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安田:天使的自由—悼紫阳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5年1月23日)
    安田更多文章请看安田专栏

    

     作者:安田 (博讯 boxun.com)

    紫阳辞世而眠,许多朋友问我有何感想。一时间,真是一言难尽。在我成长的岁月中,不止一次为一些八杆子也沾不上边的“伟人”们的死哀伤过,但唯独这一次,对这个曾经距离自己最近的领袖的故去没有太多的哀痛。似乎有点奇怪?但如果想到先贤之言:“不自由毋宁死!”,我们当然有理由为这个老人最终得到了自由而欣慰。而从紫阳临终也得不到中共“特赦”这件事上,我们也就更加认清了中共政权万变不离其宗的封建独裁本质,也更能够领会到“紫阳”这个名字所象征的恰恰是封建法西斯政党所无法容忍的人道主义精神。

    今天,当悼念这位老人的时候,还有许多人对于他当初接手耀邦的总书记一职耿耿于怀,称为落井下石。也有人遗憾,他当初不够勇敢,没有成为中国的叶利钦。如果历史可以象教授的板书一样有条理,当然就不会有哈莫雷特式的悲剧,莎士比亚也只能去修理抽水马桶了。事后诸葛亮们对紫阳的求全责备,除了说明他们的每一个毛孔都浸透了“党”妈妈的“高大全”牌墨汁,一点也染黑不了紫阳在当初的选择的历史意义。

    诚然,我相信64时存在着部队反戈一击的可能性。其实从事后披露的资料看,部队最紧张的就是在六月四日以后:如果被激怒的中国人聚集起来对抗,军队该怎么办?但类似布达佩斯的抬棺游行的壮举在北京没有发生,曾经强硬拒绝了紫阳的好言相劝的学生领袖们逃亡了,波澜壮阔的民运转眼间烟消云散。历史确实给了中国人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但这样的机会并不是哪一个人把它丢掉的,而是我们整个民族放弃的。扪心自问:那个时候即使普通学生中,又有几个是铁了心要推翻共产党的呢?至少,我没有这样的先知先觉。但偏偏有些人要打马后炮,拿事后的觉悟要求当时身为总书记的紫阳照章办理。其实,紫阳当初的选择,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对于中共领导人所可以期望的。想想中共历史上一以惯之的“成王败寇”的内斗哲学,老人家当初到天安门广场的一番深情演讲,需要多大的勇气!谁能保证反目成仇的邓太岁不会对这个不听话的总书记动杀机呢?但紫阳义无反顾地讲出了自己对同学们的殷切的期望:你们来日方长!

    现在想来,每一个曾经置身广场的中国人都有负紫阳的期望。除了死难冤魂及其家属们,谁能说紫阳不是“六四”最大的受害者?历经两代“儿”皇帝的十五年监禁,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也不得自由!而所作的不过一个“真”字。但这个“真”字恰恰是中共所不能忍受的。因为本质上,中共就是一辆为其最高领袖服务的、谁抓住驾驶杆跟谁跑的坦克车。但偏偏从始皇帝起,就喜欢挂羊头卖狗肉,写个“为人民服务”的幌子装出一幅大公无私的嘴脸。至于“三个代表”“新三民主义”,还不都是一丈青黑店外面的金字招牌?里面货真价实的还是人肉包子。这样的黑店当然只有靠谎言欺骗才可以维持。而紫阳最脍炙人口绝句:“我们老了,无所谓了”,说的虽然是心里话,大实话,却是最上不得官样报纸的“真”话。而这段演讲中所表达的人道主义良知,又哪里是中共这辆坦克车所能够容忍的呢?

    “六四”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终结——一个中共有史以来最开明的时代的终结。胡耀邦以讨论“检验真理的标准”宣布了那个时代的最激动人心的开始,赵紫阳以广场的动情演说为那个时代画上了最悲怆的句点。从那以后,中国成了一个老布什嘴里的“Great”戏子表演独幕剧的舞台。而腻味了的观众,早已摆起方桌搓起了麻将。今天,理想主义时代的最具有象征意义的符号——“紫阳”,也走完了自己的人生。大幕徐徐而降。冷眼旁观的现实主义者们,你们是否在庆幸因为缺乏理想主义的激情而免去了牢狱的痛苦呢?庆幸自己无忧无虑所畏惧避的生活……但等等,等等。你敢在北京的大街上对人说:“赵紫阳,中国的良心”吗?你不愿意这样说,你不承认这一点?!不,你是不敢!因为我即使不愿意,也可以在温哥华的街头说任何的痴话、傻话、批评任何人任何组织的话。但你呢?没有这样的自由——理想主义者们梦寐以求的天赋人权。所以,我并不为紫阳的故世难过,因为他得到了理想主义者所需要的自由,这是中共力所不及的地方的绝对自由——天使们所有的自由。

    Jan 19 2005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安田:今天的名字——悼紫阳
  • 安田:雷妹-我也曾经红火过!
  • 信仰的幸福/安田
  • 安田:“后天劣等性”——庸俗“存在主义”的必然 (2)
  • 安田:“后天劣等性”——庸俗“存在主义”的必然
  • 诗:我只是垃圾/安田
  • 盗版的自由/安田
  • 安田:喻东岳,我必须向你道歉
  • 安田:让我们以谦卑的心聆听“六四”的钟声
  • 仁不寐:十五年来家国,三千里地河山 ——从安田小说《天安门情人》谈起
  • 安田:戴晴,请不要在六四的旗帜上涂抹……
  • 安田:被砍断的“胡温新政”图腾柱——简评程益中案
  • 安田:悲情两岸,孰重孰轻?
  • 安田:再驳“六四”镇压有理论
  • 安田:台湾大选对于中国民主化的贡献
  • 安田:台湾大选,不要选掉了中选会的独立性
  • 安田:马加爵,我为你辩护
  • 安田:台湾大选,输不起的是谁?
  • 安田:台湾大选的最后一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