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仁全:欲哭无泪是矿难
(博讯2004年12月22日)
    曾仁全更多文章请看曾仁全专栏
    
     (博讯 boxun.com)

    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在中国高层一声紧是一声的安全保障工作的警告
    声中,在胡温三令五申对安全工作的批示中,一些地方的矿难却在接
    二连三的发生着,有记录在案的就有如下之多:今年5月18日,吕梁
    地区交口县“5.18”矿难事故中,33名矿工遇难;6月3日8时许,邯
    郸县鸿达煤矿副井四平巷发生特大瓦斯燃烧事故,共死亡14人;10月
    20日,雅安市宝兴县矿塌事故中,14人遇难,9人受伤。11月18日,
    广东梅州市梅县有发煤矿透水事故,矿工被困井下,4名矿工已全部
    遇难;11月11日,河南平顶山新生煤矿南店井区报废井发生瓦斯爆炸
    事故,有29人遇难,6人受伤;河南省郑煤(集团)公司大平煤矿事
    故共造成148名矿工遇难;河北沙河市白塔镇5家铁矿井下“11.20”
    特大火灾,在这次特大火灾中已有65人死亡,51人生还。几乎所有事
    故都是安全隐患产生,地方官员和职能部门对安全工作“不作为”和
    矿主们利益熏心所至。
    
    65名沙河铁矿工人的尸骨未寒,在11月28号7时20分,陕西省铜川矿
    务局陈家山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目前,25名矿工遇难,141人下
    落不明……
    
    冒着生命危险到井下做工的都是贫困家庭的工人和农民,都是无权无
    势的草根阶层,被生活所迫远走他乡谋生。家境贫寒的矿工们没有选
    择,他们虽然听到全国各地到处都有矿难的发生,但他们明知山有
    虎,偏向虎山行。他们为了生存,只得义无反顾地前往权贵们掌握
    的、很多地方都没有生命保障的井下去挖煤、挖矿。因为家里的妻儿
    正眼巴巴的等着他们寄钱回去买柴米油盐,有的妻子正等着丈夫挣钱
    回来买化肥农药,有的躺在病床上的老父老母正等着儿子寄钱回去瞧
    病,有的子女正等着父亲挣钱后交学费……
    
    从20世纪末到现在,走到尽头的中国大陆体制在万般无奈之下,对国
    有企业或租赁,或一级一级的承包,或变卖给了个人,同时,一些小
    煤窖、小磷矿、小铁矿、小铝矿、小铜矿也应运而生,权贵阶层在各
    种合法的程序掩盖下、通过各种肮脏的交易控制了资源,官商勾结更
    加密切,在天高黄帝远的矿区,矿老板们都希望用最小的投入产生最
    大的效益,用最少的钱赚更多的钱,对于矿井下安全设施的投入理所
    当然的是越少越好,矿工们只是他们出钱请来的一个挖矿的“机械”
    是产生利益和效益的一个工具,哪里全把他们当“人”看待?
    
    现阶段,工矿企业的老板们最忙的是迎来送往权贵人仕、各安全检查
    部门,为了堵住官员们的口,堵住安全检查人员的口,请吃请喝请玩
    请嫖不算数,还要送上大捆大捆的钞票,得了好处的管理部门在检
    查、勘测中就睁只眼闭只眼了:一路绿灯,一道道程序都合法,一个
    个关卡检查都合格。官与商、矿老板与管理人员在这种游戏中做的天
    衣无缝,安全隐患都被掩盖着,只要能赚到钱,他们怎么会将弱势群
    体的矿工们放在心上呢?何况,那些到井下干活的既不是他们的朋
    友,更不是他们的亲人。
    
    在胡温对安全问题一遍接一遍的强调声中,矿难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
    了,一起接一起,一茬接一茬。一具具僵硬的尸体从矿洞里运了出
    来,他们身上没有血,因为他们的血早已染红了权贵们名利双收的红
    地毯;他们没有泪,因为他们的泪水早已变成了官商们白花花的银
    子,他们没有哀嚎,因为哀嚎早已变成了官员们“以人为本”的豪言
    壮言,他们没有痛苦,因为他们的痛苦只能留在井下,因为他们本来
    是低贱的弱势群体;他们没有遗言,因为他们没有传达遗言的途径,
    他们脸上更没有怨恨,因为再多的怨恨也表达不了对草菅人命的官员
    的控诉,再多的咒骂也表达不了对这个制度的憎恨。
    
    不可否认,每一个国家在资源开发过程中都有矿难,但是,中国每开
    采100万吨煤炭、磷矿等矿产资源时,死亡率是4.17人,死亡率是美
    国、日本等国的100倍以上,也是南非的30倍。连人均收入仅是中国
    一半的印度,死亡率也只是中国的1/10,乡镇小窖洞的情况更为严
    重,每挖掘100万吨煤、磷的死亡率为9.62。
    
    有人说,从矿井下抬出的矿工的遗体都是睁着大大的眼睛。是呵,
    他们怎么会瞑目呢,因为他们有太多太多的撼事,太多太多的心愿未
    了。因为家里的稻谷还等着他回去帮助收割,因为他还答应了回去时
    给孩子买新衣服,还答应了挣钱供孩子读高中、读大学,因为他还答
    应了寄钱给病塌前的父母根治病魔,因为他还答应了回去后付给隔壁
    商店里买盐买油的钱,因为他还期盼着与新婚妻子的缠绵,因为他还
    没来得及享受到人世间的欢乐……
    
    但是,一切都成了泡影,因为安全保障系数很低的矿井是那么的残
    酷,甚至于,人世间听不到他们脆弱的呐喊和哀嚎,那是官商勾结销
    售矿藏资源时数钱的笑声淹埋了他们在井下痛苦的哭声。
    
    矿难发生后,一时间,官员们的危急应对机制似乎提高了,“以人为
    本”的认识似乎提高了,安全意识似乎提高了,电视境头里的矿井旁
    站满了从部长、省长到市长、区长、局长、科长、所长、矿长等等大
    大小小“带长”的官员,瞪着一双双惊愕而又焦急的眼睛,但是,他
    们担心的不是别的,是矿主们送给他们的巨额好处费会不会被揭露出
    来,担心在安全问题上玩忽职守、阳奉阴违的做法会不会被涌出漏
    子。他们更担心查出问题后胡温辙了他们的职,摘了他们的乌纱帽,
    断了只有当官才有的通天财路。在他们担心害怕的表层深处是根深蒂
    固的麻木,对于死人的事,他们早已习以为常。
    
    那些死难者,是一个个有情有义的血肉之躯,是我们的同胞兄弟,正
    是他们的舍身忘死,才将煤炭、磷矿、铁矿、铜矿等等矿藏源源不断
    的挖了出来,他们曾挖出13亿人的取暖做饭、烧水的煤炭,他们曾挖
    出农民肥沃农田的化肥,他们曾挖出城市建造高楼大厦的钢材,他们
    是中国煤魂、磷矿魂、铁矿魂。然而,他们默默的去了,留下家里孤
    独无助的妻儿,留下了凄凉寂寞的老父老母,留下了更加贫穷的家庭
    ……
    
    我们哭我们死去的同胞,一哭权贵们心肠狠毒没有人性,面对胡温三
    令五申对安全工作的批示和接二连三的红头文件仍然阳奉阴违、玩忽
    职守,胡温的颜面何在?胡温的威望何在?二哭矿老板心黑面厚漠视
    生命践踏生命,视自己的同胞如猪狗,不肯在安全设施上花本钱;使
    我们的同胞兄弟一茬接一茬的倒在黑暗的井下。三哭矿工们命苦、命
    薄,生长在贫困落后的农村,从小就缺衣少食得不到幸福,过早的承
    担起生活的重负,被迫无奈背井离乡为黑心的矿老板们挖掘矿藏,魂
    归他乡死不瞑目,四哭这种安全隐患无处不在,还有多少同胞兄弟“
    前仆后继”才会震醒权贵们对安全工作的重视?
    
    呜呼,哀哉!我们欲哭无泪!我们叩问苍天,这是谁之罪?苍天答
    曰:这是中共权贵阶层之罪!我们叩问大地,这是谁之过?大地答
    曰:这是中共集权独裁之过。
    
    (2004年11月26日)
    
    〔原载《动向》杂志2004年12月〕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的人命为什么如此不值钱?——关于铜川矿难的思考
  • 无言面对矿难
  • 美国也发生矿难
  • 中国矿难猛于虎 补牢要做三件事 (图)
  • 旺才:从矿难事故看底层民意的无奈——谨以此文献给在各种矿难事故中受害的无辜平民
  • 壮士断腕?——再谈治理矿难和污染
  • 中国矿难频生谁之责 - 垚远
  • 令人恐怖的“矿难纪录”到此为止吧
  • 人民网人民时评:南丹矿难,假如让知情者言而无忌
  • 湖南湘潭煤矿矿难18人全部遇难
  • 湘潭新立煤矿矿难死亡人数已上升到18人
  • 铜山矿难矿工家属:井下被困人数比公布数字要多
  • 陕西800矿难家属打得地方官员到处乱跑(图)
  • 关于陕西铜川矿难致中央政府的呼吁
  • 陕西省矿难 800矿工家属暴动 (图)
  • 个体老板爆铜川矿难黑幕 所有瓦斯爆炸都是人祸
  • 河南大平矿难首批4名事故责任人涉嫌犯罪被逮捕
  • 陕西铜川矿难:井下166人全部遇难,矿区戒严(图)
  • 陕西铜川矿难罹难者增至166人 运出21名矿工遗体
  • 河北矿难每名死者赔四万八
  • 陕西矿难现场戒备森严 家属与公安冲突(图)
  • 中国矿难频生 死亡者众多 (图)
  • 陕西矿难已找到50具遗体
  • 陕西铜川矿难:矿领导为多拿40万奖金逼人下井
  • 陕西矿难其余141人生还希望渺茫(图)
  • 中国矿难死亡率高过伊战百倍(图)
  • 陕西铜川陈家山矿难续:仍有166人被困井下 (图)
  • 邯郸鸿达煤矿矿难瞒报案 16名渎职嫌犯被查处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太原一煤矿矿难致5人死亡 事后矿方将尸体藏匿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