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翟羽佳:必须捍卫毛派说话的权力
(博讯2004年12月28日)
    
    
     2004年9月9日,毛逝世28周年纪念日,郑州退休工人张政耀等到郑州二七广场毛雕像前参加纪念活动,并散发一篇纪念毛的文章。文章大量引述毛当年关於资本主义复辟的论述,痛斥当今中国社会资本主义掌权、社会分化、贫富两极分化严重,并批评第二代、第三代“核心”,结果以“煽动颠覆罪”被捕。河南一法院对两人以“诽谤罪”分别判处两人有期徒期3年。 (博讯 boxun.com)

    
    张政耀等人在公开场合宣扬毛思想,并用毛的理论批评现实政治,这是一个公民应有的话语权,理应受到宪法的保护和捍卫。运用毛的理论观点去思考、观察和认识社会,并回答中国社会目前所出现的问题,他们只是重复了毛的论述,并没有违反现行法律法规。公开宣扬毛的思想,毕竟是言论的问题。既然是言论的问题,就必须用言论的武器——辩论来解决。
    
    对于这个案子,已经引起内地法律界关注,北京一批律师曾计划组团赴郑州为被告辩护。多名京城律师得悉本案要开审时,曾决定组团免费为被告辩护,但因为是秘密审判,没有成行。不管京城的律师出于何种目的,或动机,能够意识到必须为毛派思想者辩护,这是一种社会的进步。
    
    我们反对毛派的思想,但是,我们必须捍卫毛派说话的权力。当毛派起来宣传毛泽东的思想时候,我们可以起来反对,起来辩驳,但是,当毛派的说话权力被剥夺之后,我们必须起来捍卫他们说话的权力。
    
    捍卫别人说话的权力,就是捍卫我们自己的言论自由。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铭刻着一位名叫马丁.尼莫拉的德国新教牧师的话:“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一个社会,必须允许各种言论的共存,哪怕他是一种可恶的言论。不管这种言论多么可恶,也多么这种言论多么不合自己的口味,但是,只要这种言论能存在,社会也就是一个宽容的社会。如果今天因为一种言论不合主旋律,被取缔的话;明天就会有另一种言论不合主旋律被铲除;知道有一天,别人不能发表自己的言论了,我们也不能乱说乱动了。
    
    我们反对毛派极左思想,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毛派思想不合我们的口味就否定毛派的说话的权力。在毛派的话语权受到侵害的时候,我们要旗帜鲜明地捍卫他们说话的权力。如果我们说他们是王八蛋的话,我们也是王八蛋。因为,我们的言论跟他们的言论一样是主旋律之外的东西。我们必须旗帜鲜明捍卫毛派人物说话的权力,哪怕他们的言论对社会极其有害。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吴庸:再看大陆毛派贩卖什么
  • 吴庸:且看大陆毛派贩卖什么
  • 审判秘密进行,拥毛派被判三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