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40748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样的高干 两样的子女:对比乔石、李鹏两家人
(博讯2004年12月07日)
    民间攻击高干子弟的很多,有些对的,有些错的,公平地说,高干子弟里总体还是优秀的多于败类。其他居中的更多。这提点素材,正反各一。


乔石、李鹏沉浮

     乔石、李鹏都是1987年做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也都做过副总理和副委员长,可以说官位也差不多吧。李鹏做过总理,不过乔石89年不做总书记,才有以后的 “水”出一事。他们升官的背景就大不一样,乔石在上海读中学时入党,大学时做过同济大学地下党书记,知识分子革命,靠自己一辈子奋斗。30岁时,这个一辈子在上海长大的人,突然被发配到鞍山去。六十年代由原来地下党的上级领导吴学谦调到北京,“文革”中,曾有人以“国民党特务”的罪名攻击乔石。八十年代乘中央年轻化的东风,一路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国务院副总理、中纪委书记、中共中央党校校长、到政治局常委,最后从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位置上退下。 (博讯 boxun.com)

    李鹏小乔石四岁,烈士后代,周恩来、邓颖超关怀。延安长大、还没解放的48年就留苏。回国立马作东北的丰满发电厂副厂长、总工程师,东北电业管理局副总工程师。1966年到北京做北京市的电业大王(“革委会主任”),文革期间也从来不倒,没有周的大树,几个人有这样的运气。79年后是第一批享受中央年轻化的弟子,由电力工业部副部长、而部长、而副总理、总理,最后也是委员长后退下。


乔石、李鹏的子女命运不一样

    乔石的子女全靠自己,不利用父亲的权力。李鹏子女,不仅父亲在朝时享受好处、下朝后继续将李家政治资本转换为现金。乔家子女全低调,名不见经传。李家子女毫不犹豫用父名赚钱。

    乔石夫妇都是知识分子出身,夫人郁文是蒋介石文胆陈布雷的亲侄女。这里讲乔石两个女儿其中一个的故事。有言在先:那些自我暴露的、不仅得利还要追名的高干子弟,大家也就可以公开评论;自我没上新闻的人,我绝对不披露他们的名字。

    乔石这个女儿大学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硕士毕业于协和医科大学。留学美国后,从休斯顿的BAYLOR医学院得博士学位(1993年),在南加州大学做过博士后,现在是一所美国正规研究型大学的助理教授(为保护她的隐私,此处省略她目前大学名称---希望其他人也尊重这个原则)。她完全靠自己,不利用自己父亲的地位回中国谋私利,乔石在台上,她不回国工作,多数人(在海外和国内的)拍她马,都是想用她的国内关系,这么多年下来,发现她根本不利用国内关系,而且在尉健行下台后,乔石在中国完全没有权力可谈,现在名利之徒找她的就少多了。

    她和丈夫是在协和的时候相遇,他也是在美国打天下,目前是有执照的医生,在美国是医生也是助理教授。乔的女儿对母亲很尊重,父母鼓励她树立自尊、自强的信念,走自己的道路。她有自己的平静而体面的生活,不过没有在中国享受过人上任的生活。

    李家就不一样了。长子李小鹏,1959年出生,在乃父任电子工业部副部长、部长兼华北电业管理局党组书记期间,李小鹏考不上正规大学,就进了华北电业系统的中专改大专的华北电力学校(后改“学院”)。82年毕业。 李鹏的女儿李小琳1961年出生,考不上大学,进了电视大学(这个学历,她是不列出来的),再想办法进了清华大学,算是1989年清华电力系的硕士。

    李鹏次子李小勇1963年出生。读书是更读不进,1978年15岁时,被父母送去参军,后来还升到了中校军官。这平头百姓一般不知道,高干最没有出息的子弟,一般都送去参军,这军队里讲究命令,要拍马最容易,上级一道命令下来,要提拔谁就提拔谁,不象民间,还有说法,一群农村小孩子,拍马还来不及,绝对不敢啰嗦。以后在新加坡置房产,接应哥哥姐姐,也是以备万一。

    李小鹏一番风顺,现在不仅是副部级政府官员、也是时下时髦的大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而且是李家天下的看门人,亲手控制中国电路系统五大集团中最大的华能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在国内收购,在国外(比如澳大利亚)也收购,国家财产成功地为为李家私人财富积累做出了贡献。

    李家从来觉得电力系统是自家园地,李鹏管电子工业部的时候,夫人朱琳也在华北电管局工作,1984年还曾做广东大亚湾核电站驻北京办事处的领导。

    2003 年初,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组部发出的全国大型电力公司党组及领导班子里,李小鹏和妹妹李小琳竟然同时出现,创了家天不避嫌的先例。李小琳现在是中国电力投资集团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中电国际总经理。李家做官不过瘾,李小琳的公司今年在香港上市,李小琳亲自出马曝光,李家让香港文汇报、大公报、凤凰卫视全部采访她(做免费广告),李小琳以接见董建华的方式,向港人显示自己爹余威不倒,果然香港人猛购中电国际2380股票,超额认购近三百倍,创今年纪录,李小琳摇身一变是市值百亿上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李小琳本来以为自己文科好,“酷爱中华传统文化,对中国古代哲学、文学和管理科学具有深入的研究。”,曾经想写书赚钱,现在也大可不必了。

    乔石女儿一家甘于做美国的平常人,李鹏子女这就是中国的人上人。


他们的家庭

    高干子女的出息,常常和他们的母亲关系很大。一般来说,母亲的教养和风度对子女非常重要。这些家庭,父亲和子女成材关系比较小,那些只追求妻子年轻漂亮的,子女多靠父母。妻子有教养、有气质、负责任的,子女自有出息。薄一波几个子女是自己聪明,其中一个女儿坚决拒绝回国,在美国研究科学。陈云夫人的家教也特好。当然其他有一批江青式的夫人,外界诟病的,多半是那样的夫人和家庭造出的子女。

    李鹏夫人朱琳生长在一个女工的家庭,吃过不少苦。但是长相不错,50年代初做为调干生(不用考试),到哈尔滨外语学院学俄语,在东北一个化工厂当俄文翻译时,经人介绍同李鹏结婚。然后调到东北和北京的电力系统。文化是有一点的,不过内涵就差了。

    高干子弟是否利用父辈权力,除了母亲教养和教育以外,还和子女是否优秀有关,李家三兄妹读书都不行,父母对他们没信心,78年时还要靠电力系统关照李小鹏,有些父母看到子女行的时候鼓励他们自立,看到子女不行的时候,也可怜他们,就容易让他们一点。

    乔石夫人翁郁文,革命后简称郁文。其父翁祖望是浙江书香门第,翁祖望是陈布雷的机要秘书,陈布雷将其五妹陈若稀嫁给翁祖望。郁文长兄翁泽永,做过郭沫若的秘书,抗战时在周恩来和陈布雷间传话。郁文自己11岁投身抗日救亡,18岁中学毕业后参加新四军,入党。做过地下党《联合晚报》的记者。解放前和乔石确定恋爱关系,52年结婚。乔石降职调东北后,江南女子郁文毫不犹豫也去东北。开始是因为和陈布雷的亲戚关系,不容易发展,以后是因为乔石升的太快,郁文本人避嫌不便抛头露面,一个才情并茂的江南女子,最后甘于默默一生。她单独出面,只在为亲戚袁永熙写回忆、或者是给韦君宜、董辅礽这样的知识分子送葬的时候。不过,她一生培养的后代,他们没有一个是靠自己父亲权力而生活的、而是体面地靠自己独立生活。


老李小李和老高小高的电力帮

    给李鹏、乔石这样的高干拍马的人,那可以说,遍地都是,人家积极都来不及。可是乔石就没有酒肉帮派,下台后,只让同样严格的尉健行接班,没有私情。

    李家就不是这样了。举个例子。李鹏离开东北以前,认识一个叫高严的人,这人后来做过吉林省长和云南省委书记。最后却因腐败而出逃,迄今没有缉拿归案。高严和李家的关系可是错综复杂。

    李鹏和高严相识于东北,李鹏做副总理、总理时提拔高严做吉林省长、云南省委书记,李鹏在卸任以前的1997年,赶紧将这个中央委员、省委书记拉到北京来,先做电力部的副部长(降级一年、亲信才能这样屈就),98年部转公司后,高严就是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了,俨然成了大资本家。高严腐败多年而不倒,就是因为抱紧了李鹏的大腿。

    2002 年1月,高严代表中央宣读对李小鹏的任命,大夸小李讲政治,实际小李笑翻了,明明是老高讲政治嘛。老高还夸小李是熟练的资本家。(高严同志语录: “李小鹏同志政治立场坚定,始终与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有较高的政策理论水平,良好的专业理论基础,较好的外语水平,熟悉融资和资本运营工作,有较强经营管理能力和组织协调能力,改革创新意识强。在华能工作期间,华能的各项工作都取得了显著成绩,促进了华能的持续快速健康发展。”)

    2002 年9月高严同志失踪,是我党我国失踪人员最高级别(中央委员、正省部级的“老干部”)。高严出逃前后,国电总公司、深圳华能、山东华能官员纷纷落马,唯独他大力推荐、无限敬佩的李小鹏同志毫毛无损、安然无恙。2004年高严之子、上海国电投资公司总经理高新元被武汉中级法院以行贿罪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看官这知道了:电力系统,就是李家、高家的私人公司。


乔家的亲戚

    和李家封妻荫子、拉帮结派不一样,乔家亲戚,为革命受过苦,有权力后没有得过好处。

    说翁郁文的表姐一家吧。就是陈布雷的女儿陈琏。她和父亲做敌人,和地下党的袁永熙结婚,解放后,袁永熙做过清华大学党委第一书记,可是性格耿直、又和蒋南翔矛盾,57年被打右派。陈琏以为党只能是对的,和袁永熙离婚。以后陈琏到上海工作,67年自杀。那时十八岁的女儿陈必泓在松江中学读书、十三岁大儿子陈必大在上海中学读书,小儿子陈必代还在读小学。几个小孩分别到东北和云南下乡,生活困难。可是就是这样的环境,这几个小孩都靠自己,陈必泓后来读了大专,陈必大、陈必代都读了研究生。

    郁文从来教育子女讲良心、讲自立,她的子女也是做到了。这样的家教,不管是她表姐家的那样困难的情况、还是乔家后来更顺利的环境,子女都可以独立。

    这样的家族才真是做到了: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