同性质的文章,有着不同的收获和感受。

     《博讯》给人的感觉是其有限的资源很紧张,这里主要指的是财力资源,人才资源和技术资源,改版后的《博讯》,恕我直言,虽然版面丰富了,但这种面面俱到的做法进一步占用了《博讯》的有限资源,在主题突出方面,反而不如旧版的《博讯》那样一目了然。

     《博讯》对国内外华人社会造成一定(不敢说是“巨大”)媒体影响的基础,建立在对中国国内政治生活、对国内社会动态、对国内民众观点的传播、分析和表达上,与国内、与他人不同的立场和看问题的视点,这就是《博讯》的最大卖点,如果同国内或其他的网站完全雷同了,人家还要看你《博讯》做什么?回头看看旧版的《博讯》,正是在这一点上获得的成功。

     对于《博讯》的资源浪费情况我深有体会,这就是在《博讯》的每日新闻中那些“多余”的东西。在很长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将《博讯》的每日新闻重新编辑并再向居住在国内的其他朋友们转发。《博讯》新闻原来的信息量很大,但也很繁杂,为了更快捷有效的在国内的亲友中间转发传递,重新进行不伤筋骨的编辑整理是十分必要的。在重新的编辑整理中,我做了一些必要的删节,但在内容上未作任何的文字改动,一切保持原样。

     比如,那些涉及到某些倒下的,或还在台上的中央领导人的“近况”,来历不明的消息一定要删掉,因为这会引起正派人的心理反感。那些众所周知的国际新闻我也一律删掉,因为它们的出现与《博讯》的主题不符,《博讯》再次报道这类新闻纯属多余。每日新闻里那些有关影视明星大腿逸闻之类的东西我也一概删掉,熊掌与燕窝不可兼得,那些关心国内政治的人们对美妹之类的消息有一种本能上的心理抵触。此外,对那些明显攻击漫骂性的文章,以及“满脑门子官司”之类的文章,大幅度删减。

     当然,我这是按照国内干部知识界的朋友们的阅读习惯和可接受的方式来编排的。信息量在总体上并未减少,但文字量减少了一半,主体明确,重点突出,内容一目了然,阅读起来快捷方便,又留下了遐想的空间,能够启发、指点、开拓读者的思路。这是在内容上,主要定位在国内的政治生活,我们从《博讯》的每日新闻中发现了许多写得高水准的理论文章,比如,前些天那篇关于八九民运的分析文章,近些天关于林彪一案的系列文章,有关司马璐和戈阳近况的那篇文章,等等等等,我们都单独摘录下来,打印成册,交有关感兴趣的老干部或圈子众人传递阅读。

     在立场上,《博讯》的社会定位十分的复杂,按照中国国内习惯上和心理上能够接受的标准,《博讯》的立场太“右”了,必然要属于在封杀之列,这是毫无疑问的。而按照在国外的角度看来,《博讯》的立场又太“暧昧”了,它在许多人不喜欢,不满意的黑名单里,常常要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指责攻击,甚至排挤、封杀,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博讯》受到排挤、封杀的消息一经传出,《博讯》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反而提高了,我想,这就是所谓“反宣传”的效果和人们“逆反心理”作用的影响吧。知识分子的思维特点是独立思考,绝不盲从,越是对受到打压的东西,越是会受到同情和关注,也越是要一看究竟。

     根据我从国内外各种朋友那里听到的反馈,《博讯》的“港味”特征是十分明显的,这是一种处在大国和大政治势力夹缝中艰难生存的媒体特征,没有强硬的政治后台和雄厚的经济基础,没有专职的编辑和技术人员,一切都要自己动手,白手起家,一切都要仰仗读者的吹捧和厚爱,所以,不能单独倒向某一左派或右派的政治立场,只能持中立,起码是口头上的中立立场,左右逢源。

     争取在互联网上的言论自由,是一件漫长而艰难的历史过程。你是个华人,你在用中文写东西,世界上使用中文的最大的网络平台就在中国大陆,就在中国国内,在国内的网上发表文字的东西,最令我头疼的是网上过滤词的限制,稍一有差错,你辛苦写下的文字东西就会遭到“枪决”。因为有这些重重的顾忌,使我无法畅所欲言地去准确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写出的东西不经过反复的修改和删节就无法被刊登出来。我常常呆坐在电脑前面,为每一个字词的使用而处心积虑去搜肠刮肚,反复推敲,每逢在这个时刻,我就深深怀念为《博讯》写稿的日子,一个在处处要受到局限,处处被捉襟见肘的窘迫状况下小心翼翼的生活,怎么能同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生活相比呢?

     国内的网站也有它的长处,最大的优点是因为事先强调有着法律规范和道德规范的种种限制,网上的文坛和论坛从用词、语言和观点都很“干净”,没有那么多的脏言秽语,使你可以感觉到你是在同一群文明人在打交道,虽然在这中间的头脑容易发热的街头青年也许不在少数,但他们都在努力使自己的语言和思想赶上现代文化教养的基本特征,虽然有过激的语言,但始终是冷静大于偏激,情绪化的东西只是一时,最终还是思考和思想性的东西占上风。因为情绪化的东西是不能最终解决实际问题的。“上帝要搞垮一个人,就先弄昏他的头脑。”

     话又说回来了,无论是纵比还是横向相比,都比互联网不发达的过去,都比平民百姓从来没有见过互联网的北朝鲜要强多了。中国大陆的报刊上说,金正日是如何的喜欢上网,通过网络了解国际上的大小事情。最近一期的中国《作家文摘》上又介绍,金正日是如何的喜欢外国的电影,他个人搜集的影碟光盘有25000多张。问题在于:你的人民呢?他们连饭都吃不饱,每个月才一二百朝元的微薄收入,合人民币4-8元,一个靠苦苦挣扎才勉强维持生存的人民,一个在最低的物质水平下艰难生存的人民,有什么条件去奢谈精神上的享受,真是痴人说梦。

     在今天这个世界上,香港具有潜在的、巨大的中文市场前景,这是毫无质疑的,条件是一定要改变成国内民众可以接受,也习惯于接受的立场和方式,千方百计打进中国国内社会去,《凤凰卫视》的巨大成功就是个证明。随着中国国内民主开放思想的不断冲击,国内的民众越来越乐于接受持民主中立立场的新闻媒体,而对左倾的政治宣传有一种明显的逆反心理。《凤凰卫视》正是准确及时的看到了这一中国社会的实际变化和现实需求,随意及时出台了《凤凰网站》。从这半个月来的反映效果来看,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功。

     看出中国国内改革开放的政治前景和香港中立中文媒体的潜在市场前景,这已经成为许多思想敏锐的香港文化人的共识,最近这几个月来,探索使用香港地区的服务器,说服香港华人商界大亨投资,争取香港和国内政界的肯首,建立立足于香港、面向整个华人世界的中文网站平台,然后打进中国大陆,已经有不少的人在动作了,只不过《凤凰卫视》占尽天时地利,行动比其他的人快了几步而已。 从2005年开始,香港的《凤凰卫视》开办了自己的网站《凤凰网站》,由才子梁文道先生主持,面向中国大陆,不受封锁堵截和信号干扰,用普通的浏览器就可以登陆上网。众所周知,《凤凰卫视》是由中国大陆有关方面出资收购、组建、管理的带左翼色彩的电视集团,在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凤凰卫视》是背靠中国大陆的,带有中立、客观和民主色彩的对外窗口和海外喉舌。

     正因为《凤凰卫视》带有香港和海外媒体这个特殊的身份,《凤凰卫视》在中国大陆上影响巨大,深入民心,收视率极高,已经远远超过了中央电视台的所有频道。中央电视台包括新闻频道在内,不算上教育频道,一共有13个频道,若是要“单练”,它绝不是《凤凰卫视》的对手,这绝不是中央电视台信息量不够的问题,而就在于中央电视台看问题的视野和角度呆板陈旧,与《凤凰卫视》的开放思想还有着很大的差距,同样一个社会现象,双方能看到不同的东西,得出有差异的结论,这就是证明。

     即使这样,《凤凰卫视》在中国大陆的传播也不是一帆风顺的,虽然《凤凰卫视》在中国大陆上具有特殊的身份,拿到了中国最高领导层赋予的“畅通无阻”的通行证,但是在某些政治性强的社区,比如说有许多的军事单位、军队大院,都是明令绝对不许安装《凤凰卫视》收视系统的,这倒不是怕《凤凰卫视》说了不该说的话,而是怕“自己的人”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这个原则还是几十年来一直流行的那句老话:“内外有别。”

     在《凤凰卫视》上播放的许多东西,是绝对触动了中国大陆那根敏感的政治神经的。

     比如说,“鲁豫有约”这个节目,邀请了许多在中国大陆上有争议的人物,受过严重政治迫害,有过悲惨遭遇,命运很不平凡的著名人物,这些被《凤凰卫视》邀请出镜的人物,是绝对不可能在中央电视台上露面的,一个是“上面”绝对不会批准,二是中央电视台的势利眼也绝对看不上这些没有权势或已经政治潦倒的各种人物。没有势利眼,就会有人说出真心话,有了真心而不是违心的话,就可以挖掘到历史的真相,一个能够说出真心话和道出历史真相的电视台,它的收视率怎能不大大的超过中央电视台呢。

     再比如,“说出你的故事”,揭示了中国社会最底层人物的悲惨命运和凄凉人生,这是中国大陆上各个报纸、刊物、新闻媒体上都不会、也不愿意刊登的真实景象。“时事辩论会”,为你提供了思考社会问题的多方位思路和不同的视角,这同在中国大陆上只有一个官方的思路和视角是截然不同的。“唐人街”,看到了留学生之外的,没有共产党领导的海外华人社会。当然《凤凰卫视》办得不错的电视栏目还有很多,我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当你看惯了中央电视台的官话、套话、甚至违心话、假话的时候,在回过头来看《凤凰卫视》的电视节目,是不是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有许多人都不喜欢李敖,对李敖的自高自大和自吹自擂,对李敖近乎于精神偏执的好斗性格外的反感,但“狂人逞强,必有一长”,李敖的学问大,令人讨厌的脾气也就大,“李敖有话”,从纯历史的角度而不是从政治的角度去认识历史的真相,在带给你历史真相的同时又教给你一种崭新的认识论和的方法论。比如对台湾的“一二.八”事件,大陆的报刊教材说是“共产党领导的民众起义”,阿扁一伙说是“民众起来反抗国民党暴政统治”,李敖则明确说明就是你杀我、我杀你的“民乱”,造成民乱的主体是数万日本垮台后被遣返回台湾的浪人、日本军队中的台湾人和在台湾的大量日籍移民。台湾共产党不过是在民乱中乘机闹事的一小支政治力量。还有中国知识分子在中国历次革命(辛亥革命、国民革命、共产革命)中的悲惨下场,都是见识不俗的卓越看法。

     在这里值得单独一提的是,《凤凰卫视》在中国大陆上社会影响最为巨大的节目,是一个毫不起眼的“有报天天读”的节目。一个人,只要你有文化,有时间,还有关心社会大事、天下大事的求知好学的精神,你会每天都要看看报纸的,当然不是那种千番一律,几乎同一种新闻,几乎同一个腔调的那种报纸,《凤凰卫视》杨锦林先生用他那昂扬顿挫的声音,诙谐的语言技巧,把世界上同一天发生的不同的新闻和观点都摆在了你的面前,任你取舍。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总之,“有报天天读”打破了中国大陆官方舆论一统天下的局面,为中国大陆各个偏僻角落的人们,为那些文化不高,无法上网的人们送去了世界各地的消息。只要能收到《凤凰卫视》,只要有杨锦林的“有报天天读”,你就会同每天的现实世界紧密联系在了一起,任何人都不能拿虚假的消息和被扭曲的观点再欺骗你,蒙蔽你,因为你看到了现实的真相。

     我常想,难免有哪一天,《凤凰卫视》中的某些节目和某些语言会触犯“天条”,被打入冷宫或干脆被取缔,几经改造之后,《凤凰卫视》会成为中央电视台的海外版,即“海外中央电视台”。当然,这只是我杞人忧天的多余的顾虑,有众多思想活跃开放的海外才子加盟《凤凰卫视》,足可以保证《凤凰卫视》绝不会成为中央电视台的翻版。

     说了这一大队废话,现在再回到《凤凰卫视》开办网站这个话题。这因为《凤凰卫视》在中国大陆上有如此崇高的社会威望,许多有委屈,有冤屈,有心里话而无处叙说的大陆观众,都把自己的一肚子苦水倒给了《凤凰卫视》,甚至把《凤凰卫视》当作了上访机关。《凤凰网站》刚一开通,这类的信件也接连不断。

     由《凤凰卫视》的成功设想《博讯》未来的出路,因为没有政治上的背景,《博讯》无法拿到《凤凰卫视》那样在中国大陆上的通行证;因为资金的困难,《博讯》也无法开拓在香港的网络新闻平台;从美国,无论政府还是教学、研究机构拉几个有经费的中国大陆研究课题也绝非《博讯》的专长;寻找在香港的某个媒体财团在财政上的支持,也并非不是没有可能的,当然,这要在《博讯》原来的新闻方针上做出重大的修改和调整才行。

     好了,出于对《博讯》的厚爱,笔者罗罗嗦嗦地讲了这一大堆东西,因为每个人了解的情况不同,所能接受的观点也会不同,不一定正确,仅供参考。但为《博讯》和《博讯》的读者开阔思路,在将来取得更大的成就,这才是我们的目的。

     衷心地预祝《博讯》克服眼前的难关,越办越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从2004年的英语四六级考试作弊谈起
  • 言信:道姑李莲翠
  • 言信:我的中国穆斯林朋友
  • 言信:中国自报家丑 医改步入歧途
  • 言信:官赌丑闻不断 民赌遍布全国
  • 言信:中国大陆的公民们,你幸福吗?
  • 言信:中国的富人和美国的富人有什么不同?
  • 言信:再谈基督教与《圣经》在中国
  • 言信:从新闻背后看真相-吴德东的故事及其他
  • 言信:为你点评一份基督教的传单
  • 言信:一个日本汉奸的丑恶逻辑——评《日本统一中国》歪论
  • 言信:我们向古巴和北朝鲜能学到什么?
  • 言信:朱镕基先生(续)
  • 言信:腐败的责任
  • 言信:损害国民利益取悦洋人的朱镕基先生
  • 言信:我的那些发迹的朋友们
  • 言信:谈谈中国的自杀问题
  • 言信:中国城市生活常识:选购食品的哀与愁
  • 言信:一个并不遥远的噩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