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七律 收到不录取通知书并序(1960年)
(博讯2004年12月10日)


七律 收到不录取通知书并序(1960年)
     1958年高中毕业,学校以家庭出身为由鉴定‘差’等,说生出来就是有罪的。在以阶级斗争为纲时代,毕业鉴定‘差’等就等于判处政治死刑,升学就业不能通过第一关政审,“试场未入名已除,悲愤出身定前途”,失学失业走投无路陷入悲惨境地。不经审判‘劳教’‘劳改’,1980年所谓‘纠正’只是一张纸,我大声疾呼“伤害了人不负责任天理不容!”。多次向法院起诉不受理,寄出一千六百多封申诉信无回音,我不知道哪里有讲道理的地方。四十多年艰辛申诉,今中学生已成白头翁垂垂老矣,老年多病晚景凄凉。中国的中学生有如此残酷政治迫害的悲惨命运,每个中国人对此能不感到痛心疾首!
     (博讯 boxun.com)

    求学觅业两无门, 罪自天生定出身。
    日里劳作多遭辱, 灯下自修常受嗔。
    苦工繁重有硬骨, 时光流逝总痛心。
    岂为贪生未轻死, 不信冬尽不是春。
    
    附: 關于劉啟旻畢業操行評為‘差’等問題的
    復查結論
     劉啟旻是我校五八届高中畢業生,在校學習期間,担任過班主席,班宣傳委員,少先隊中隊輔導員,國立北京圖書舘通訊員。高一、高二操行優等, 評為《三好學生》, 畢業時各科成績優良,思想要求進步,工作積極,曾幾次提出申請加入共青團,遵守學校纪律,但操行却評為‘差’等,不發畢業証書,由于操行‘差’等不能升學,當時學校又未能積極與勞動部門聯系,協助解决其工作,,給劉啟旻升學、就業造成很大困難。
    根据本人申訴,從新進行復查,認為操行‘差’是錯誤的,現在予以糾正。根据當時在校表現, 畢業操行鑒定應為優等。參加工作時間應從一九五八年七月參加科學院工作時計算工齡。
    中國共產黨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學支部委員會
    一九八零年三月
    
    起 訴 書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原告:劉啟旻 男 67嵗 汉族 北京市人 退休高中物理教師
    原住址:北京市西城區錦什坊街187號 (已拆遷)
    通信地址:上海市奉賢區西渡新南家園6_16_301 郵编 201401
    電话:(021)57157963
    被告:中國共產黨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學支部委员會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小口袋胡同19號 郵编100032
    電话:(010)66038485 66038466 66036682
    
    訴訟要求:被告必須承担殘酷政治迫害嚴重侵犯人權造成的嚴重傷害後果,给予物質和精神損失赔償,赔禮道歉解决具體困難,承担全部訴訟费用。中學生已成白頭翁,拆遷無住房無北京户口,居住生活艱難,老年多病晚景凄凉。
    事實和理由:1958年我高中畢業,學校以“家庭出身”為由,给我鑒定‘差’等,不發畢業證書,不准畢業,不准升學,不准工作,被剝奪了政治生命,使我失學失業走投無路,陷入悲慘境地。衆所周知:升學就業首要是政審,在以階级鬦争為綱的時代,畢業鑒定‘差’等,就等于判處政治死刑,失去了政治生命就是失去了一切人的權利,嚴重侵犯了我的基本人權:學習權、工作權、名譽權、政治生命權、生存發展權,遭受殘酷政治迫害。1960年以冩“反動日记”為由,“强制勞動”,這是不經審判的勞教。1966年文革以“無業”為由,送到新疆红山煤礦所謂的“组織勞動”,這是不經審判的勞改。1980年學校给我一纸《復查结論》,証明我在學校是品學兼優的《三好學生》班主席,承認學校的錯误處理使我不能升學,不能工作,造成很大困難,现在予以纠正。所谓的纠正就是這張纸,這就像是打傷了人只给你一張纸,説把你打傷了打殘了打錯了,却不负责任。我大聲疾呼:傷害了人不负责任天理不容!我多次向法院起訴不受理,寄出一千六百多封申訴信無回音,四十多年的艱辛申訴,我不知道哪里有講道理的地方。中學生已成白頭翁,我半生受殘酷政治迫害歧视壓迫,老年退休回到北京至今不能恢復北京户口,住房拆遷居住生活艱難,老年多病晚景凄凉。中國的中學生有如此殘酷政治迫害的悲慘命運,每個中國人對此能不感到痛心疾首!被告必須承担殘酷政治迫害嚴重侵犯人權造成的嚴重傷害後果,给予物質和精神損失赔償,赔禮道歉解决具體困難。承担全部訴訟费用。
    
    附件:(1)中國共產黨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學支部委员會
    《關于劉啟旻畢業操行評為‘差’等問題的復查结論》復印件
    (2)1993年10月14日《申訴書》
     起訴人 劉啟旻
    2003 年 3 月 3 日
    
    註:中共给我定为:家庭出身“反動官僚地主資本家”,是“關管殺”子女。我父親是遼寕省參議員,國民黨員,52年被捕入獄,59年死于天津茶淀勞改塲。我祖父是大清山東後補知府,中華民國國會眾議院議長,1919年南北議和北方代表,执筆起草《國會组織法》、段祺瑞《中華民國憲法》。因為反对袁世凱二十一條和質問善後大借款,被捕入獄險遭殺害,史稱“八議員案”。晚年是天津市政協特邀政協委員。著作和譯著有:《世界各國憲法之比較》、《盛宣懷與日本》、《日清戰争記實》和《補桐可谈錄》、《遼佐詩钞》詩集多卷。
    
    七律 贺国际通讯卫星‘晨鸟’发射成功并序(1970年)
     报载国际通讯卫星‘晨鸟’发射成功,环宇广播通讯,冲破新闻封锁探索太空奥秘。诗云“青鸟不传云外信”,今‘晨鸟’凌空,虽天地之遥电波频送,云外消息可传矣。
    
    星垂阔野隔天地, 银屏电波频传递。
    天下为公是夙愿, 世界大同信可期。
    屈子问天生幻想, 今人格物创神奇。
    苍穹深邃多云雾, ‘晨鸟’凌空泄天机。
    
     中秋
    佳节良宵,繁星闪耀。
    一轮满月,清辉遍照。
    秋虫鸣四野,
    碧空疏朗壮志豪。
    伴一曲吟啸,
    声随清风调亦高,
    飞渡河星汉,
    直上青云霄
    蝉宫馀音缭绕。
    附:康雍老先生赠诗
    刘君俊雅擅风流, 文笔清新谁与俦。
    自是胸襟如皓月, 闲来寄意咏中秋。
    
     咏梅二首
    玉骨冰肌一枝横, 无限生机破冰封。
    朔风越紧香越远, 雪重霜白花更红。
    
    不学群芳倚春风, 丹蕊盛开向严冬。
    玉宇寒香无蝶闹, 万里雪飘点点红。
    
    登香山游碧云寺
    回首曲曲弯弯路, 远望重重叠叠山。
    此身登临香山顶, 雄心犹在碧云端。
    
    重游梨园
    半生漂泊多别离, 故园处处有情谊。
    可怜梨花白似雪, 摇落飘飘莫沾泥。
    
    咏雪
    碎琼迷眼充做玉, 乱花纷榭似有香。
    凭借北风狂飞舞, 日出委地化泥浆。
    
    悼邓丽君
    丽君歌声高入云, 高风亮节是完人。
    歌坛巾帼留丽影, 重闻遗响一沾襟。
    半山亭小憩
    高处风寒觅路归, 山亭小憩照馀辉。
    登临始知中行好, 涧自长流云自飞。
    自省
    虽非天才亦不痴, 为何老大尚无知。
    莫道艰难处境坏, 只为懒惰不求实。
    附: 友人赠诗
    博学多才何言痴, 饱览群书岂无知。
    确实艰难处境坏, 苛责自己不求实。
     读郑君《柳溪赋》有赠
    柳拂笛声细寻求, 无限乡情乐与愁。
    郑君文心如泉水, 才华初露赋溪流。
     步前人韵绝句二首
     家
    林中清幽日影斜, 小溪侧畔是我家。
    爱静不惹蜂蝶闹, 门前不种有香花。
     中共贪官
    争权夺利不放鬆, 功夫全在吹拍中。
    “东风西风”都是假, 一夜暴富赛旋风。
     初春
    小屋里已撤去取暖的炉火,
    岸边蒙眬的柳色悄悄变绿。
    穿棉衣已微觉出汗,
    脱掉又有一丝儿凉意。
    向阳的积雪在开始融化,
    屋檐上的滴水声淅淅沥沥。
    心里萌动着寒冬後的喜悦,
    沐浴着明媚阳光温暖的惬意。
    泥泞的原野发散着泥土的清香.
    啊!沁人心脾,这是春天的气息!
    
     一只受伤的蜜蜂
     一只受伤的蜜蜂,被迫停在茅厕的短墙上。
    中午的太阳照着坑里的粪便,冒着泡沫,发散着臭气。
    正是蛆虫们翻滚扭动得意忘形之时
    --裸体狂欢,热烈拥抱。
    蒼蝇赶来嗡嗡叫--乱飞狂舞,好不热闹。
    欢呼着:“吃啊!”“喝啊!”“干杯!”
    “祝蛆虫们脑满肠肥,早日接班高飞!”
    对受伤的蜜蜂也要嘲讽笑骂一番:
    “喂! 短墙上那个倒霉的傢伙,还看什么!还不赶快到我们这里来,只有和我们在一起,才有你的油水沾!”
    蜜蜂忍着剧烈的伤痛,振翅飞走了。
    
    大势人心
    洪水横流,因地势波浪搏击迂回曲折归入江河湖海。
    思潮澎湃,审时事善恶斗争反复较量走向民主自由。
    大势所趋,百川归入江河湖海。
    人心所向,万众走向民主自由。
    
    溺童
    一童溺水,挣扎呼救,
    恰一善水者过,童以为得救矣。
    彼善水者立于岸窃思
    “开而弗达,道而弗牵”古之明训。
    于是,首先责其不慎,
    再戒其下次不可,
    方欲以游泳法授之,
    然童已灭顶矣。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