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鲁德成,我愧对你!/黄河清
(博讯2004年12月19日)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黄河清
     (博讯 boxun.com)

    天安门三君子鲁德成、喻东岳、余志坚,我愧对你们!
    不说你们在天安门向专制魔王宣战时,我愧对你们;
    不说你们被学生抓送到公安局时,我愧对你们;
    不说你们被判了16年、20年、无期徒刑时,我愧对你们;
    不说你们在监狱服刑时,我愧对你们;
    不说屡屡传出喻东岳被摧残折磨受伤、残废、疯了的讯息时,我愧对你们;
    不说受尽磨难死里逃生的鲁德成逃到泰国发表声明,半句也不责备我们,我愧对你们;
    只说鲁德成在泰国几百天,我再没关心他一点点,为他做丝毫事,以至他要被泰国警方遣返大陆,重陷魔掌,再入炼狱,要死两次时,我真无地自容,我愧对你!我愧对的不仅是你,更是自己的良知!
    
    大约一年前,我从余杰的文章里看到捷克哈维尔基金会多年前就认为天安门三君子是英雄,要帮助他们的家属,却苦于找不到他们的家属。我的良知被触动,为此向有关人士呼喊了一下,却没有再去关注下文了。
    鲁德成逃难到泰国,发表声明,我的良知又一次被触动,但我没有行动。我以我不懂外语,同西方主流社会没有联系为由让自己偷懒;我更抱着这下天安门学生可有机会忏悔赎罪帮鲁德成逃到西方生活了的想法来安慰自己。
    直到鲁德成处到了要遭“二茬死”的境地,我才有了一丁点的实际行动:在第一时间发出呼吁“紧急呼救鲁德成”。我收到了许多人发来的同意附议的邮件,其中有: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 一平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 张玲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美国匹兹堡市驻市作家 黄翔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 刘国凯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香港《开放》杂志编辑 蔡咏梅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著名北京画家 严正学
    《北京之春》主编 胡平
    我知道,有许多人在实地实际的营救鲁德成,唐柏桥先生在呼吁签名救助鲁德成,听说
    汪泯先生到泰国警察局直接交涉、薛伟先生代表民联看望鲁德成且在设法把他接到美国……肯定还有我所不知道的许许多多的救助行为。这一切是多么好啊!这一切,要是早些发生作为是多么的更好啊!
    在北京的笔友严正学在来件中说:
    黄河清先生:
     网上看你呼吁,泪如泉涌;做看客,是中华民族的耻辱,我们将是历史的罪人。1989欠三君子的债末清,现在就更不能漠视……请河清兄代为联署.
     严正学.12.17.2004
    在旧金山的笔友王一梁对我说:看到他们被判16年、20年、无期,我哭了!当王一梁
    知道哈维尔基金会曾在找三君子家属时,立即说:哈维尔在台湾,贝岭也在台湾同哈维尔有接触,我马上同贝岭联系,让他把三君子的资料交给哈维尔基金会,英文我来翻译。
    在纽约的笔友一平说:除了呼吁,我们要采取实际行动。我找中国人权刘青说,还要找更多的渠道。
    我曾说:“对于鲁德成三君子,我们大家都有罪,都欠了他们还不清的债。我们大家,我们这个民族对不起鲁德成、余志坚、喻东岳啊!”
    看来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并非我一人有此看法,有此歉疚,有此锥心之痛。严正学、王一梁、一平是,还有一位流亡美国的作家,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原副主席郑义也是。我看到过他几年前写的对此忏悔的文章,郑义说自己知耻了,他的忏悔是真心实意的。
    对于这样一件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永远捶打着民族良知的大错事,我们全体都应忏悔,而不是装聋作哑、分辩解释、推搪诿过、或仅仅私心难过。如果连这样的认识、勇气、担当也没有,我们与中共何异?!我们这个民族将无救了!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君子之过,如日月之蚀,其过也人皆见之,其改也,人皆仰之。
    中华民族道德滑坡全体沉沦的挣扎从此始!对天安门三君子,对鲁德成的态度可以是一块试金石。我期待着有更多的人对此真心忏悔。知耻!知耻近乎勇!知耻,非真耻;不知耻,才是真耻!知耻,才对得起三君子!知耻,才对得起良知!知耻,才是人!知耻才会有救!知耻,才能救鲁德成!知耻,才能救自己!知耻,才能面对将来、面对子孙!知耻,才能再做事!
    
    04、12、18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鲁德成将被遣返 天安门一代不能无动于衷!
  • 紧急呼救鲁德成!!!
  • 鲁德成、天安门三君子在狱中的合影(图)
  • 采访用红漆泼污天安门毛像的青年鲁德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