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中国的富人和美国的富人有什么不同?
(博讯2005年1月14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话题起源于昨天,2005年1月8日晚间的电视新闻,据中国大陆最具权威的电视台——中央电视台的晚间报道说,中国各地“爱心总动员”续掀捐助海啸灾区热潮。截至7日下午四时,中国红十字会总、中华慈善总会以及各地分会累计接收民间捐款一亿零四百九十六万多元人民币。这是中国共产党政府首次超越种族、超越社会制度、超越国家关系相互好坏、超越国界的民间捐赠。这样,加上中国政府捐赠的那5亿元人民币,中国共捐赠人民币6亿零一点,折合美元7千万多一点。
     (博讯 boxun.com)

     与此同时,香港捐赠的是近7亿元港币,合7亿元人民币,8千万美元。香港地区不足7百万人口,平均每人捐赠100港元。日本捐赠5亿美元,美国捐赠3.5亿美元。所以,正是因为中国大陆民间的捐款数目之少,不尽人意,温家宝总理考虑再三,决定再追加2000万美元,折合1亿7千万人民币的捐赠款,使中国的捐赠款的总数上升到7亿7千多万人民币。
    
     国内各地的电视台,特别是北京电视台的生活频道栏目对此小做评论,认为在当前积极地参与捐款的,只是有组织,或组织系统比较顺畅的国家机关及一些企业,参加捐款的人数不过千余万人。要知道,在这民间1个多亿元的捐款中,有许多富裕的企业出手大方,几百万元、几百万元的往外捐,相比之下,个人的捐款只能代表个心意,在数目上实在是微不足道的。
    
     比如:据媒体介绍,偌大一个拥有百多人的中共中央办公厅,这次一共捐款1万2千元,其中,温家宝总理以身作则,个人捐款2000元,也就是说,其他领导干部和一般干部的个人捐款数平均只有数十元。从中国国内影响力最大,人气最旺的网站——人民网上强国论坛的言论来看,许多人对这次官方组织的捐款是不积极,也不太满意的。对于中央电视台屡屡出面号召人民的捐款,人民网上针锋相对,打出了一条最响亮的口号:“中央电视台,你难道想窄干全中国人的血!”这篇文章里提出:“我不知道中央电视台同志们知道全中国有多少下岗职工?这些下岗职工得到了多少捐助款?我只知道中央电视台在大力鼓吹‘今年是暖冬’的时候,下岗职工家里正是零下10多度!难道只要领导家里零上27度就是暖冬?”
    
     对于“中国国防部决定向印度国防部提供官兵捐款二百三十万元人民币”一事,国内的网友们提出质问:“民间灾难,中国国防部为什么要捐款?”所以,电视评论说,13亿中国人的12亿以上都没有参与这一次的社会捐款活动,7亿多从土里刨食的农民和2亿多城市贫民到也罢了,为什么有许多的富人却一声不响,一毛不拔,北京电视台呼吁:要说服那些富人们,多做善事,多捐出一点。
    
     中国大陆的穷人们对印度洋海啸灾难的捐款有意见,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中国确实不曾大张旗鼓的对自己本国的穷人们展开过如此规模宏大的募捐活动,一旦从中央带头,动员全国人民给“外人”募捐,不理解、不满,都是很正常的。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大陆上的富人们大都不肯,也不善于去做善事,这也早已是家喻户晓的事情了。我并不是将中国的富人和美国的富人拿出来做经济上的考量,而是想要寻找出这种不愿意做善事的现状到底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当然,这里面既有文化理念上的差异,也包括两种完全不同的国家,两种不同的民族传统及风俗习惯,两种不同甚至对立的社会制度所给予的文化教育,以及由这一切所带来的文化理念及道德规范上的巨大差异。
    
     这目的不是别的,就是看看中国和美国的富人们,各自为自己的国家及社会,为自己国家的穷人们都做了些什么贡献?
    
     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进行了25个年头,经过连续20年来的经济高速增长和持续发展,一大批改革开放政策造就的富人们浮出水面。实际上,中国真正按部就班走上致富轨道的,不过是近15年来的事情。短短15个年头,中国造就了数不清的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和亿万富翁。所谓“数不清”并不是真的数不清,而是许多大富翁有意隐瞒、遮掩的结果,有的是为了偷漏税怕露富,还有的纯粹是自己钱的来路不正,只能偷偷摸摸。不敢公示于人。比如胡长青、胡建国这样的贪官污吏之流。
    
     据中国社科院所作的一项社会调查显示:2002年,中国收入最高的10%的人群组获得了国家总收入的32%,这一年,中国的社会基尼系数达到了0.454(国际标准的社会安全指数为0.4)。2003年和2004年中国还没有进行这方面的数字统计,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中国社会的两极分化情况已经更加的严重,贫富之间的差距还在进一步继续扩大。从中国在2004年前后发生的几次重大的社会冲突情况来看,中国贫富之间的社会矛盾已经到了十分尖锐的地步,各地局部性的社会危机时有发生,燃成全国性大规模社会冲突的可能性随时存在。
    
     同样是存在着社会的贫富差别,有些甚至是巨大的贫富差别,美国是怎样缓和,解决这个社会矛盾的?根据美国的经济统计资料,美国社会的富裕阶层(包括企业和个人),除了美国政府要通过各种的税种用税收调节之外,每年还要通过各种类型的基金会向社会进行慈善性的公益捐助,捐款数额高达6700多亿美元,这些财富的转让达到美国全年GDP的9%。
    
     我曾看到过一篇动人的报道。在美国宾西法尼亚州的詹金敦市,有一位普通的老师克拉温斯基,二十世纪的八九十年代,头脑精明的克拉温斯基通过在费城投资房地产行业,飞快的积聚起了数千万美元的巨额资产。但是在他赚到了这大笔的钱财之后,他马上就把几乎全部的资产无偿地投给了公益事业。他为美国疾病防治中心捐助了620万美元;为一项公益基金会控股的房产项目投资3000万美元,其赢利不是给自己,而是都捐赠给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公共医疗学院。最后,他还为一所残障儿童学校修建了一幢300万美元的校舍。
    
     这还不是这位普通的大慈善家的最惊人之举。2003年,克拉温斯基为一名正在接受透析的严重肾脏病人,捐献了自己的一个肾脏。我不知道要是在中国大陆,这位克拉温斯基要被赋予何等崇高的地位和光荣的称号,甚至要被笼罩上何等壮丽辉煌的共产主义光环。可是在美国,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人,过着宁静的,默默无闻的安静生活。
    
     据报刊披露,中国人都熟悉的美国电影导演斯皮尔伯格,在这次对海啸灾难的捐款中,自己捐出了1500万美元。相比之下,中国大陆上最著名的电影导演张艺谋,宣布自己捐出了30万人民币,合大约3万5千美元。据国内的新闻界评论,在中国大陆的演艺界,没有第二个人在名气上、荣誉上、经济收入上能与张艺谋相比,领头羊尚且如此,岂能埋怨其他的演艺界人士吝啬。
    
     我们再回过头来仔细看看中国。在目前,2004年中国民政部登记注册的全部100多家各类慈善公益组织所掌握的资金总额来看,全部财富的数量仅占到中国全年GDP的0.1%。在国家工商局和全国各地的工商局登记注册的企业总数,已经远远超过了1000万家,而有过捐助慷慨之举的,至今不超过10万家,也就是说,其余的99%的企业至今都是一毛不拔,从来没有掏出过一分钱给予公益性捐助。
    
     真是丢人,中国的富人,这些在短短的十几年时间里突然暴富起来的富人们,为什么行为如此的吝啬?我无法让中国的富翁们都向克拉温斯基学习,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共产党政权培养出来的“新型”富翁,“新旧社会两重天,一个苦来一个甜”,我们无法强迫社会主义的富翁向资本主义的美国富翁去学些什么东西。
    
     中国,出于政策上的考虑,而不是出于道德上的考虑,至今从来没有追究过改革富翁们的那些巨额的财富来源是否合法合理?又都来自何方?这些巨额的财富又都是通过什么途径攫夺积聚起来的?
    
     中国绝大多数的富豪暴富于朱镕基政府和朱镕基时代,其暴富的速度快得惊人,特别是有许多的富豪还属于一个不懂计算机、不懂外语的“新文盲”,从一穷二白起家,然而就硬是在短短几年、十几年中,成为几亿、几十亿的富翁,譬如,那个被称谓“上海首富”的周正毅,就是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私企业主,但却能在地产和金融圈子内呼风唤雨。
    
     你若是再用江总书记那“三个代表”的思想对照一下,那就更是滑稽可笑了。这些富豪的暴富沾不上先进生产力的任何一点边,他们的暴富过程亦没有任何先进文化的内涵,这些富豪们的暴富,所伤害的是今天整个社会和广大人民的利益,这些新巨富的出现,是今天整个社会的巨大灾难,也是整个人民和国家的巨大灾难。
    
     朱镕基先生,且不要管他对中国共产党内出现的无数贪官污吏是如何的咬牙切齿,但是在客观上,朱镕基杀贫济富的人为地快速制造了中国社会一大批新富豪和数不清的赤贫阶层,如今,赤贫阶层是无钱可捐,富豪阶层是无心去捐,任你磨破了嘴皮去动员富豪们捐钱,富豪们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我自视而不见。温家宝政府眼看就要上台两周年了,他所施行的是“杀贫济富”还是“杀富济贫”的政策,现在一点都看不出来,眼下,贫富之间的差距还在进一步扩大,朱镕基时代种下的恶果,现在一步步显露了出来。
    
     毛泽东曾说:“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实际上,更严重的问题应该是教育中国的富豪,不是教育中国的富豪们要拥有起码的爱心,而是要恢复起中国的富豪们最基础的良心。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再谈基督教与《圣经》在中国
  • 言信:从新闻背后看真相-吴德东的故事及其他
  • 言信:为你点评一份基督教的传单
  • 言信:一个日本汉奸的丑恶逻辑——评《日本统一中国》歪论
  • 言信:我们向古巴和北朝鲜能学到什么?
  • 言信:朱镕基先生(续)
  • 言信:腐败的责任
  • 言信:损害国民利益取悦洋人的朱镕基先生
  • 言信:我的那些发迹的朋友们
  • 言信:谈谈中国的自杀问题
  • 言信:中国城市生活常识:选购食品的哀与愁
  • 言信:一个并不遥远的噩梦
  • 言信:江泽民政权应该对中国承担什么历史责任
  • 言信:记给我带来重大影响的两本书
  • 言信:困扰中国大陆的新文盲问题
  • 言信:邓大人百年华诞,什么人感激最甚?
  • 言信:省市部委顶风作案,中央权威丧失殆尽
  • 言信:圆恩和尚
  • 言信: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部分失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